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雅達利的藝術》中,發現那些被遺忘的藝術家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6 年 07 月 09 日 12:00 | 分類 遊戲軟體 , 電子娛樂 follow us in feedly

即將上市的咖啡桌書(Coffee table book)《雅達利的藝術》(The Art of Atari)回顧了電子遊戲的早期歷史。它包括了對雅達利員工的採訪,以及一些從未面世的產品和概念圖片。科幻作家 Ernest Cline 與美國電子藝術博物館的執行主管 Tim Lapetino 合作,為這本書撰寫了前言。



愛范兒配圖

在 Polygon 網站的請求下,Tim Lapetino 發出了部分書中內頁,並且探討了其中的內容。「對於我來說,參與這本書的編寫是很有滿足感的事情,因為它挖掘了雅達利出色的藝術與設計,深度談論了我小時候玩過的遊戲。」Lapetino 說,「我很樂意向人們介紹這些插畫師、圖形設計師、工業設計師。從許多方面來說,他們是被設計史遺忘的一群人。」

「這是因為他們工作在電子遊戲行業,一個非常商業化的、不尋常的領域。人們關注的通常是遊戲設計師。這是理所當然的。沒有遊戲,我們無法談論其它。但是,這些人承擔著整個遊戲體驗的重要部分,而且,他們做出了令人難以置信的精彩作品。這需要得到藝術和設計界的承認。」

「做為一名設計師,我著迷於設計與大眾文化交彙的地點和方式。電子遊戲興起了,並逐漸成長為比好萊塢還要賺錢的行業。要走到這一步,設計是一個關鍵部分。藝術和設計決定了我們如何看待產品、公司,甚至是整個文化層面。這兩者是互相關聯的。我總是樂意去觀察這些歷史性的時刻,看藝術和設計是如何發揮其作用的。」

愛范兒配圖

關於遊戲包裝的重要性

「在思考雅達利的藝術品時,你很可能會忘記一件事情,那就是遊戲包裝通常是人們與遊戲交互的第一步,」Lapetino 說,「那些盒子必須承擔大量的銷售和營銷責任,而在今天,這些都可以透過廣告或者社群媒體完成。在商店裡,當包裝藝術抓住了你的眼球,那是一個關鍵時刻。與現在不一樣,那時候還沒有大量的深度評論和口耳相傳。基於遊戲包裝傳達的興奮與能量,你做出了一個決策。」

愛范兒配圖

關於手工藝術的複雜性

「在書中,我用了一整段內容講述平面設計,並且提到了實體工具。當時的設計師們利用這些工具製作精彩的包裝盒,」Lapetino 說,「在這個電腦超級強大、軟體工具隨處可見的時代,你很容易將一切技巧視為理所當然。在上世紀 70 和 80 年代,要把一個想法轉換為最終的印刷品,所有一切都要手工製作,包括原始繪畫、字體設計和手工黏貼。」

愛范兒配圖

關於幕後的功臣

「這些人擁有超級創造力。他們製作了所有的東西,同時,他們還是工匠,可以素描、繪畫、做插圖、設計字體。他們做了大量的工作,推動了電子遊戲的發展。遊戲是娛樂,但是,他們非常嚴肅對待自己的工作,達到了極高的水準。」

(本文由 愛范兒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blastr) 

關鍵字: ,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