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code 組織為了先保護失傳語言還是先加新 Emoji 起內鬨,你支持哪邊?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6 年 04 月 29 日 9:14 | 分類 手機 , 軟體、系統 follow us in feedly
Flickr/downloadsource.fr

在對整個電腦世界至關重要的 Unicode 組織內部,一場持續已久的爭執可能很快就要爆發。而爭執的內容或許在我們普通人看來很可笑:



到底應該讓 Unicode 先支持那些快要失傳的傳統語言,還是先增加更多的 Emoji?這場爭執的焦點在於 Unicode 組織究竟應該為哪一項工作投入更多的資源。

前段時間順應全球 LBGT 平權的浪潮,該組織曾經推出過一系列全新的 Emoji,備受各大科技公司和網民用戶的支持。為此,一部分年輕的 Unicode 組織成員認為應該順勢推出更多的 Emoji。

可是那些更傳統、在歷史上也曾對 Unicode 做出重要貢獻的成員則認為,Emoji 固然重要,但 Unicode 組織不應該在它上面投入太多的經歷,導致其他那些本來很重要的工作(比如對一些行將失傳的重要文字進行適配)不再被組織重視,失去應得的研發資源。

在 Unicode 組織重要成員,被《紐約時報》評價為「當今電腦編譯方面的頂尖專家」的麥可‧艾佛森(Michael Everson)看來,這場爭執關乎那些即將失傳的人類非物質遺產的最終命運。

艾佛森正在研究的中世紀凱爾特語(Cornish)採用的是中世紀標點符號,而這些標點符號沒有被 Unicode 接納的現狀,正在影響著他和其他研究者的工作。他向 Unicode 組織提交了很多標點符號,但最終只有 2 個符號被該組織通過。與此同時,該組織卻通過了多達 79 個即將在下一批發表的新 Emoji

enhanced-mid

▲ Unicode 組織即將通過的新 Emoji,和艾佛森提交的凱爾特語符號。

BuzzFeed 獨家獲得了 Unicode 組織內部的一些往來郵件。在郵件中艾佛森斥責這家自己曾為之貢獻巨大的組織,無視自己提出的合理請求。「當有人發布請求,有人評論,有人審核,就算被拒絕了也會給出一個理由。而我提交的 PUNCTUS ELEVATUS MARK 和 PUNCTUS FLEXUS MARK 呢?人們根本連看都沒看。」

在他看來,Unicode 組織一門心思都放在了聖誕老人的膚色、到底不知道是哭還是笑的黃臉、還有大便的身上。「我不是 Unicode 組織的敵人,裡面有很多人都是我的朋友。但我真的希望你們能平衡一下。」他在郵件裡寫道。

艾佛森得到了一些組織成員的支持,一名年輕成員在後續的郵件中表示了自己的憤怒:「我很氣憤一家致力於讓全世界的語言都能被電腦編譯的組織,實際上卻把自己當做『 Emoji 工廠』。」

從使用者,或者說,從用戶的角度來看,Emoji 比那些行將失傳或早已失傳,全世界只有 3、5 個人在研究的中世紀語言,用戶量要多得多。假如在一家商業機構中,比如 Google 或蘋果,越多人使用的產品理應得到越多的關注,這是一個完全合理的選擇。但 Unicode 機構並不是這樣一家商業機構,它是一家非營利性質的技術機構,為文字和語言能夠顯示在電腦上負責——無論這些文字是真的文字,還是 Emoji。

隨著智慧手機讓 Emoji 變得愈發流行,Unicode 組織的確已經從名義上 Emoji 的負責機構,變成了 Emoji 的推廣者、布道者。由於 Unicode 組織總裁馬克‧戴維斯用脫口秀主持人 Stephen Colbert 給一個新推出的 Emoji 命名,引起了他的關注,並最終邀請該組織上了節目。如果不是因為跟新 Emoji 有關的新聞,恐怕也沒有普通人會認識到在電腦行業至關重要 Unicode 組織,更不會有人會想要給這家根本進入不了大眾視野裡的機構捐錢。

colbert-emoji

然而,我們真的需要更多的小黃臉嗎?看看你手機輸入法裡的 Emoji 列表,以 iOS 為例,多達 8 個 Emoji 種類,數百個 Emoji 橫向排列在一個列表中,當中有多少是我們經常使用,多少又是無人問津的呢?

Emoji 已經變成了飯後茶餘無聊的談資:那個生產保險套的杜蕾斯在 2015 年提交了一個保險套的 Emoji,而色情網站也在提交自己的 Emoji;人們已經開始質疑 Unicode 組織不增加自己國家的特色 Emoji 就是對自己的種族歧視;再去社群網站上搜尋一下,不少人還在討論把手機調整到中國以外就能看到的台灣的國旗 Emoji。

emoji-ios

▲ 數百個 Emoji 裡有多少是常用的?

對於全世界 70 億人口中的 99.999999% 來說,讓 Unicode 支持幾千年前不列顛島上一群野人曾經使用的文字和符號的確沒有什麼意義,但這些文字和符號代表代表了一個族群、一個曾經生機盎然的文化,它是一種描述政治制度和經濟往來的工具。文字和符號是非物質遺產,它代表的是一種文明。

就像 Emoji 一樣,Unicode 組織推出的同性配偶、同性家庭 Emoji,以及不同膚色不同人種的 Emoji,不正是在記錄我們現在正經歷的文化嗎?當我們的子孫後代回看我們這一代的歷史,看到這些 Emoji 時,會記得 LGBT 平權的浪潮曾經在他們祖先的歷史上留下濃墨重彩。這正是 Unicode 組織存在,除了讓我們可以在電腦和手機上打字和查看文字之外的另一個重要意義:讓我們的歷史可以被先進的技術所保留下來。

而當我們到了這樣一個可以使用先進的工具去保存我們的歷史的時候,因為一些更熱鬧的噱頭而最終放棄,聽上去並不明智。別忘了,這世界上還有 30 億人無法在電腦上使用自己的母語。

所以,應該先讓那些我們的祖先曾經使用過的文字被保存下來,還是應該繼續推出更多流著口水的 Emoji,讓人們可以用更簡單的表情來取代文字,提高溝通的效率──你怎麼看?

反正,我不想有一天全人類都失語,只會用 Emoji 來溝通。

(本文由 PingWest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Flickr/downloadsource.fr CC BY 2.0)

關鍵字: , ,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