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zzFeed 收購 Scroll,探索「社群商務」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6 年 11 月 23 日 6:30 | 分類 數位廣告 , 社群 , 網路
36kr 配圖

兩年前,在《財富》一年一度的科技腦力激盪大會上,創意產品社會化電商 Quirky 的 CEO Ben Kaufman 坦率的闡明了 Quirky 出現的問題,並坦誠公司旨在將人們的發明產品推進市場的使命已經失敗。Kaufman 認為,公司失敗的最大原因在於「實體零售業的傳統界限問題」。



幾周之後,Kaufman 卸任 Quirky CEO 職務,不久後,Quirky 也宣布破產。之後,Kaufman 一直未出現在公眾活動中,但仍然在從事電子商務相關的工作。

他招募了 Quirky 的部分員工到新公司 Scroll,創立 Thrice.com,出售表情形狀主題游泳圈和漂浮設備。除此之外,Kaufman 還與他人聯合創立了 Homesick Candles 網站,提供不同氣味的香薰蠟燭,各自代表美國不同的州。

Kaufman 在與 BuzzFeed 的 CEO Jonah Peretti 見面之後,討論了電子商務行業將來可能的發展途徑。在此過程中,他們發現兩家公司對於商業化的思考內容非常相似,都試圖提供這樣一種服務產品,來激勵用戶,促進他們之間的分享,並提供給他們一種與朋友聯繫的方式。所以,在今年 10 月份,BuzzFeed 收購了 Scroll,但雙方並未透露具體交易金額。

在過去 3 周的時間以來,Kaufman 負責 BuzzFeed Product Lab 團隊管理工作,任務是獨立地嘗試各種形式的商業模式,直到發現有效的適用模式。在此之前,BuzzFeed 計劃到明年再對外透露這一商業舉措。

Peretti 認為此次對 Scroll 的收購,與公司在 2012 年人才收購 Ze Frank 初創企業一舉有著異曲同工之處。Frank 現在負責 BuzzFeed Motion Pictures 部門,也是 BuzzFeed 的一個核心戰略影像模組。Peretti 表示:「我們最初要開始涉足影像領域時,人們的態度大都是『影像不適用行動裝置,製作成本太高並且前置廣告無法滿足生產成本需求』,但是現在影片已成為 BuzzFeed 一項重要業務。”

所以現在,Peretti 對於 Kaufman 和電子商務抱有同樣的期許,他說道:「我對 BuzzFeed Product Lab 的設想是,Kaufman 能夠利用之前 Quirky 的興衰起伏經驗,將專業知識與 BuzzFeed 的覆蓋面和分配模式相結合,找到一種能夠在未來有效運行的產品開發、分配和行銷模式。」

在創立 BuzzFeed Product Lab 之前,BuzzFeed 的商業活動主要是圍繞廣告鏈接方式進行,從第三方客戶手中獲取報酬。對於眾多媒體公司來說,這也是一種有效的收入方式,能夠彌補數位廣告的不可預測性收入。所以,在此之前,社交平台企業一直都在規避電子商務領域的嘗試。

Peretti 指出:「這是一個實驗,能否成功還有待檢驗,但這絕不僅僅是我們的一個附加業務。社交商務在未來兩年內應該會大放異彩,我們也想提前弄清楚,做好準備。」

BuzzFeed Product Lab 的首批社交商務實驗對象種類比較寬泛,包括 Homesick 蠟燭(已經出現在 BuzzFeed 文章中,例如《想念南加州人群的 28 樣物品》中)、Fondoodler 奶酪工具(透過烹飪節目 Tasty 推廣)以及本周即將推出的定制食譜 Tasty Cookbook。

(本文由 36Kr 授權轉載)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