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出 Surface 系列後,微軟已經變成新的蘋果了嗎?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6 年 11 月 02 日 9:15 | 分類 Apple , Microsoft , 電腦
Microsoft

上週,全球兩大電腦廠微軟和蘋果分別推出新品,包括微軟第一台桌上型電腦 Surface Studio,以及蘋果的第四代 MacBook Pro。然而產品推出以後,不少媒體也紛紛評論:蘋果究竟怎麼了?



平凡的新款 MacBook Pro

實際上蘋果的第四代 MacBook Pro 嚴格來說不差,依然很穩定地改進了舊款。儘管它移除了最上列的功能鍵,改成實用程度不明的 Touch Bar 與蝶式鍵盤,15 吋機型的獨顯也只配了 AMD 的 Radeon Pro 450 / 455,或許讓「Pro」一詞在專業用戶心中頗為刺耳。

蘋果 newsroom

▲ 新款 MacBook Pro 的核心「Touch Bar」。(Source:蘋果)

不上不下的新 MacBook Pro 也大力砍掉了舊型但廣泛使用的 USB Type -A 型、MagSafe、HDMI 孔、SD 卡,全面換用支援生態還待成長的 USB Type-C(Thunderbolt 3)。在這種情況下一躍來到 NT$ 57,900 的起價,除了替未來冗長的 Mac 更新期留下降價空間,也可以讓還保有舊型連接埠的老機型,像是已經毫無輕量可言的 MacBook Air,或是第三代 MacBook Pro 來吸引價格敏感的用戶,同時刺激用戶加價升級的慾望。

蘋果 newsroom

▲ 新款 MacBook Pro 儘管有明顯的硬體升級,但新的互動方式卻無法在第一時間打動人。(Source:蘋果)

不過,正與 iPhone 7 一樣,雖然攤開功能表一項項列出,許多新功能或設計還是不能隨意忽視,然而蘋果始終沒有為用戶帶來全新、直覺而有效的 UX,已經讓審美體驗持平了夠久。在 Steve Jobs 過世以後,人們已經給了蘋果 5 年的時間,足夠讓 iPhone 從第一代演進到 iPhone 5。雖然此期間內有 Apple Watch 在內的新品或是 iPhone 6s 的 3D Touch 問世,但感受上,它們儘管是「新」東西,卻只是完成現有功能的另一種途徑。

蘋果甚至連透過發表會與廣告行銷產品的能力也下滑了,而這正是 Steve Jobs 的拿手功夫。不少人至今仍記得 Jobs 在發表新品的橋段,像是說完「One More Thing」後從口袋拿出 iPod mini,從牛皮紙帶拿出初代 MacBook Air,或是在發表初代 iPhone 時讓 iPod 與 Safari 圖示來回旋轉。然而到今天為止,雖然蘋果在 Jobs 剛過世時仍有佳作,例如初代 iPad mini 的廣告:

然而到了 iPhone 7 卻已經退化成意向完全不明的廣告作品:

這些衰弱的廣告能力,也隨著發表會形式的僵化更顯無趣。CEO Tim Cook 一貫的「Good Morning」與「Amazing」已經成了諷刺蘋果的影片一定有的段子。行銷長 Phil Schiller 則像是汽車業務。而蘋果黃金時代的產品靈魂 Jony Ive,卻比起過去更像是專業配音員,顯得毫無存在感。一貫的發表會 SOP 裡唯一讓人稍感可親的,可能只剩下滿頭白髮、形象時髦隨和的軟體工程副總 Craig Federighi。回顧上回的 iPhone 7 發表會,可能還有很多人認為任天堂與宮本茂才是亮點。

 

微軟反而更像是蘋果

在蘋果的產品力道僵化的同時,微軟卻更好地引入過往蘋果在 Jobs 時期的模式。新的 Surface Studio 設計簡約,遠比 MacBook Pro 的 Touch Bar 直覺,就可以把產品的重心與美學傳達給用戶。而這正是以往蘋果的強項,畢竟,每次 Jobs 介紹新產品時,其實就只是拿著新品,像個普通用戶一樣隨意操作,就可以讓人們從這個過程得知新品的好處。

Microsoft

▲ Surface Studio 螢幕可以下降到類似畫板。(Source:微軟)

Surface Studio 的「零重力支軸」也是十分蘋果風的產品,概念類似蘋果的 MagSafe 磁吸充電頭,在很細微的地方提供獨特方案,並提升用戶體驗。搭配直覺且頗有新意的 Surface Dial 以及 28 吋大觸控螢幕,Surface Studio 可以將整片螢幕拉平,像個大數位畫板一樣隨意操作,這也是人們從沒有在桌上型電腦經歷的體驗(雖然蘋果也有類似的電腦專利,但從未有實品現身)。而這個新體驗卻顯然十分直覺,不像 Apple Watch 或 3D Touch 還需要多一層思考,來讓自己換個手法操作。

微軟也模仿了蘋果的訂價策略。Surface Studio 即使是頂規也只提供 Nvidia GTX 980M 的獨顯,而不是 1060、1070 或 1080,然而 Surface Studio 的售價卻是驚人的 2,999 美元起,約合台幣 94,567。如今的 Surface 系列一字排開,從 Surface Pro、Surface Book 到 Surface Studio,其實已經有一致的設計語言,可以幫助微軟確實地以高價與高設計標準,提供蘋果一貫承諾給用戶的軟硬結合。

微軟甚至連廣告也拍贏蘋果。Surface Studio 的第一支廣告沒有說上一句話,就能完整地傳達新品:

然而,這正是 Steve Jobs 時刻的蘋果強項,比如這支初代的 iPhone 廣告:

相比之下,新款 MacBook Pro 雖然維持了過去的風格,在整體上卻始終平淡,無法道出太多驚喜:

不過,儘管放眼今日,也只有微軟有足夠的資產,可以在 PC 界做到同樣等級的軟硬整合,不過微軟在軟硬整合還需要突破一道產品線,才能建立與蘋果同樣強悍的生態系,那就是 Surface 行動裝置,例如一台高度整合微軟生態系的 Surface 手機。此外,在評價上也不能排除,今日對於微軟的贊同,是來自微軟的快速進步,以及蘋果的相對停滯所導致的邊際認同。

而對於蘋果用戶來說,這樣的生態系也正是蘋果用戶留存率的關鍵。然而,也不過是 5 年之後,Steve Jobs 留給蘋果的美學遺產就已經幾乎耗盡,讓用戶必須以功能面來說服自己留用,例如較友善的開發者環境,或是接續互通。回顧當初 Steve Jobs 發表首款全鋁合金的蘋果筆電 Powerbook G4,曾以「Power + Sex =?」一詞來暗示它。而如今的蘋果在 Power 與 Sex 還剩下多少優勢呢?

(首圖來源:微軟)

延伸閱讀: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