蘋果 40 歲了你還只知道賈伯斯?這 5 人同樣改變了蘋果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6 年 04 月 01 日 14:55 | 分類 Apple , 人力資源 , 數位廣告 follow us in feedly

從個人電腦到數位音樂,從智慧手機到行動網路,40 年,人們對科技的渴求,相當一部分是拜蘋果所賜。公司 CEO 親自上台叫賣產品,給產品做幾個小時廣告,還被消費者當成節目來看——自從賈伯斯和蘋果成為熱詞後,這些反常識成為了常識。4 月 1 日是蘋果 40 周年慶,我們不談那個靠「現實扭曲力場」改變一切的男人,談談另外 5 個蘋果歷史上的重要人物。



提供一筆巨額天使投資的男人

雷鋒網配圖

▲ 麥克·馬庫拉(右),1977-1997 在位。高層主管、天使投資人,賈伯斯(左)的商業導師。

對於當時的蘋果而言,馬庫拉是一名創始人、投資人、開發人員、產品經理;對當時的賈伯斯而言,他是商業世界的啟蒙導師。

馬庫拉(Mike Markkula)當年拿出 25 萬美元換取了蘋果 30% 的股份,幫助兩位史提夫把車庫創業項目變成了一家真正的電腦公司。他深知倆毛頭小子商業經驗方面的匱乏,極力要求公司聘請靠譜的 CEO;當賈伯斯想要取消 Macintosh 專案轉投 Lisa 時,正是馬庫拉保住了 Macintosh,後來 Macintosh 的成功證明了他決策的正確。在第二代蘋果電腦的開發過程中,他還寫下了最早的一些軟體程式碼,並充當了公司的產品測試員。

1985 年時,馬庫拉聯合其他高層一同將賈伯斯驅逐出蘋果,到 1997 年賈伯斯重新回到蘋果的時候,馬庫拉已經自己離開。他持有的 700 萬股,在蘋果公司 IPO 當天就為他實現了 2 億美元的資本財富。

 

把想法變成產品的匠人

雷鋒網配圖

▲ 史提夫·沃茲尼克,1976-1985 在位。駭客、geek、技術大師。

沃茲尼克(Stephen Gary Wozniak 通常簡稱沃茲)出生於工程世家,父親是洛克希德公司導彈部門的一名工程師。他從小就表現出電子學天賦,各類科技獎項手到擒來。成年後學習了 Fortran 程式設計語言並接觸到了電腦,遂跨入電腦設計的大門。一開始他對蘋果根本不感興趣,認為這是個必將失敗的嘗試,但最終還是被賈伯斯說服,加入了創業。

雷鋒網配圖

70 年代,他發明了最早的個人電腦——Apple I(上圖),蘋果公司的立身之本。插一句,曾有一台 Apple I 被粗心的主人扔進垃圾堆,垃圾處理場發現後拿去收藏市場上詢價,被告知這台電腦價值 20 萬美元。完成 Apple I 後,沃茲在設計 Apple II 時與賈伯斯起了爭執,由於兩人對電腦有著不同的設想,而兩個史提夫又同樣堅持己見,兩人關係因此也受到影響。儘管如此,在馬庫拉的投資支持下 Apple II 總算成功產出,並獲得了令人矚目的大賣。

在 1981 年的一次飛機事故後,沃茲決心回到大學完成學業,自此逐漸淡出蘋果。1985 年,沃茲帶著兩名蘋果同事另起爐灶,設立了自己的公司。

 

把蘋果產品賣起來的顧問

雷鋒網配圖

▲ 雷吉斯·麥肯納(Regis McKenna) 1983-1988 在位。公關大師,賈伯斯的行銷導師。

最初,麥肯納只是受雇於蘋果的一名顧問。1976 年,蘋果剛成立不久,麥肯納為賈伯斯和沃茲尼克引薦了唐·瓦倫丁,後者成為了蘋果最早的一批投資人。隨後,麥肯納又為蘋果策劃了第二代蘋果電腦的市場行銷,並設計了「一口蘋果」這個極具辨識度的 logo。

1983 年,麥肯納成為了蘋果高層的一員,直到 1988 年才離開。麥肯納離開後的幾年裡,他自己的公司仍與蘋果保持著商業合作關係。而麥肯納個人與蘋果的關係似乎更加綿長,2010 年,驚豔世界的 iPhone 4 因天線訊號問題被捲入「天線門」輿論漩渦時,麥肯納親自制定了危機公關策略,為事件最終實現「神逆轉」立下汗馬功勞(當然也得靠賈伯斯那種現實扭曲力場才能做到)。

 

逼走賈伯斯的「糖水人」

雷鋒網配圖

▲ 約翰·史考利,1983-1993 在位。百事可樂前總裁,行銷大師。

當年賈伯斯去挖史考利(John Sculley)的時候,說了句廣為人知的台詞:

你是想一輩子賣糖水,還是跟我去改變世界?

史考利選擇了改變世界。由於史考利加入正當蘋果的快速成長期,可謂佔盡天時地利,於是在他執管銷售期間,蘋果的銷售從 8 億美元增長到 80 億美元。在賈伯斯與史考利共同執掌蘋果的「蜜月期」,公司創造了第一部 Mac 以及那個傳奇般的「1984」廣告。

但史考利與賈伯斯終歸是兩種人,史考利是一個優秀的傳統銷售人才,而在賈伯斯的商業信念中,「偉大產品」與「豐厚利潤」同等重要。由於這點分歧,當年成功說動史考利入夥的賈伯斯,到頭來在決定 Mac 發展方向時與賈伯斯站在了對立面。

史考利和賈伯斯兩人分別向董事會提交了報告,賈伯斯隨後被蘋果董事會要求離開 Mac 部門,而賈伯斯無法接受被架空的局面,離開了公司(較新的版本中,史考利說他沒有趕賈伯斯走)。這次商業信念的暗鬥後,史考利與賈伯斯的關係也有了裂痕。史考利說:

我們一周 7 天都在一起工作,不僅僅是商業夥伴的關係,我們是非常要好的朋友……

他一直沒有原諒我。我們的友誼也沒有修復。對此我回首往事時總覺得遺憾,我犯下了一個大錯。

 

被賈伯斯當作墊腳石的男人

雷鋒網配圖

▲ 吉爾·阿梅里奧,1996-1997 在任。時任 CEO。

如果說蘋果是一條船,1985 年時他們把賈伯斯扔下了水,而 1996 年加入蘋果的阿梅里奧(Gil Amelio),就是那根讓賈伯斯重新登船的繩索。阿梅里奧曾在國家半導體公司虧損時臨危受命,成功帶領公司走出了困境,蘋果百萬年薪聘請他就是希望他能重演一次「起死回生」。當時蘋果帳上的資金只夠繼續經營 3 個月。

阿梅里奧上任時,蘋果百廢待舉,產品更迭遲滯、財務狀況堪憂,公司正在尋找一個電腦作業系統來重振業務。阿梅里奧採取了一系列的動作,削減三分之一的員工,停止了 Copland 作業系統專案,並親自監督 Mac OS 8 的開發。問題是當時蘋果的開發能力並不完備,因此阿梅里奧需要收購一家公司才能讓新系統面世。最後,他敲定了蘋果對賈伯斯軟體公司 NeXT 4.29 億美元的收購,也讓賈伯斯以顧問的身分重回蘋果,攀上了那根上船的繩子。

阿梅里奧自然沒有想到,賈伯斯的回歸終將導致他自己的離去。賈伯斯透過打壓蘋果股價、影響董事成員等手段成功將阿梅里奧驅逐出了蘋果,自己則藉機重回 CEO 之位,重新掌握了蘋果的大局。

 

離千億富翁僅一步之遙的悲情人

雷鋒網配圖

▲ 羅納德‧韋恩,1976。創始人之一,用 2,300 美元賣了蘋果 10% 的股份。

韋恩做為蘋果第三號創始人,持股 10%,兩位史提夫各持股 45%,這樣的股權結構是將韋恩放在了「協調人」的角色——當兩位大股東意見不和時,他的投票將影響最終的決策。不過,韋恩在入股 12 天後就心生悔意,他不再看好那兩個年輕人,便作價 800 美元賣出了自己 10% 的股份,並接受了額外的 1,500 美元補償,放棄了對蘋果所有的追索權。

今天的蘋果股票市值 5,833 億美元,要不是……他本來可以……

有趣的是,韋恩還曾坦言,這並不是他唯一的一次投資失誤:

這輩子裡至少有 6 次,我覺得我捏住了世界的尾巴,覺得「這個發明能讓我發達」,但這 6 次全都搞砸了。

(本文由 雷鋒網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達志影像)

延伸閱讀:

關鍵字: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