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 Yahoo 被交易來看,為什麼總是女性在背黑鍋?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6 年 07 月 28 日 7:45 | 分類 人力資源 , 網路 follow us in feedly
下載自路透
Marissa Mayer poses at Google's Mountain View, California headquarters, February 24, 2009. Mayer, who at the time served as Google's vice president of Search Products & User Experience, was named as Yahoo's chief executive officer on July 16, 2012. REUTERS/Noah Berger (UNITED STATES - Tags: BUSINESS) - RTR3DTES

Yahoo 的未來確認了,但現任 CEO 梅麗莎‧梅爾的去向還沒定論。



梅爾 25 日發表公開信,她「相信 Yahoo 會開啟新的篇章」,並表達了留在 Yahoo 的願望。即使放棄 5,700 萬美元的遣散費,她想繼續領導 Yahoo 的可能性微乎其微,Verizon 負責整合 Yahoo 業務的負責人 Marni Walden 說,Tim Armstrong 將成為合併後的新集團負責人,後者是 AOL 的老闆,負責 AOL 和 Verizon 的合併。

成立於 1994 年的 Yahoo 開啟了門戶時代的輝煌,兩年後 IPO,估值最高時達到 1,250 億美元。隨後被 Google 搶走了搜尋和廣告業務、前後試過轉型做媒體、做內容。這家公司對自我身分定位的模糊程度,從它更換 CEO 的速度上可見一斑。

在 Yahoo 向梅爾拋出橄欖枝的 2012 年, 4 年換了4 個 CEO,不客氣地說,這家公司已經到了生死存亡的時候了。

梅麗莎接受了這個邀請,讓自己站在了「玻璃懸崖」(Glass Cliff)邊上,這個詞指的是一種傾向,女性比男性更容易被推到一個危險職位上,也就是說,在政治或商業局面陷入混亂時,女性比男性更容易被指派擔任領導,而這個時刻,往往也是最容易失敗的時刻。

品玩配圖

▲ 2012 年,梅爾出任 Yahoo CEO 時才 37 歲,是《財富》500 強企業最年輕的女性領導者。

「玻璃懸崖」概念最早由艾希特大學(Unversity of Exeter)的教授 Michelle Ryan 和 Alex Hallam 提出,當一個公司或組織遇到危機時,他們更傾向於提升女性或少數群體來擔任領導職位,然後當公司走出困境(或者沒有),就解雇了她們。

梅爾並不是個案,曾執掌惠普的卡莉‧費奧莉娜(Carly Fiorina)、以及那個後來收購了諾基亞的卡爾朗訊公司的陸思博(Pat Russo)都遇過一樣的事,在扭轉公司困境失敗之後,男性接替了她們的職位。

這個現象有數據支持,普華永道在 2013 年做的一份報告指出,在過去 10 年間,在越來越多的女性當上 CEO 的同時,女 CEO 比男 CEO 被炒的數字高 11% ,分別是 38% 和 27%。另外一份登在 Strategic Management Journal 的論文則指出,在財富 500 強的公司中,大多數女性和少數族群的 CEO 被炒後,都是由白人男性所代替。

這不是好事嗎?至少說明女性終於能在更加困難的位置證明自己的價值了,這難道不是男女平等邁出的重要一步嗎?

很可惜,並不是。

這裡不是勸阻女性接受挑戰,也不惡意揣測是否有人幸災樂禍地等著看她們失敗。我們想指出「玻璃懸崖」現象,是性別平等進展緩慢的證明,更糟糕的是,像梅爾這些令人敬佩的、勇於接受挑戰的女性的失敗,會消磨更多女性開拓職業生涯的野心。

「玻璃懸崖」現象出現的原因有兩個,首先是女性和少數群體更願意接受這樣的職位,因為這可能是他們職業生涯發展中「少有的機會」。其次,由於男女之間的刻板印象,相比於男性的凌厲作風,女性的照顧者印象會被認為對困境中的公司員工能發揮更大的作用,在感情上。

為了理解這個現象,還可以參考另一個詞「內團體偏私」(in-group favoritism),在危機時期,組織傾向於任命一個外來的領導,未必是因為相信他們會帶來改變,而是因為任命他們就代表著改變。

下載自路透 Staff applaud as Britain

▲ 英國新首相德蕾莎‧梅伊搬入唐寧街 10 號。(Source:達志影像)

因此,在一個男性控制絕大多數高級職位的公司裡,他們會從外部找人來收拾爛攤子,比如女性、比如黑人、比如外國人……因為大家都知道這事很棘手,順利解決的話就能擺擺手說,不怪我們囉。例如剛接過卡麥隆丟下爛攤子的英國首相德蕾莎‧梅伊(Theresa May),如果(不受歡迎的)希拉蕊最終當上美國總統,那同樣也屬於「玻璃懸崖」現象之一。

因此,公司給予她們改革的時間更短,給予的支持更少,這加強了社會對女性和少數群體的負面印象。

你做的好,是因為你的性別。你做不好,也是因為你的性別。──Elizabeth Dickinson,北卡羅來納大學助理教授

體現在梅爾身上的例子可就太多了。當初被邀請去拯救 Yahoo 的時候,大家期待她出色的學業能力和在 Google 習得的產品、數據能力能帶領 Yahoo 起死回生。但很快,大家都忘了她的簡歷,開始討論她帶著身孕上任,似乎在懷疑她做為 CEO 的覺悟不夠深:「你竟然選擇在這麼重要的時刻生孩子?!」

當梅爾投入到工作中,每天只睡 4 小時,只休兩周產假時、為了節省時間在辦公室旁邊建育嬰室,女權主義又跳出來說她沒做好帶頭作用,導致女員工不敢休太久產假。忽略了在上任的第一個月裡,梅爾就推出了照片分享社群網站 Flickr 的全新版本,還更新了 Yahoo 的首頁。

品玩配圖

▲ 2012-2016 年,梅爾在任期間,Yahoo 股價上漲了 3 倍多。(Source:google finance

矛盾是顯而易見的,員工和媒體在評價梅耶爾做的事情時並不基於政策本身,而從性別出發,既批評她不夠女性,又批評她過於女性化。

科技媒體 Business Insider 的首席記者 Nicholas Calson 寫過一本書《梅麗莎‧梅爾與拯救 Yahoo 之戰》(Marissa Mayer and the Fight to Save Yahoo),梅爾沒有配合本書的寫作,而書裡以大量人物視角、批判了梅爾的「專橫霸道」,稱她的管理風格是「獨裁專斷」,其中在一次 Yahoo iOS App 的產品評估中,梅爾憤然地指出應用原型太過倉促潦草,讓這些技術人員下不了台,相同的事如果發生在賈伯斯或者隨便哪個男 CEO 身上,則會被認為是對細節的執著,被廣受好評甚至被模仿。

對性別的雙重標準在涉及到家庭生活時更為明顯,公眾不滿意梅爾在任期間生了兩次孩子,暗示她沒時間照顧孩子,但需要告知的事情是,賈伯斯在挽救蘋果時期,也和妻子勞倫生了兩個孩子啊,難道父親就不需要付出時間去照顧孩子嗎?

這種困境和梅爾在 Google 的前同事,現任  Facebook 的COO Sheryl Sandberg  的遭遇類似,她在《向前一步》一書裡坦白全能女人是個神話,同時當一名母親和一位職業女性的辦法是,你只能接受自己的不完美,並且找到一名志同道合的伙伴(老公)來分擔家務,並推動更多女性「向前一步」,在公司爭取更高的領導位置。

品玩配圖

▲ 梅爾和她的雙胞胎。(Source:Tumblr

對於 Yahoo 這家曾經的巨頭來說,從 1,250 億美元縮水到現在這種地步全屬正常,因為當年讓 Yahoo 成長為巨頭的原因已經過去了,即使 Yahoo 真的能拿出出色的行動端產品(說實話,Yahoo Digest 已經很不錯了)、讓這家公司擁有創業公司的創新和靈活,梅爾也未必能力挽狂瀾。一個巨頭的老去,有時是不可避免的。

而對於那些想在職業上大放光彩的女性來說,更難接受的是眼睜睜看著偶像從懸崖掉落,這會讓她們不願往懸崖邊靠近。

(本文由 PingWest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達志影像)

延伸閱讀: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