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獲得矽谷的支持?希拉蕊給出了滿分答案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6 年 09 月 28 日 14:00 | 分類 科技教育 , 網路 , 資訊安全 follow us in feedly

美國總統大選兩黨候選人希拉蕊·柯林頓(Hillary Clinton)和唐納·川普(Donald Trump)剛結束了首場電視辯論,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和各大主要電視台都進行了直播。



從目前的情況來看,矽谷科技企業和公司大老幾乎都是一邊倒的支援希拉蕊,因為希拉蕊之前所表達的執政理念,已經非常明確表示出自己對於科技創新、資料加密、智慧財產權以及科技教育等方面的支持。

今年 8 月,賈伯斯的遺孀勞倫娜‧鮑威爾‧賈伯斯(Laurene Powell Jobs)為希拉蕊展開一次籌款活動,並成功從 20 名參與者處籌得了 400 萬美元。庫克也曾自掏腰包出資 5 萬美元助力「希拉蕊勝利基金」(Hillary Victory Fund)的籌款活動,此次活動有 3 個不同的捐款金額,分別為 5 萬美元、1 萬美元和 2,700 美元。

相比之下,川普在科技界的人氣則非常低,目前公開支持川普的科技界代表人物僅有 PayPal 聯合創始人、天使投資人彼得‧泰爾(Peter Thiel)。而且,之前就有數十名科技界領袖聯名發表公開信,譴責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川普表現出的反創新態度。他們在信中稱,川普當選總統將成為「創新災難」,威脅美國蓬勃發展的科技經濟。

 

支持資料加密與隱私保護,希拉蕊觀點「很矽谷」

應該說,希拉蕊此番能夠獲得科技界的廣泛支持,主要得益她於 6 月份在競選官網 hillaryclinton.com上公布的「希拉蕊·柯林頓關於科技創新的倡議」(Hillary Clinton’s Initiative on Technology & Innovation)。這份倡議書洋洋灑灑幾大頁,涉及了不少備受科技公司關注的話題,而且也與蘋果資料加密和隱私保護政策上的態度保持了一致。

「希拉蕊·柯林頓關於科技創新的倡議」中最核心的一點就是「在鼓勵創新的同時致力於保護個人隱私」,而這與之前蘋果一直宣導的觀點幾乎不謀而合。比如,希拉蕊堅持認為「保護美國公民安全」和「保護隱私權利」並非單選題,這樣的言論幾乎同庫克在對抗 FBI 時候的論調一模一樣。

今年 2 月,川普在佛羅里達州棕櫚灘舉行的記者會上表示,自己在當選總統後會要求蘋果在美國生產 iPhone,而不是在中國。同時,他還提議在蘋果按照政府要求開發全新系統前全面禁售該公司產品,並認為蘋果拒絕與 FBI 合作破解加州聖博納迪諾郡(San Bernardino)血案其中一名槍手的手機,是自己的行銷策略之一。

虎嗅網配圖

▲ 川普號召抵制蘋果。

在此之後,蘋果就明確表示不會為川普的競選活動提供經濟或者技術支持,但該公司給出的理由是不認同川普在少數名族、女性和移民政策上的看法,而沒有提及有關隱私和資料加密等話題。

當然,蘋果不能代表整個矽谷,但聯想到之前蘋果與 FBI 大戰時,矽谷大老一邊倒支持蘋果的情形就不難發現,希拉蕊在資料加密與隱私保護上的態度,不單是迎合了蘋果,而且是整個矽谷。

 

重視 STEM 人才,希拉蕊的競選計畫成矽谷「願望清單」

今年 6 月,希拉蕊在其競選官網上發布了「希拉蕊·克林頓關於科技創新的倡議」(以下簡稱「倡議」),外界分析認為,這份「倡議」讀起來幾乎就像是矽谷的「願望清單」。

虎嗅網配圖

▲ 「希拉蕊·柯林頓關於科技創新的倡議」。

美國風險投資協會主席兼 CEO 鮑比·佛蘭克林(Bobby Franklin)表示:「毫無疑問,希拉蕊的科技議程中包括了很多好東西。如果細節像藍圖這樣美好,我們將積極支援希拉蕊政府的這些議程。」

在計畫中,希拉蕊承諾 2020 年為所有家庭提供高速網路服務、減少監管限制、支援網路中立規則(禁止網路供應商攔截內容)。希拉蕊還提議投資電腦科學、工程教育、擴展 5G 行動資料,在更多機場和車站提供便宜的 Wi-Fi 網路,將綠卡附在獲得 STEM 學位的外籍學生畢業證書上。

自歐巴馬執政以來,美國政府對 STEM 教育(即科學、技術、工程、數學的教育)的重視程度又提升了一級。而這次的「倡議」中,第一條就提到了對電腦科學及 STEM 教育的扶持:「要讓每一名美國學生都有機會學習電腦科學」、「私營企業和非營利組織要在 10 年內培養 5 萬名電腦教師」。

希拉蕊對 STEM 人才的重視也體現在她在移民政策方面的主張。她在「倡議」中表示,「我們往往把那些由我們學校培養起來的海外人才送回家鄉,而不是讓他們留下來為我們的經濟出力。」今年 7 月,希拉蕊競選團隊公布 STEM 人才畢業即獲綠卡的提議,在各大科技媒體上造成討論,為美國 STEM 領域「支柱」的中印兩國人民則歡欣鼓舞。

不過,希拉蕊關於 STEM 畢業自動獲綠卡的豪言也遭到了質疑。比如有人認為,科技公司一旦發現可以以更低廉的價格雇傭優秀的海外應屆生,這些「小鮮肉」很快就會取代老員工,帶來年齡歧視問題,對科技界的工資水準也會造成衝擊。

矽谷 Fenox Venture Capital 的 CEO 安尼士‧吾札曼(Anis Uzzaman)表示:「她所提議的這些野心勃勃的計畫或許無法馬上落實,但這是一個良好的開端。」

 

科技范兒原是希拉蕊競選團隊的基因

根據《Wired》雜誌之前的報導指出,希拉蕊現在已經擁有了一支由 50 名專業的程式設計師和開發者構成的技術團隊,相當於一家小有規模的矽谷科技創業公司。而且,他們原本大多任職於 Facebook、Google、Twitter 等一些大型科技公司。

虎嗅網配圖

▲ 希拉蕊和她的競選團隊。

事實上,在大選中重視技術並非是希拉蕊最早做的事情。早在 2012 年歐巴馬競選時,民主黨的競選團隊中就吸納了一批有類似特質的科技人員,他們開發了一套資料庫 Narwal 用於管理投票情況,同時通過選民資料來反映大選的競選趨勢。

根據 Deeperblue 展開的調查顯示,希拉蕊的這支超級科技團隊在成立至今的一年半之內,開發了大約 50 項後端框架、服務於 20 個前端應用、建立了 237 個 Github 專案、維護了一個為資料科學家和分析師團隊服務的密集型資料倉庫。

此外,希拉蕊的技術團隊還能應對一些突發的技術問題。2015 年,聯邦競選委員會報告競選籌資截止日當天外部電郵系統突然崩潰,但希拉蕊的競選團隊在 4 個多小時內就成功搭建了一個臨時電郵系統 Balloon 應對這一突如其來的危機。

Deeperblue 還對比分析了兩黨候選人的競選網站,希拉蕊的競選主頁流量從 2016 年 2 月以來一直在穩步上升,而川普的網頁在初期佔有流量優勢的情況下,突然在 5 月中旬下降,最終被希拉蕊超過,而 5 月一向是兩黨黨內競選的關鍵月份。

在希拉蕊競選團隊中不得不提的重要人物就是她的競選 CTO 史蒂芬妮‧漢農(Stephanie Hannon),她也是美國大選歷史上第一位女性 CTO。漢農之前是 Google 的一名產品總監,在《Wired》評出的「20 位影響 2016 年大選的科技人物」中,漢農名列第四。Google 董事長艾立克·施密特排第一,而矽谷最有影響力的女性 Facebook COO 雪柔·桑德伯格甚至都排在了漢農之後,名列第八。

出任希拉蕊 CTO 之後,漢農更加頻繁參與討論女性職業的相關活動,並參與起草了「希拉蕊·柯林頓關於科技創新的倡議」。也正是由於這份議程,希拉蕊被《Wired》雜誌稱做「史上第一位整體規劃科技發展戰略的總統候選人」。

在另一方面,川普所帶領的共和黨在技術上一直沒有什麼動作。川普的策略是將重點更多地放在電視台和社群媒體,比如 Twitter 這類社群平台來傳遞自己的價值觀。

(本文由 虎嗅網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達志影像)

延伸閱讀: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