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制 Uber 壓榨,駕駛成立 Swift 叫車新平台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6 年 09 月 15 日 12:00 | 分類 app , 網路 follow us in feedly

雖然 Uber 以「共享經濟」的概念成功地顛覆了傳統計程車行業,但它自己卻越來越像一個傳統計程車公司。自備乾糧的 Uber 駕駛雖然不用像以前那樣「起床就欠公司 300 塊」,不過 Uber 向駕駛收取的提成費用卻越來越高。



根據 BuzzFeed 的報導,在 2015 年底美國 Uber 司機的每小時平均收入僅為 8.77–13.25美元,除此之外駕駛自己每年還需要在車輛維護、燃油費上自掏腰包約 3,000 美元。但在 2013 年接受《華爾街日報》採訪時,Uber 稱一個「典型的」Uber 駕駛年收入要高於 10 萬美元。按照這個標準來算的話,現在的 Uber 駕駛至少需要全年無休地每天工作 20.6 個小時才能達到這個標準。

這種轉變是由 Uber 在逐漸掌控當地專車市場後,減少補助、提高抽成費用和降低乘客費用造成的。在剛進入一個城市時,Uber 會以「零抽成」甚至是高額獎勵的方式吸引駕駛入駐,但隨著在當地獲取到了足夠的市場份額後,Uber 就會逐步降低獎勵,並將每單抽成比率逐漸提升至 25%。

但 Uber 駕駛們認為這種高抽成是一種壓榨,原因是他們自己承擔了所有的成本和服務,而 Uber 僅僅提供了一個交流工具。

Abdoul Diallo 當了 Uber 3 年駕駛,並且一直以來都是 Uber 的抗議者。他在 2014 年設立了一個叫做 Uber 駕駛網路(Uber Drivers Network,簡稱 UDN)的組織,希望引起人們對 Uber 壓榨駕駛的關注。UDN 的宗旨是「讓駕駛們團結起來,共同發聲,推動改變」。

「我們發起 UDN 是因為我們希望抗議降價、抽成和 Uber 對駕駛實施的一系列政策,以及以多種理由或者評分過低為由封禁駕駛的帳號。」Diallo 說。

UDN 主要透過網路發聲,但也有 Uber 駕駛會以線下抗議的形式呼籲人們關注。今年 2 月就有數百名駕駛在 Uber 紐約總部大樓前聚集,抗議 Uber 高達 15% 的降價幅度,他們認為此舉損害了駕駛的利益。

讓 Uber 駕駛們更為不滿的是,雖然他們全職為 Uber 工作,但 Uber 卻沒有為他們繳納應有的社保和其他保險費用。在洛杉磯,38.5 萬名駕駛將 Uber 告上法庭,要求 Uber 把這些駕駛當做正式員工對待,也就是說 Uber 需要為他們支付多達幾十億美元的工資和社保經費。

但 Uber 僅花 1 億美元就和這些駕駛達成和解,主要是因為駕駛和工會無力支付巨額的訴訟費用,所以 Uber 一有退步他們就願意和解。

與此對比的是美國威斯康辛州麥迪遜市在 1979 年組建的「計程車聯盟」(Union Cab)。為了抵制計程車巨頭對駕駛的壓榨,當地的計程車駕駛和工會成立了這個聯盟。計程車聯盟在正常的叫車費用之外,還會為駕駛提供固定的底薪和醫療保險等福利,但即使是支出了這些費用,該聯盟仍然能夠盈利,並依靠駕駛的支持成為當地計程車市場的主宰者。

UDN 也想透過這種方式顛覆 Uber(這家公司剛剛用 7 年時間「顛覆」了 100 年的傳統計程車業),但他們進行的是一個更加帶有空想社會主義色彩的計畫,他們要成立一個類似於 Uber 駕駛的合作社。

「在發起這個組織一年後,我們意識到我們對 Uber 帶來的影響非常小。」Diallo 說,「因為 Uber 根本就不關心駕駛的訴求。」

pingwest 配圖

「我們自己買車、自己買保險以及其他一切費用,但是除了這些投入,Uber 還會從我們的收入中提取一部分錢做為自己的抽成,僅僅是因為它提供了一個連接司機和乘客的應用。」Diallo 說,「我們做了所有的工作,我們承擔所有的費用……那我們為什麼不自己做一個(Uber)呢?」

於是他發起了Swift 計畫。這是一個跟 Uber 類似的專車呼叫平台,但差別是這個平台的擁有者是平台上的專車駕駛,也就是說每一個專車駕駛都可以獲得 Swift 的股份。

Diallo 說這個應用程式已經開發完成,他還透過 UDN 的 Facebook 主頁發表了一個影片展示 Swift 的操作方法。

這一切並不是異想天開,因為他們已經做出了成型的產品。而 Diallo 也不僅是一名普通的 Uber 駕駛,他還擁有電腦科學的碩士學位。另外他還聲稱已經為 Swift 招募了一個擁有設計和程式語言經驗的開發團隊。

儘管這個計畫還沒有更詳細的介紹,但 Diallo 團隊已經把 Swift 當做是 Uber 的替代品。根據 Diallo 提供的資料,Swift 公司將會以一個類似於合作社的形式存在,也就是平台上的駕駛將擁有公司的股票和大部分利潤。

「我們不會讓大投資者進來,」他說,「這是我們的,我們賺的也得歸我們自己。」

Swift 平台上的駕駛將以全職駕駛為主,也就是那些需要靠開車維持生計的人。根據 2015 年的數據,80% 的全職駕駛每周的工作時間超過 35 個小時,大多數 Uber 駕駛還會在開車之外進行一個全職或兼職工作。

很難知道這種合作社的方式能夠吸引到多少目前在其他平台上工作的駕駛,但 Diallo 正在努力讓 Uber 駕駛們轉移到這個平台上。「我們已經擁有了很多簽約駕駛。」Diallo 說。

雖然已經有很多駕駛選擇離開 Uber 平台轉向 Lyft 或者滴滴,這些平台能夠給駕駛提供更高的價格和更多乘客,讓駕駛們轉向 Swift 這個新平台可能是一件很難的事情。不過 Diallo 仍然認為 Swift 是最好的平台,他並不認為其他平台會對 Swift「構成威脅」。

「到目前為止,Uber、Lyft 和其他平台都是在一條離駕駛利益越來越遠的船上行駛,他們沒有一個有意做出改變。」Diallo 說,這些公司不注重提供勞動和服務的駕駛訴求,而這就是 Swift 想要改變的。

「美國的 Uber 駕駛抱怨的問題,全世界的駕駛都在抱怨,」DIallo 說,「讓全世界的駕駛不滿的就是這些事情。」

根據 Uber 的內部數據,81% 被調查的駕駛都對 Uber 感到滿意。不過有一些駕駛表示,他們害怕因為有負面評價而被 Uber 懲罰。而在 Uber 駕駛兼 Ride Share Guy 部落格作者 Harry Campbell 做的一項針對 435 個 Uber 駕駛的調查中,只有不到一半的 駕駛表示對 Uber 公司感到滿意。

很難證實哪一項調查結果更接近事實,但是在乘車費用和收入逐漸降低的情況下, 駕駛們的不滿意度一定是會上升的。在這種情況下,駕駛轉移到 Swift 平台也不是沒有可能。

但 Swift 還需要考慮如何獲取乘客的問題。Diallo 認為這個問題的解決方法是:讓 駕駛更愉快地工作,這樣他們就會提供更好的服務,進而吸引到更多乘客。

「Uber 的商業模式是數量,而 Swift 的商業模式是品質。」Diallo 說。

但 Uber 的乘客並沒有像 駕駛那樣討厭 Uber 這個平台,畢竟 Uber 做出降低 駕駛收入的決定,反過來會讓乘客支付更少的車費。另外 Uber 能夠更快在更大範圍內提供服務,也是乘客難以離開這個平台的原因之一。Forum Research 在多倫多市的一項調查顯示,93% 的 Uber 乘客對自己的乘車體驗感到滿意。

這樣看來,獲取乘客才是 Diallo 面臨的最大問題。Diallo 自己也表示,將會大力推廣 Swift 這個產品。這項服務將首先在紐約開展,其次是舊金山、洛杉磯和倫敦等城市。

pingwest 配圖

Swift 現在還沒有正式發表,但它已經開始接受 駕駛註冊了。這個「註冊頁面」似乎過於簡單,是儲存在表單提交網站 Typeform 上的一個簡單表單,你需要在上面填寫姓名、電話、城市、email、Uber 車種等資訊,另外 Swift 還會詢問註冊者「你認為 Swift 應該抽成百分之多少」,以及是否願意成為 Swift 的股票所有者。

(本文由 PingWest 授權轉載)

關鍵字: , ,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