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滋病不是他帶進美國,零號病患被妖魔化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6 年 10 月 27 日 17:30 | 分類 醫療科技
shutterstock

今天公布的科學和歷史調查顯示,「零號病患」根本不是美國首名愛滋病帶原者,1980 年代科學家標記錯誤加上媒體馬虎不察,才會讓這名同性戀空服員長期背負不公平的污名。



法新社引述「自然」(Nature)期刊報導,過去 40 年間奪走 65 萬多條人命的致命愛滋病毒,約在 1970 年左右從加勒比海抵達紐約市。

33 歲的「零號病患」(Patient Zero)杜嘉思(Gaetan Dugas)死後被冠上美國 HIV 帶原中心的標籤,但現在科學家分析血液樣本,證實他只是眾多愛滋病患之一而已。杜嘉思 1984 年病逝前透露數十名性伴侶的名字,幫忙科學家追蹤了愛滋病在美國的散布狀況。公共衛生史學家、此份研究的兩位主要執筆人之一馬凱(Richard McKay)表示:「杜嘉思是史上最被妖魔化的病患之一。」

「零號病患」的故事始於 1982 年,當時美國疾病管制暨預防中心(CDC)調查發現,南加州多名男性罹患和性關係有關、罕見又致命的肺部感染。科學家訪談病患、重建他們的社交網並追蹤感染源,發現一名男性重複出現──那就是杜嘉思。

因為杜嘉思來自紐約、而非當局展開調查的洛杉磯,科學家在筆記裡為杜嘉思冠上英文字母「O」,表示此人「來自加州以外地區」(Outside-of-California)。但馬凱說,沒多久,研究人員「開始把這個橢圓型符號寫成數字,『病患 O』於是變成了『病患 0』」。

當時洛杉磯地區的男同志中,超過 6 成 5 通報有過一千多名性伴侶,超過 7 成 5 在調查前一年間和 50 人發生過性關係。

杜嘉思在調查前 3 年間和大約 750 人有過性關係,其中他能說出姓名的多達 72 人,比多數男同志還多,馬凱猜測,或許就因為如此,加上「杜嘉思」這個名字特別又好記,才會讓杜嘉思後來這麼聲名狼藉。

1984 年根據調查所做的科學研究公布時,「病患 0」的圖表特別突出,顯示他是這種疾病在東西岸之間蔓延的關鍵人物。

(譯者:鄭詩韻;首圖來源:shutterstock)

延伸閱讀:

關鍵字: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