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貧民窟走出來的輟學少年,拿 3 千萬美元融資幫人們改善失眠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6 年 06 月 10 日 12:00 | 分類 app follow us in feedly
官網

James Proud 在倫敦南部一個比較混亂的街區長大,從小與其他孩子混跡貧民窟。在他 12 歲開始靠設計網站賺生活費時,他母親卻一度以為 Proud 的錢都是販毒得來的。



根據 Proud 的回憶,當他得知母親的想法時覺得十分好笑,並提醒她:「毒販子怎麼可能用郵件查收支票呢?」 但當時他的母親只是撇撇嘴:「我不想知道你幹了什麼。」

James Proud

以上這個故事其實更能說明 Proud 在科技開發方面的天賦異稟。等到高中畢業他發現,比起繼續深造,自己對創業好像更感興趣一些。

因此,即使他的高中成績足以讓他成為家族裡第一個讀大學的人,但 Proud 最終還是決定闖蕩科技圈。「我父母當時快氣瘋了,但我卻覺得選擇更適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 Proud 回憶。

將時間快進到當下:已經 24 歲的 Proud 成為了創業公司 Hello 的首席執行長。他帶領團隊開發了一款需要安裝在臥室的睡眠跟蹤裝置 Sense(約 129 美元),並在 2014 成功眾籌 240 萬美元。Proud 對用戶的承諾是:Sense 可以真正幫你改善睡眠。

6 月 6 日,Proud 又首次透露,Hello 已經在 2015 年底完成 3,000 萬美元融資,由新加坡政府風險投資部門 Temasek Holdings 領投。迄今為止,包括眾籌交易在內,Hello 融資總額已超過 4,000 萬美元。

還是那句話:站在演講台上意氣風發的成功創業者,背後總是有一條漫長曲折的路,幾個半成品或被廢棄的項目以及成堆的泡麵碗。Proud 顯然感同身受。

2009 年,Proud 創建了自己第一個專案——GigLocator,這是一個藝術類訂票服務網站。當你喜愛的歌手、樂隊或藝術家在附近有表演時,GigLocator 可以時刻幫你追蹤相關訊息,提醒你什麼時間該去買票。

專案開啟 6 個月後,GigLocator 竟然幫他入圍了首屆泰爾創業獎學金。該獎學金由矽谷飽受爭議的風險投資人 Peter Thiel 創立,被譽為 「對抗高等教育的創業實驗」。原因是,泰爾獎學金每年從全球挑選多名不滿 20 歲的少年,邀請他們到矽谷實現自己最初的商業理念。每名成員可以拿到 10 萬美元的獎學金,但前提是——必須輟學兩年。Proud 接受了獎學金並在 2010 年正式入駐矽谷。

2012 年,Proud 將 GigLocator 賣給在紐約享有盛名的夜總會 Brooklyn Bowl 的老闆 Peter Shapiro。Proud 表示,自己從未將 GigLocator 做為一項長期業務戰略,而是在追求「終極夢想產品」 過程中的「暖身專案」。

Proud 將賣掉 GigLocator 的錢注入了自己的新公司 Hello,並開始考慮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首先,他確定自己想幫助人們解決生活中一些顯而易見的問題。其次,在做了一番調查後,「睡眠」 這個概念正式進入他的 「夢想儲備庫」:它是每個人的基礎需求,但卻有無數人因它而飽受折磨。也許,這個概念可以做為較為成熟的商業目標來進行規劃。

「Hello 團隊的野心雖然看似更大,但 『睡眠』 方面的問題卻是連醫學上都很難啃下的骨頭。這個目標決定了我們要走的路會很長。」 他坦言。

sense_and_ios

在 Proud 創建 Hello 初期,團隊將產品設想為一種可穿戴裝置,就像蘋果手錶或運動追蹤器 Fitbit 一樣,用戶可以戴著它進入睡眠。為了讓這個理念變成現實,Proud 得到了一些行業技術明星的支持,包括 Facebook Messenger 的主管 David Marcus 以及小米副總裁 Hugo Barra 在內的很多名人為 Hello 籌集了 1,000 萬美元。

這一切看起來很順利?而實際上,根據市場的反饋,第一代 Sense 的開發及生產曾被迫中止:Proud 突然意識到公司正運行在一個完全錯誤的發展軌道上。「可穿戴裝置」 理論上是一個可行的概念,但基於用戶的習慣,人們總是在購買這些裝置以後就很快停用了。一旦人們不配戴它們,裝置就不能收集數據,進而這些產品就顯得毫無意義。

Proud 表示,經過調查,99% 的消費者會在幾個星期後將買來的可穿戴智慧裝置拋在腦後。

「當你不得不把智慧產品戴在手腕上時,你就已經輸了,」 Proud 表示,「我們正在做一個大錯特錯的產品。」

 

Proud 的 「終極夢想產品」:不會遺失的 「睡眠追蹤器」

在與自己的投資人結束了一次艱難且顯得不那麼愉快的談判後,Hello 決定重新設計產品,並透過眾籌平台完成了 2,400 萬美元的集資。

新一代的 Sense 是一個放置在床頭櫃的很不起眼的微小裝置,另有一個小型 「安眠藥」 裝置要夾在你的枕頭上(可長期放在枕頭上)。然後,你需要做的只是——睡覺。

「你即使喝醉後往床上一倒或蜷縮在床腳(頭還是要在枕頭上……),裝置仍然可以幫你收集睡眠數據。」Proud 表示。

很有意思的是,Hello 團隊的設計靈感來自於北京國家體育館 「鳥巢」 的外觀。Sense 的外形看起來十分優雅,一點兒都不像老套的黑色工具盒子(如果這個裝置過於粗糙顯眼,用戶可能忍不住把它從床頭拿下來,這樣做會導致數據遺失)。

beijing_national_stadium

在罩內,Sense 配置了多種傳感器,包括各種測量濕度、噪音、光線以及空氣質量的敏感元件。如果你的房間燈光太亮、太吵又或者過於潮濕而影響你的睡眠質量,Sense 會通過發光來提示你;如果恢復到正常指標內,Sense 會釋放另外一種訊號——綠光。

而另一個裝在枕頭上的 「安眠藥」(小型傳感器)會根據你的頭部移動來分析你的睡眠模式。此外,Sense 還內置了一個揚聲器——晚間,它可以用來在白噪音環境中對你進行神經鬆弛誘導;早晨,當你的 「生物鐘」 開始讓你處於起床預備階段時,揚聲器會根據傳感器的發出的指示 「叫你起床」,開啟你新的一天。

每天清晨,你會得到一個睡眠得分(分值為 1~100),順便會給你一些怎樣提高睡眠質量的語音建議(Proud 透露 Hello 已經意外地賣出了很多加濕器)。你可以每天、每周或每年查看一次你的得分,因為 Sense 的 App 會在後台持續收集、更新並保存你的睡眠訊息。

bedroom

隨著越來越多的人開始使用 Sense,Hello 可以透過大量睡眠數據對系統進行修復和完善,為用戶提供更多的助眠手段。Proud 透露,Hello 正運用最前沿的人造神經網路技術幫助電腦辨識大腦訊息。「我們已經告訴了電腦 『睡眠』 到底是什麼樣子」。而令人欣慰的是,市場調查結果顯示,70% 的用戶購買 Sense 後依然在持續使用這款產品。

在 Proud 眼中,Sense 在某種程度上已經成為一種新型訊息處理技術的先鋒類產品。透過這種裝置,智慧感應會 「懸浮」 在你的周圍,而不是被動地等待你去訪問它。同樣理念的產品還有我們熟知的 Amazon Echo、Nest thermostat 和 Google Home。Proud 這樣描述自己的產品 Sense:「當你需要它時,它已在那裡待命;當你不需要它時,它已隱匿不見。」

然而,即使當下對智慧家居市場的炒作 「盛況空前」,Proud 也從未考慮過出售過這個專案。「我依然租房子住,每天都可以走路上下班,對自己的生活也相當滿足。我正在做我喜歡的事情,也在矽谷有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這是我的選擇,也是我熱愛的生活方式。」

(本文由 36Kr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Hello)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