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RC S7:甲骨文的雲端祕密武器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6 年 10 月 24 日 18:10 | 分類 市場動態 , 網路 , 雲端
新聞稿

電腦技術性能取決於「堆疊」,亦即軟硬體的密切配合,以獲得最高速度和效率,這樣的定律,不僅適用於資料中心,在現今雲端服務時代也是重要關鍵。



甲骨文較之亞馬遜、Google、微軟和 Salesforce 等雲端服務提供商的獨特之處,在於其開發自己的微處理器,也就是技術堆疊的基礎。其於今年中推出針對雲端服務所設計的 SPARC S7 晶片,擁有先進的加密和記憶體保護功能,可在雲端提供更高的安全性和可靠性。

甲骨文公司系統事業部執行副總裁 John Fowler 進一步解釋了 SPARC S7 如何為雲端帶來效率和安全性,並解釋甲骨文在投入鉅資研發自己的晶片技術的同時,仍與英特爾保持著密切合作的原因。

問:甲骨文最新推出的 SPARC S7 與 SPARC M7 有什麼不同?

John Fowler:SPARC M7 採用了突破性技術,透過 Silicon Secured Memory 和加密功能來提高安全性,並在處理器設計中加入一些邏輯,以協助分析和掃描資料,大幅提升分析應用程式的效率。我們認為這是未來 10 年的處理器發展方向,不僅要增加核心數量和性能,還要加入更多特定的功能來協助軟體。而在 SPARC S7 這款微處理器上,我們決定普遍採用核心技術,但設定不同的價格,讓不同等級的平台都可採用相同技術。

問:為什麼做為一間提供雲端服務的公司,甲骨文要繼續投資研發世界上最先進的微處理器?

John Fowler:我們努力為客戶研發全球最佳基礎架構。我們希望他們既能使用 x86,也能使用RISC(Reduced Instruction Set Computer,精簡指令集)微處理器。在 SPARC 方面,我們加入了一些獨特的功能,例如能夠加速資料分析的安全功能。甲骨文借助英特爾的規模經濟,共同研發硬體和軟體產品,然後在處理器水準上實現獨特的差異化。

問:為什麼甲骨文一直是英特爾的傑出合作夥伴?

John Fowler:甲骨文和英特爾合作研發眾多建構於該公司的硬體產品,為確保我們的所有軟體皆正常運行。但同時我們也在大力研發甲骨文的微處理器,加入英特爾不需要或無法做到的創新,這樣我們就可以在兩個架構中為客戶提供最佳選擇。這並不是一道選擇題,而是一個加成作用:x86 和 SPARC 為客戶提供了更多的選擇。

問:在 SPARC S7 上市時,你們強調了 3 個重點:安全、效率和易用。為什麼是這 3 個重點?

John Fowler:雲端運算加重了企業運算中的許多技術挑戰,雲端運算的本質是為了分享資源,所以安全性變得更加重要。而分享資源和基礎架構所衍生出的需求,盡可能地提高效能,因為成本問題是企業的重要考量。最後,人們期望雲端服務具有快速提供新服務和快速參與競爭的能力。

我們努力在做的是無論是微處理器、作業系統、虛擬化還是資料庫,在技術堆疊的每一層都著重追求這 3 個目標,而 S7 就完美符合達成。

問:新推出的 SPARC 處理器如何讓運算環境變得更安全?

John Fowler:第一點是先進的加密技術和極高的性能,我們在晶片中建構廣泛的加密能力,加入了專門用於加密的處理器資源。這意味著,應用程式的功能在加密與不加密時幾乎一樣。SPARC 處理器在加密和不加密時的性能差距不到 2%,創造了世界紀錄!如此一來,處理器就不會因為啟用加密功能而損失性能。

第二個重點是保護記憶體。很多人都沒有意識到應用程式可能越權修改的任何記憶體,而我們採用 Silicon Secured Memory 功能來解決這個問題,除非該應用程式擁有所有種類記憶體的金鑰,否則它無法存取該記憶體,這樣也自動消除了許多程式設計錯誤。

問:在甲骨文自己的雲端環境中使用新推出的 SPARC 處理器有什麼好處?

John Fowler:甲骨文在雲端同時部署 x86 和 SPARC,若客戶選擇使用 SPARC,則可獲得更高的安全性,包括加密和記憶體保護,和單一核數下的極高性能和效率。在未來的 10 年內,我們預計客戶的本地運算,和雲端運算將會有多種產品選擇,我們也希望他們同時使用 SPARC 和英特爾,因為我們是唯一一家同時涵蓋這兩個領域的公司。

問:甲骨文最近也推出了架構於 SPARC 的甲骨文雲端運算服務,這與其他雲端基礎架構服務有什麼不同?

John Fowler:不同之處在於使用的是 SPARC 微處理器。甲骨文同時提供了 x86 和 SPARC 兩種基礎架構即服務,且價格相同。我們預計會有客戶對任務關鍵安全性,或資料分析類應用程式感興趣,因為這是 SPARC 的差異所在。

問: SPARC 內新增資料分析加速器(Data Analytics Accelerators,DAX),其可協助進行更強大的資料密集型操作。DAX 如何達成這個目標?

John Fowler:資料分析加速器可以掃描大量的資料串,過濾和解壓縮記憶體中的資料,且處理速度極快,相關的軟體支援已被集中至甲骨文資料庫 12c 中。我們開放了程式設計介面,也以此為中心建立了一個開發者社群討論區。對此我感到十分高興,因為資料分析目前是運算領域最熱門的議題之一,但從性能的角度來說,這也是最棘手的問題之一。

問:本地部署與公共雲之間是否有交互操作的必要性?SPARC 如何對此有所幫助?

John Fowler:在下一個 10 年,我們認為企業將在使用雲端服務、平台即服務、基礎架構即服務和本地部署運算之間進行選擇,雲端轉型非一蹴可幾。甲骨文是唯一一家可在這幾個領域之間架起了橋樑的公司。我們將管理工具和部署配置工具緊密配合,使用者可同時跨越這些領域,將工作負載進行搬遷。

目前為止,雲端運算一般僅侷限於 x86 處理器。而甲骨文已開始提供 x86 和 SPARC 處理器,我們不會強迫客戶選擇雲端服務或是本地部署,因為我們為這兩個領域和其間所有面向都開發了技術。這一點十分重要,因為這是未來 10 年將實現的藍圖。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