軟銀的豪賭就是孫正義性格,他既是軟銀的盔甲也是弱點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6 年 07 月 22 日 7:50 | 分類 名人堂 , 晶片 follow us in feedly

一名老司機想在自己即將離開的時候,最後一次將大船往正確方向開去。



這位老司機是今年 58 歲的孫正義。18 日,軟銀以 314 億美元現金收購了英國的晶片設計公司 ARM,這項收購被認為是軟銀的一場「豪賭」。ARM 在行動晶片領域佔據絕對的優勢,但軟銀身上背著約 1,100 億美元債務,這次收購的價格又是 ARM 年淨利潤 70 倍。當然,軟銀看重的是未來的物聯網市場。

在這宗收購公布的一天後,也就是 7 月 19 日,ARM 股票大漲,與此相反的是軟銀股價一度下跌 11%,創下 2012 年以來的最大跌幅,投資者對收購的看法並不如孫正義那麼有信心。

孫正義過往的成功收購並不具有連續性和可預測性,1996 年投資 Yahoo,2000 年給阿里巴巴投去 2,000 萬美元,2003 年投資盛大,以及對遊戲公司 Supercell,這些都被認為是不錯的投資。這些成功投資也讓軟銀從一家通信公司,透過多元化投資路線成為一家不僅擁有 Softbank mobile、Telecom 等通信公司,還包括一些辦公用品銷售、太陽能發電等小公司。

一個月前,原本打算在 60 歲退休的孫正義宣布取消退休計畫,打算繼續掌控軟銀這艘大船,原本的繼任者——從 Google 高價挖過來的 Nikesh Arora 只能離職。

pingwest配圖

▲ 2015 年軟銀推出的情感機器人 Pepper,能用來聊天、上課、賣東西(或者賣萌)。

機器人、物聯網、人工智能是孫正義想要押寶的未來,在 2014 年公司大會上,他這麼描述未來:「到 2040 年,每個人平均將會擁有 1,000 個聯網設備在身上。」

可是到了 2040 年,孫正義就 83 歲了,於是他開始著急了,他在聲明裡說:「這是我們史上最重要的收購之一,我預期 ARM 未來將會成為軟銀成長策略的關鍵支柱。 」

為此在 6 月初,軟銀連續減持阿里股票,拋售 4% 股份共計套現 100 億美元。16 年前軟銀對阿里巴巴的這筆投資,被很多人認為是軟銀歷史上最成功的一筆投資。

全現金收購的策略也是為了加快進程,其中包括 95 億美元債務。

pingwest配圖

(Source:軟銀 & ARM 戰略協議)

不惜舉債也要買下 ARM 重現了當年軟銀用 150 億美元收購日本沃達豐、2013 年買下美國第三大通信商 Sprint 的魄力。

為投資基金 Andressen Horowitz 工作的投資者 Ben Evans 認為這宗收購「更傾向於投資邏輯,而不是產業邏輯」。就目前而言,軟銀所涉及的產業和 ARM 的晶片業務還未有明顯的整合,尤其聯想到英國脫歐帶來的英鎊貶值的影響。

但孫正義在接受每日新聞採訪時表示「這是(時間上的)巧合。雖然(從決定脫歐到收購公告之前)英鎊貶值了 15%,但 ARM 的股價上漲了 15%(由美元獲得的收入換算的成英鎊的價值增加)。一來一回影響為零。」

孫正義認為收購 ARM 標誌著軟銀的轉型,從傳統的行動 / 網路行業轉型為 IOT,收購 ARM 是一項早有準備的長期投資。

這次收購很孫正義。尤其在上個月負責海外投資、並且在 2014 年被挖來後一直做為繼任者培養的 Arora 宣布辭職後,孫正義用自己的方法重新掌權。

按照原本(5 月份)的計畫,孫正義將在 15 個月之後離職,屆時他 60 歲。可在一場談話後,孫正義卻否認了這個決定。

根據彭博社的報導,當他們在加州為今年的股東大會做準備時,Arora 和孫正義有以下談話

Arora:(卸任的事情)你準備好了嗎?

孫正義:沒有。

Arora:一年還是兩年?

孫正義:5 年到 10 年。

Arora 辭職後,孫正義表示說:「我曾經考慮在我 60 歲的時候不再擔任 CEO,但是現在看來我還十分年輕,因此還有繼續幹下去的動力。」

何時接班這個問題成為了 Arora 辭職的導火線,但孫正義更加不滿的應該是跟 Arora 的做事風格。 Arora 在 2014 年 7 月加入軟銀之前,在 Google 工作了 10 年,是 Google 首席業務長。

pingwest配圖

▲ 孫正義和 Arora

今年 3 月,軟銀將公司分拆為兩部分,分別是專注日本行動通訊業務和軟銀的海外科技領域投資,Arora 負責海外投資。 

上任以來,軟銀向初創企業投資了 40 億美元,Arora 的投資風格很矽谷,他本人來自印度,看好未來的新興市場,將 20 億美元投到了印度的初創公司,包括印度最大的電商公司 Snapdeal 和印度滴滴 Ola,以及還有一些做食物遞送、旅館預定的服務型創業公司。

「軟銀在印度的投資跟其他地方完全不同,就像兩個不同公司,遵循兩種哲學。」投資公司 Seedfund 創始人之一的 Mahesh Murthy 這樣評價軟銀在印度的投資行為。

這種分歧也導致軟銀董事會開始質疑 Arora 的交易能力和部分投資決定,並在 2 月成立了特別調查委員會,不過軟銀在 6 月 20 日又表態說,委員會對 Arora 的指控「毫無價值」。

不惜隱藏希望繼續連任的心情、讓 Arora 接班是不坦率的。想法仍不成熟,就不該交出接力棒。同時,到 60歲只剩下 1 年,突然感覺很寂寞。—— 孫正義

Arora 這兩年的培養和資源已經全部歸零,事情又回到了原點,軟銀社長仍是孫正義,宮內謙負責國內業務,海外業務由董事會成員 Ron Fisher 和 Baer Capital Partners 創始人Alok Sama 負責。

pingwest配圖

尋找繼任者成為日本企業的共同難題,根據 2015 年富比士富豪榜,在日本前 10 名富豪中,8 人都是白手起家的創業者,例如優衣庫老闆柳井正,而且年紀都挺大。

對於這樣依然由創始人掌控的公司來說,對創始人能力的依賴和尋找繼任者的風險同時存在。這像一把懸在腦袋上的達摩克利斯之劍,比軟銀的一千多億債務還難解決。

(本文由 PingWest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達志影像)

延伸閱讀:

關鍵字: ,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