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理解巴布·狄倫為何獲獎,是因為你不了解諾貝爾文學獎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6 年 10 月 15 日 0:00 | 分類 名人堂 follow us in feedly

有這麼一段話:你知道為什麼每年的諾貝爾和平獎和文學獎是最廣泛受到討論的嗎?因為其他 4 個獎你們一個字都看不懂。



今年的諾貝爾文學獎頒給了民謠歌手巴布·狄倫,所以你可以看到更熱烈的討論,因為他不僅得了文學獎這個處於討論範圍之內的獎項,還代表了流行文化終於獲得了瑞典文學院老古董們的認可。當然這裡說的「流行文化」指的是巴布·狄倫這種為大眾所熟知的文化,畢竟相對於之前的亞歷塞維奇和莫迪亞諾的作品在獲獎之前也沒有多少人讀過,《Blowing in The Wind》卻是很多人隨口就能哼上幾句的。

正是因為為大眾所熟知,而諾貝爾文學獎在當前的語境下又處在一個不可置疑的神聖地位上,所以巴布·狄倫獲獎的消息引起了很大的驚愕,以及無法理解。筆者隨便從微博上摘抄了幾個相關的評論:

搖滾歌手巴布·狄倫得了諾貝爾文學獎,我不知該說些什麼。這世界變化太快,我看不懂。

村上又一次和諾貝爾擦肩而過,但頒給巴布·狄倫真是想不通,諾貝爾文學獎也變得不那麼純粹了嗎?

巴布·狄倫也是我喜歡的歌手之一,可看到巴布·狄倫獲諾貝爾文學獎的消息,還是一下沒明白過來!文學獎!巴布·狄倫總共沒寫過幾本書,而且書也不是太出名!難道是因為他的演唱而得此殊榮!

說白了這種無法理解主要來自兩個方面,第一是對巴布·狄倫的不了解,第二是對諾貝爾文學獎的不了解。

不得不承認巴布·狄倫是一種流行文化,因為他的歌傳唱度很高,雖不像什麼網路神曲那般洗腦,但你至少你可以在很多地方看到人們談論他(比如村上先生的書裡),也可以很容易地戴上耳機在手機上免費聽完他的所有專輯。但一個誤解是,流行的就一定不是精緻的。

其實流行和精緻之間壓根就沒有什麼邏輯關聯,只是說大部分流行的都不精緻,而精緻的大多不流行,但這中間的確存在巴布·狄倫這樣的角色,他讓我們看到精緻的東西也能廣為傳唱。

當然你不能拿村上春樹來做對比,他的小說很流行,很多人都在期待他的獎,但諾貝爾文學獎多半對他的作品存有疑問或是分歧。如果你還認為村上沒有得獎是一件很遺憾的事情的話,那你一定是不夠了解諾貝爾文學獎。

諾貝爾文學獎就是一個「精緻」的典型代表:來自瑞典文學院的 18 位院士在全球最精緻大腦提名的作家中進行挑選,說按照自己的口味確實有失公允,但可以說這種選擇是按照「某種口味」進行的。根據諾貝爾的遺囑,文學獎表彰的是「在文學領域創作出具有理想傾向之最佳作品的人」。但這個「理想主義」見仁見智,文學作品的價值也無法量化出一個「最佳作品」,同時諾貝爾文學獎的提名和挑選流程也要保密很多年,所以其實是一個在黑箱子裡進行的過程。

但從以前的獲獎者我們可以看出,瑞典文學院的口味肯定沒話說,絕大部分獲獎者都是非常傑出的作家。今年頒獎給巴布·狄倫令人出乎意料的原因是,獲獎者是一個很流行的民謠歌手,同時也寫了很多可以解讀出反戰、民權等社會話題的歌詞。但在傳唱的過程人大部分人記住的只有音樂,而不是文字。這讓諾貝爾文學獎很尷尬,因為在幾十年前偉大的作家用文字傳遞了那個時代最需要的價值觀,現在反倒沒有多少人關心文字了。

所以這一次諾貝爾文學獎在傳統的小說、戲劇、詩歌的列表中加入了歌詞,說巴布·狄倫「對美國傳統歌曲進行了詩意表達」。2008 年普立茲獎頒給巴布·狄倫一個特別褒揚獎,《舊金山紀事報》就曾評論說「不是巴布·狄倫需要普立茲獎,而是普立茲獎需要巴布·狄倫。」那麼如今是不是諾貝爾獎也需要巴布·狄倫呢?畢竟對於已經功成名就的巴布·狄倫,諾貝爾文學獎只能算是一個人生的 bonus。

過份地講,諾貝爾獎如今已經越來越像是一場行銷活動。每年 10 月全世界的媒體都會頭版報導這一獎金數百萬元的獎項,社群網路也會自覺地聚焦在這些與日常生活沒有太大關聯的話題上,全世界的書商都等著出獎後加印獲獎作品(今年可能是音樂公司)。所以不能說「諾貝爾文學獎需要巴布·狄倫」,但媒體的議程的確需要諾貝爾文學獎的話題,書商的銷量需要媒體的議程。

相比之下,什麼布克獎、卡夫卡文學獎、雨果獎就沒有這麼好的話題效應,除非獲獎者是你自己國家的作家,否則《北京折疊》和《三體》也只會在小圈子裡傳播。說到最後,還是權威人士、媒體議程影響你讀什麼,或者說你的品味。

不管你以前有沒有聽過巴布·狄倫的歌,有沒有讀過馬奎斯、莫迪亞諾,鋪天蓋地的報導和討論總能讓你對他們略知一二。但這也是一件好事,至少以後人們聽巴布·狄倫的時候也許會仔細讀一讀他的歌詞。只是,如果你能在媒體大規模報導前讀讀這些作品的話就更好了。

(本文由 PingWest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達志影像)

延伸閱讀: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