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M 系統之父被架空:第三方 Android 的窮途末路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6 年 10 月 13 日 6:03 | 分類 Android , Google , 軟體、系統 follow us in feedly
官方臉書

2016 年 7 月 24 日,第三方 Android 操作系統開發商 Cyanogen 公司宣布在全球範圍內裁員。當時有媒體稱,Cyanogen 的裁員幅度大約在 23% 左右,多為 Android 定製版的開發人員;而 Cyanogen 的業務會做出大幅度調整,從第三方 Android 操作系統轉移到應用開發層面上來。



如今兩個多月過去了,關於 Cyanogen 的人事變動和業務發展,終於有了新的動態。

 

兩位創始人的窘境

10 日,Cyanogen 在官網發布文章,宣布 Cyanogen 聯合創始人 Kirt McMaster 不再擔任 CEO;他的下一個職務,是 Cyanogen 公司的執行董事長(Executive Chairman)。這就意味著,McMaster 不再全面負責公司的內部具體事務。

根據 Kirt McMaster 在內部信中的說法:

我依然會活躍在公司裡,主要負責產品戰略、招聘以及協調合作夥伴……然而,在 80% 的情況下我的角色是對外的。

愛范兒配圖

▲ Kirt McMaster

接任 CEO 的,則是 Cyanogen 之前的首席營運長 Lior Tal。實際上,就是 Tal 代表 Cyanogen 公司發表文章宣布了這一人事變動;在就任 CEO 的同時,Tal 也加入了 Cyanogen 董事會。

另外,Cyanogen 的另外一位聯合創始人,也就是我們比較熟悉的「CM 之父」Steve Kondik,不再擔任 Cyanogen 的 CTO,而改任首席科學長(Chief Science Officer)。不僅如此,Steve Kondik 還要向 Cyanogen 負責工程的高級副總裁 Stephen Lawler 匯報。

愛范兒配圖

▲ Steve Kondik

在 Cyanogen 的這次人事變動中,兩位聯合創始人的角色變化最為引人注目。Kirt McMaster 的角色從 CEO 變成了執行董事長,看似升職,但實際上有點類似於「被架空」的感覺;而 Steve Kondik 的職位更是被直接下調了。

實際上,當兩位聯合創始人的角色發生偏向不利的重大變化,Cyanogen 公司自身的發展狀況可想而知。而之前擔任首席營運長的 Tal 被任命為 CEO,也恰恰反映了該公司在發展方向上已經開始偏離原先的方向。

 

Cyanogen 模組操作系統

在成為一個公司名字之前,Cyanogen 其實是大神級程式設計師 Steve Kondik 的代號。從 2009 年開始,Kondik 聯合一批開發者對 Google 推出的原生 Android 進行底層優化,並且將其命名為 Cyanogen Mod,人稱 CM 系統。CM 系統被無償提供給用戶,並且迅速獲得了青睞。

所以,當 Cyanogen 成立為一個公司之後,其主要業務依然是第三方 Android 系統的開發和授權,而這種以商品形態問世的第三方 Android 系統則被命名為 Cyanogen OS。

愛范兒配圖

(Source:ibtimes

在 Cyanogen 公司近兩年的發展過程中,Cyanogen OS 曾先後被授權給一加手機海外版、ZUK 海外版和印度手機廠商 MicroMax 的手機上;而且據分析,每一支手機的授權費用為 10 美元。

另外,Cyanogen 的另外一個收入通路是與相關廠商合作,在 Cyanogen OS 上搭載相關的服務;典型的例子就是微軟。為了推廣自己的服務,微軟與 Cyanogen 達成協議,在 Cyanogen OS 中預裝了 Office、Skype、Cortana 等應用程式。很明顯,這一收入通路同樣依賴的是 Cyanogen OS 操作系統。

借用 Kirt McMaster 之前的說法,Cyanogen 就是要透過把 Cyanogen OS 打造成一個龐大的第三方 Android 操作系統,要「在 Google 的腦袋上打上一槍」。

但是在 Tal 的最新描述中,Cyanogen 似乎已經無法再依賴 Cyanogen OS了。未來的 Cyanogen 將致力於一個名為 Cyanogen Modular OS (可翻譯為 Cyanogen 模組操作系統)的計畫。

也就是說,Cyanogen 未來會把 Cyanogen OS 拆分成不同的動態模組,手機廠商可以在這些模組中選擇添加使用。這些模組可以幫助廠商和開發者接入到 Cyanogen 的人工智慧雲服務,以便從中了解用戶的使用情況。

據 Cyanogen 的說法,目前它的智慧雲服務已經積累了數千萬用戶。

 

Cyanogen 的困境

Cyanogen 模組操作系統的出現,暗示了基於 Cyanogen OS 的操作系統付費授權模式在當下的衰落。

Cyanogen OS(以及非盈利的 CM 操作系統)的興起與發展,某種意義上來說是鑽了原生 Android 不 成熟以及整個 Android 操作系統生態過度零碎化的空檔。

在 2015 年之前,Cyanogen 的確在功能上有很大優勢,而這種優勢也的確為其積累了龐大的用戶群體;數據顯示,2013 年12 月,Cyanogen 已經擁有 1,000 萬用戶。而到了 2015 年 8 月,Cyanogen 方面甚至宣稱其用戶數量已經達到了 5,000 萬,雖然有誇大的嫌疑,但也能反映出 Cyanogen 當時的發展勢頭。

但是,Cyanogen 一個致命的弱點在於它沒有為自家的主要產品 Cyanogen OS 提供一個硬體承載者,尤其是在幾乎所有手機廠商都深諳軟硬體結合重要性的時代。

一加、ZUK 之所以選擇與之合作,是因為它為這些來自中國的手機品牌提供了一個海外輸出的軟體助力,但是 Cyanogen 與一加的合作很快停止,而 ZUK 海外版的銷量也不容樂觀。

無論如何,對系統授權的依賴,讓 Cyanogen 陷入無比被動的狀態。而且隨著原生 Android 越來越完善,手機廠商之間的廝殺越來越激烈,Cyanogen OS 也幾乎完全失去了生存的土壤。

如今 Cyanogen 的兩位創始人被架空,Cyanogen OS 也要被拆分成不同的操作系統模組;這幾乎意味著第三方 Android 操作系統的窮途末路了。

Google 的腦袋並沒有等到來自 Cyanogen 的那發子彈,它依然是整個 Android 生態的引領者;並且隨著 Pixel / XL 的出現,這種引領地位被更加鞏固了。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說,Google 還得感謝 Cyanogen,後者對 Android 發展的推動同樣也是厥功甚偉的。

(本文由 愛范兒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Cyanogen) 

關鍵字: , ,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