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用大數據搶選票,美國總統大選已經在這麼做了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6 年 06 月 12 日 12:00 | 分類 Big Data , 人工智慧 , 網路 follow us in feedly
下載自路透

兩大政治黨派如何利用大數據分析來說明他們做出決定並且嘗試領先競爭對手,是今年美國總統大選的主要情節之一,大家可能沒有意識到的是,大資料在決定選票變化上已經變得多麼普遍。這裡我們就深度剖析一下兩個在行業內領先的資料分析公司,如何利用大數據分析說明他們支援的政黨來取得勝利。



在過去的兩個總統大選中,有人認為歐巴馬競選團隊有效利用大資料分析的能力,就是他贏得其他對手的其中一個原因。但是今年像歐巴馬那種優勢幾乎已經不會存在了,TargetSmart 的首席執行長 Tom Bonier 說,值得一提的是,TargetSmart 同時給國家民主黨派和州民主黨派以及他們的同盟提供大數據分析和服務。

「與過去相比,現今的總統選舉在利用大數據分析這一塊更加旗鼓相當。」Bonier 告訴 Datanami。「2008 年,民主黨在利用大數據分析領域比共和黨聰明太多,而且更有遠見,但在這個年代不是這樣。現在,對參選者來而言,在選舉進行的創新性這一方面是一個更加公平的遊戲。」

Deep Root Analytics,給國內和州內的共和黨及其從屬團隊提供數據分析,它們的分析和產品創新的主管,David Seawright 也同意上述觀點。

「從 2012 年的失敗中我們吸取的最大教訓就是我們需要在大數據分析上努力,而且我們需要我們的分析變得更好。」Seawright 這麼說。「所以這方面已經有很大的投資,不僅僅提供給黨內平台,而且也用於幫助 Deep Root 以及像我們一樣的公司,真正地在這一領域進行深度挖掘並且提供這些服務給我們的客戶。」

現在這類服務正在快速增長。由於新資料來源的結合,先進分析的大眾化,可接受的大規模計算能力增長,2016 年的政治運動盡情享受數據分析帶來的便利,放到過去來看,這是極其不可能的。從全國性的政治運動到州內和當地的政治競爭,大資料分析正在美國的國家政治上留下很大印記。

 

將資料做為武器

Deep Root 是在共和黨的努力下成立的,用來更有效地與民主黨在大數據分析領域進行競爭。這家公司本質上是共和黨的大數據武器,為共和黨參選人提供資料和分析服務,上至總統選舉,下到州立法機關選舉。

「我們喜歡用的一個詞是武器化,行動化——實施某個行動」,Seawright 說,「我們能夠提供這種服務,而且能夠同時洞悉很多不同活動,洞悉很多不同陣營在選票上的上下變化。利用大數據分析將不再是一張豪華機票——它是一種任何人都能做到而且應該做到的東西。」

Deep Root 和 TargetSmart 都是利用 Alteryx 的軟體來說明他們容納、淨化、混合以及分析來源不同的大規模資料。這種分析軟體以一種最有效的方法來使用,它分析所有選民的年齡結構,根據不同年齡段來分段並且打分,然後利用這些資訊來優化他們在媒體上的花銷,特別是在非常重要的電視廣告上。

Deep Root 利用它的分析模型來告訴參選者,在他們的已有電視預算的條件下,哪些地方他們能獲得最大的收穫。正如 Seawright 解釋的那樣,資料分析在每天的決策過程中發揮很重要的作用。

「我們的資料將會指示客戶該將他們的競選廣告放到哪,才能讓他們的目標人群最有可能看到。」他說,「我們也會提示他們花銷的紀錄,透過讓客戶在情景中能夠意識到這個問題,不僅提供他們所做的與目標人群相關的理由,而且也會分析你的競爭對手或同盟所做的,對你的目標人群的影響,這就允許他們能夠對他們正在進行的分配任務具有策略性,並對廣告投放更聰明——把廣告投放在最不顯眼而又最高效的地方,同時在根據其他人或組織的行動來及時做出反應上,也會讓他們更加機靈。」

TargetSmart 提供相似的分析服務。但是透過利用資料來優化行動不僅只是在電視廣告投放上,也在客服中心活動、傳統郵件花費及社區拉票,TargetSmart 在它的 360 度投票者聯繫技術上比他們的老對手共和黨走得更遠。

 

一對一政治

傳統上,相較於其他席位的競選,總統競選吸引了更大數額的資金。但是由於 2010 年的聯合公民決定,解除競選運動委員會在廣告投入上的限制,今年的總統競選看起來會將電視開銷提升到一個全新水準。競選行動委員會的資金與有力的分析工具形成競選中的有力武器,能將資訊以一種較以前更精細的方式傳達出去。

Bonier 曾經透過 2012 年建立的慈善運動實驗室參與過歐巴馬的連任競選活動,按照 Bonier 的說法,對目標分析的利用是非常新奇的,「利用大數據分析是那種你隨處都可以感受到的東西」,他說,「但是如果你回顧一下 2012 年的競選活動,它真的只是說明目標廣告購買而已。歐巴馬競選活動總體預算的一小部分才花費在目標廣告上,在今年,將不會是這種情況。我會說幾乎全部的廣告投放,至少總統競選水準,他們的發生都會經過大數據目標分析過程。」

多虧了正在進行的先進分析軟體的普遍化,競選活動有各種預測手段和統計模型可以使用,Alteryx 的總裁 George Mathew 如是說,「你從政治圖譜的兩側所聽到的,其實這就是新常態,」Mattew 說。「創新性,人們更加被隱藏於大資料分析中的能力,它們就是在政治圖譜兩側持續發展的東西。」

廣泛增加的有技巧的大資料實踐者在這當中也扮演重要角色,Seawright 說,「除了這些被採用和被接受的事物的變化,隨著新資料來源的變化,新的可以用來解決問題的技術和軟體的出現,在市場上也會發生實踐轉向。」他說,「當然那些變化的某些部分會伴隨著人類增加的天賦而來,這就使我們能夠做好這些工作並且利用它們服務我們客戶。」

 

下一步:社會分析

兩家大公司都正在越過電視領域來到類似社群媒體的數位媒介來探險。但是這種嘗試是非常艱難的,因為數位媒介上的資料更概略,透過媒體分析並不容易知道你所要到達的目標人群。

Bonier 認為,「數位導向分析在大家看來顯然不可靠,你不知道你正在接近你需要去談話的人群,所有競選活動幾乎從未在數位媒介上花費像投入在廣播電視和其他形式上的這麼多。」

TargetSmart 在這一領域正在做一些創新性的工作,以希望能影響 2016 年的總統大選。透過利用個人可辨識的資訊,這家公司將 2.55 億國內投票者資料與類似 Facebook、Google、Yahoo 及 MSN 等數位平台上的使用者匹配。

他們已經取得一些進展,Bonier 希望 2016 年的大選會是一個突破口。「我們不能夠將每個推特用戶與註冊的投票者相匹配,但是你能得到一個內部可以利用的相當規模的資料。」他說,「如果你按正確的方法來做這件事,它就會注入你的模型。那將是這次選舉一個重要的副產品。」

Deep Root 也在社群媒體上努力探索,Seawright 說,「我們正處於一個不斷有新資料來源加進來的市場。」他補充,「具體地我們能夠利用社群媒體資料來說明我們更廣泛地理解人們消費方式,還有人們與社群媒體連接的方式,這對於我們而言將會更有價值。」

從目前來看,很顯然大數據分析現在是大型政治選舉的桌面籌碼。如果有金錢花費在電視廣告上——這排除了類似圖書館管理員和社區捕狗者等的競爭——那麼當需要幫助政治家盡可能有效的花費這些錢時,大數據分析就必不可少。

(本文由 虎嗅網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達志影像)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