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化開啟新機會,卻加深了許多不公平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6 年 09 月 18 日 0:00 | 分類 Apple , Google , 財經 follow us in feedly

稅制是導致多數已開發國家愈來愈不公平的一個關鍵因素。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史迪格里茲新作《大鴻溝》,提出這個世代難題的下一步行動!



當前的全球稅制是無法管理、不公平和扭曲的,這個稅制是導致多數已開發國家愈來愈不公平的一個關鍵因素。

世人興致勃勃地看著蘋果執行長庫克(TimCook)替公司辯護,他說蘋果已付清所欠的稅款,彷彿應付的稅款都付清一樣,這兩者當然大有差別。像蘋果這種資源和人才充裕的公司,盡其所能在法律允許的範圍做最大程度的避稅毫不意外。

雖然美國最高法院在聯合公民案的判決中似乎假定公司是人,因此有人的種種權利,但這種法律上的假設並不賦予公司一種道德責任感。公司就像漫畫中的塑膠人(PlasticMan),無所不在,也無影無蹤,銷售產品時無所不在,申報銷售產品的獲利時卻消失得無影無蹤。

一如 Google、蘋果大大受惠於美國和其他西方政府提供的資源。受過高等教育的員工畢業自政府直接和間接支持的大學(透過慷慨的慈善捐款扣除額);這兩家公司的產品均仰賴網路,而網路的基礎研究是政府撥款資助;它們會如此成功也有賴法律制度,包括對智慧財產權的有力保護;它們要求政府強迫其他國家採用我們的標準(而且成功了),有時令新興市場和開發中國家的人民付出巨大代價。

沒錯,它們展現出色的才能和組織技術,並得到應得的名聲。當年牛頓至少會謙虛地表示他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現在這些科技業巨人則對自己搭便車毫無愧疚,它們接受體制的好處毫不手軟,卻不願意對社會有相應的回饋。如果沒有公部門支持,未來的創新和成長所仰賴的源泉將枯竭,社會愈來愈分裂對立的後果就更不用說了。

 

普通勞工沒有得到多少好處

較高的公司稅率甚至不一定會導致投資顯著減少。如蘋果證明,它可以靠舉債來對想做的一切事情融資,包括支付股息,這是避免承擔公平稅負的手段。但是,利息支出可以抵稅,也就是說,如果投資仰賴債務融資,資本的成本和報酬都會相應改變,因此對投資沒有不利的影響。

因為資本利得的稅率相當低,股權投資報酬得到的租稅待遇甚至更優惠。企業還可以從稅法中的其他細節得到好處,例如加速折舊和研發支出。

國際社會該面對現實了,當前的全球稅制是無法管理、不公平和扭曲的。這個稅制是導致多數已開發國家愈來愈不公平的關鍵因素。美國的不公平程度顯著領先,英國也並未落後很多。

美國不再是機會之地,兒童的人生前途比其他已開發國家更仰賴父母的所得和教育水準。之所以如此,關鍵原因在於公部門的資源匱乏。

我們因為全球化而愈來愈相互依賴,這些跨國公司是全球化的主要受益者。相對之下,美國和許多國家的普通勞工並沒有得到多少好處。

在全球化的壓力下,他們的實質所得年復一年地下跌,以致於美國全職男性勞工現在的所得還不如 40 年前,儘管全球化在某個程度上壓低物價。我們的跨國公司已學會不放過全球化造就的所有機會,包括迴避承擔全球社會責任的稅法漏洞。

如果我們之前選擇的移轉價格制度,讓企業集團可以「編造」旗下公司買賣的商品與服務價格,藉此選擇將利潤放在某個州,那美國的公司所得稅制度將無法有效運作。

美國已發展出一種公式化制度,以就業人數、銷售量和資本財為基礎,分配全球獲利。但是,因為真正「附加價值」的一大來源是智慧財產,企業可以更輕鬆地將獲利在國際間移轉,這個公式化制度還有進一步微調的空間。

如果蘋果和 Google 象徵全球化造就的機會,它們的避稅態度則使我們看清當前體制可能產生、而且正在產生的問題。

(本文由 天下雜誌出版部落格-我讀網 授權轉載;內容節選自《大鴻溝》)

 

 

天下我讀

書籍簡介

洗錢、密帳、黑箱貿易協定、藥物專利為極少數人把持, 貧富差距在全球化下急速擴大,階級撕裂惡化,單一國家難以獨力應對。 思考不公平問題最冷靜、最堅持的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史迪格里茲, 繼《不公平的代價》後最新力作,提出這個世代難題的下一步行動!

關鍵字: , ,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