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太陽能經濟利大不利小,SolarCity 併入特斯拉有原因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6 年 07 月 08 日 9:00 | 分類 太陽能 , 電力儲存 , 電池 follow us in feedly

美國太陽能發電成本的轉捩點可說從德州奧斯汀市開始,2014 年奧斯汀市簽下每度電 5 美分太陽能破盤採購電價2015 年更降到 4 美分,標誌著電網級大規模集中式太陽能發電成本已經來到電網平價。




投資銀行 Lazard 於 2015 年的報告指出,美國排除補貼後的電網級大規模太陽能發電計畫的發電成本,每度電約在 5 美分到 7 美分之間,相較之下,在美國的低價天然氣市場環境下,能源效率最高,因而成本最低的新式燃氣發電廠,發電成本則在 5.2 到 7.8 美分之間,也就是說太陽能的發電成本已經與主流的燃氣發電成本幾乎完全相當。

這開創了太陽能的全新商機,大型太陽能計畫如今已經不再需要考慮補助持續與否,就一定可獲利,於是計畫如雨後春筍,許多對太陽能沒有特別補助的州,大型太陽能計畫也一樣蓬勃發展,包括喬治亞州、北卡羅萊納州、德州、阿拉巴馬州都因為經濟誘因大建大型太陽能計畫,據綠能市調公司 GTM Research 統計,2016 年美國新增太陽能發電容量中,有 7 成都是大型電網級太陽能計畫。

然而,住宅屋頂太陽能可就是另一個情況,住宅屋頂太陽能受限於安裝成本與計畫規模小,總成本降低速度遠遠不如大型計畫,排除補貼後的發電成本,大約在 18.4 到 30 美分,遠遠高於大型發電計畫,這使得住宅屋頂太陽能必須仰賴補貼才能生存。

 

可考慮進軍亞洲

對美國住宅屋頂太陽能發展更不利的因素是,各州紛紛開始檢討補貼策略。包括所謂的淨計價電費(Net Metering)措施,淨計價電費計算方式讓住宅屋頂太陽能用戶發的電抵銷用的電之後才計價,也就是所發出的電力賣給電力公司是與用電費用相同的零售價,通常遠高於電力公司向發電廠購電的批發價。

在淨計價措施等補貼存在時,成本尚未跟隨下降的住宅屋頂太陽能尚有生存空間,但在淨計價取消後,成本低到與燃氣發電廠相當的大型太陽能計畫,在以批發價售電下仍然有利可圖,但住宅屋頂太陽能若用批發價售電,可就要賠錢了。

原本以專營住宅太陽能租賃起家的太陽城(SolarCity)在此就遇上了困境。過去太陽城起家時,利用了聯邦政府與各州的補貼方案,如今補貼將逐漸取消,但住宅屋頂太陽能成本卻並未如大型計畫般下降快速,太陽城的舊有商業模式逐漸玩不轉,必須重起爐灶。

太陽城若想生存,最起碼得恢復到相當於淨計量補貼存在的狀況,也就是說,雖然無法在會計上以發出來的電力抵銷所用的電力,那就實體上真正抵銷,而這就需要用到能源儲存,才能將中午額外的發電量,轉移到夜間使用,於是太陽城與積極發展鋰電池能源儲存應用的特斯拉(Tesla)合併,也就勢在必行。

不過,太陽城或許可考慮進軍海外,例如人工成本遠低於美國的亞洲國家,因為住宅屋頂太陽能成本之所以相較於大型計畫居高不下,主要來自於安裝人工成本並不會隨著太陽能電池硬體價跌而下降,當硬體價格持續滑落,安裝成本卻紋風不動,於是大型計畫與屋頂太陽能的價差就拉得更大,而若到安裝費用因人工較為便宜,佔成本遠低於美國的亞太地區,情況可就有所不同了。

延伸閱讀:

(首圖來源:Flickr/Acid Pix CC BY 2.0)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