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高層接連離職,Alphabet 的創立目標未能達成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6 年 10 月 28 日 8:21 | 分類 Google , 人力資源 , 網路
下載自路透

2015 年 8 月,Google 聯合創始人賴利·佩吉成立了 Alphabet 公司。對此,他給出了 3 個主要原因:一是把主要的網路業務從耗資巨大的「moonshot」計畫中解放出來,二是把那些大膽的實驗應用到商業實踐,三是防創業元老出走。



15 個月後,第 3 個目標看起來搖搖欲墜。

36kr 配圖

▲ Craig Barratt

CEO 離職 + 裁員,Google Fiber 前程危艱

25 日,Alphabet 的 Access 部 CEO、主管 Google Fiber 的宣布離職。Alphabet 還沒有提名新的人選。今年 6 月以來,Barratt 是 Google 第三位離職的 CEO 了,其他高層也有不少離職。

Google Fiber 是 Alphabet 的最新業務,在業務板塊裡被歸入了「其他投資」。之所以建立該公司,是因為佩吉和首席財務長 Ruth Porat 想要壓縮成本,以便推出生物技術和機器人的初期業務,然而效果並不如人意。

Google Fiber 2010 年 2 月發布,2012 年 11 月首次在堪薩斯城部署。Google Fiber 最大的優勢是提供 1Gbps 的寬頻,達到美國平均寬頻網速的 100 倍。該公司希望在 5 年內吸引 500 萬用戶,但到 2014 年底,Google Fiber上網用戶僅為 20 萬。隨後 Google Fiber 又在德州奧斯汀、猶他州 Provo、聖地牙哥、路易維爾,以及加州 Irvine 等地方陸續開展業務。

而 Craig Barratt 的離職,導致 Google Fiber 暫停了在 10 座城市的推廣計畫。據 Technica 報導,Google Fiber 還將透過裁員或調到其他部門的方式削減 9% 的員工。

分析師們並不看好 Google Fiber 的前景。

一位 Google 前高層表示,Google Fiber 重新市場規劃,縮小市場規模,重點發展無線寬頻技術,其實是倒回到了 Google Fiber 兩年前的發展思路。分析師認為,緊縮的原因是因為安裝成本居高不下。

Porat 告訴分析師,第二季 Google 在「其他投資」的支出是 2.8 億美元,主要用於對 Google Fiber 的持續投資。

「每年數十億美元來維持這種東西(指光纖),Google 不想花那麼多前僅僅在這個市場扮演一個普通角色。」Jackdaw Research 的分析師 Jan Dawson 表示。

一個獨立的無限行業分析師 Chetan Sharma 說,「項目的長期生存能力是個問題,我認為信任 CFO 會結束這個實驗的,沒有什麼前景。」

Barratt 25 日在部落格中寫到 Google Fiber:「就像任何競爭性業務,我們不僅要持續增長,還要保持領先的地位才行。」他說這是身為一個 CEO 恰當的離職時機,可見他也看衰 Google Fiber 的前景。

 

Nest 和 GV 的 CEO 也走了

這次動盪讓能否創造可持續商業模式的問題浮上水面。據 Google 公司透露,「其他投資」裡貢獻最大的兩個主要增長點,一個是 Google Fiber,另一個是 Nest。(Google 不對每一個單項投資進行財務劃分)。Nest 是一家家庭網路設備製造商,2014 年初被 Google 收購。可是在過去的一年它過得也不好,甚至要更艱辛一些。

下載自美聯社 MUNICH/GERMANY - JANUARY 20: US American computer engineer and founder of the company

▲ Tony Fadell(Source:達志影像)

今年 6 月,Nest 的聯合創始人和 CEO Tony Fadell 離職,留下了一些部分源於開支過度引起的內部糾紛。不久之後,一些 Nest 員工搬到了 Google 新的硬體部門。其中就包括 Nest 的首席財務長 Ana Corrales,現在他管理硬體部門的供應鏈。(一個發言人聲稱 Corrales 是這兩家公司的「共享資源」。)

另一個離職的 CEO 是 Bill Maris。在將 GV(Google Ventures)打造成矽谷風投巨頭之後,創始人 Bill Maris 已於 8 月 12 日正式離職。

GV 於 2009 年由 Google 創立。其前身是 Google Venture(Google 風險投資部)。現在已經成為了矽谷創業者趨之若鶩的投資基金。

GV 的投資領域異常廣泛。從行動應用到消費電子、商業軟體。根據 CBInsights 的數據,GV 截至 2016 年初擁有約 24 億美元淨資產,Maris 離職前 6 個月超過英特爾資本成為了最活躍企業風投,共投資了約三百多家企業,其中有多家公司估值超過 10 億美元。GV 最大一筆投資給了叫車應用軟體 Uber,現在 Uber 的估值距 GV 在 2013 年投資時已經上漲了約 20 倍。

 

其他一些計畫

就像 Alphabet 一些更具有試驗性質的計畫一樣,Moonshots 是否有市場也是個未知數。

Alphabet 已經徹底從一度雄心勃勃的機器人計畫中抽身出來了,試圖出售 Boston Dynamics 公司和取消一些其他計畫。在無人車領域,做為該領域的先驅已經喪失了領先地位,而一些汽車製造商和創業公司正在迎頭趕上。

Google 無人車計畫首席技術長 Chris Urmson 也在 8 月 5 日離職,隨後,包括首席軟體研發工程師 Jiajun Zhu 及另一名軟體研發負責人 Dave Ferguson 等人在內的 Google  無人車核心團隊也隨之散去。

在過去的兩個月,用於孵化 Alphabet 未來公司的 X 實驗室,也失去了兩位負責初期計畫的領導。最近的一位是 Dave Vos,他負責無人機快遞計畫 Wing,這個計畫在與亞馬遜的競爭中收效甚微。由於 Vos 的離職非常突然,X 實驗室還沒有提名人選替代他的位置。

一個無人機法律專家說,Vos 的離職讓人意外,而這樣的人才流失在亞馬遜是很少見的。當然,亞馬遜尚未像 Google  那樣開展一大堆繁雜的野心勃勃的計畫。

(本文由 36Kr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達志影像)

延伸閱讀: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