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視「超級汽車」法拉第工廠停工始末:幻象、泡沫、騙局和背後的推手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6 年 12 月 10 日 12:00 | 分類 汽車科技 , 電動車 follow us in feedly

內華達州北拉斯維加斯市。雖然名字只多了一個北,但命運卻跟賭城拉斯維加斯相去甚遠;2014 年前,這座城市險些破產,要依靠州政府財政救濟。



這也是為什麼,當一家名叫法拉第未來(Faraday Future,以下簡稱法拉第)的電動汽車公司決定在這裡斥資 10 億美元建廠時,北拉斯維加斯市,乃至於整個內華達州,都像看到了財神爺一樣。

法拉第的建廠計畫得到了內華達州長布萊恩·山多瓦(Brian Sandoval)和北拉斯維加斯市長約翰·李(John Lee)的大力支持。在他們的推動下,內華達州僅用兩天的時間就通過了一項商業激勵法案,以內華達州政府的名義撥款 1.2 億美元,投入到法拉第即將入住區域的基礎設施建設中。此外,內華達州還將向法拉第發出一個總值高達 3.35 億美元的財政大禮包,以吸引這座工廠落地北拉斯維加斯市。

讓他們沒想到的是,該計畫連感恩節都沒過就因資金短缺而全面停擺。霎時間質疑聲四起:承建方 AECOM 宣布工程拖延至 2017 年初並拒絕所有採訪;內華達州財長接受媒體採訪稱法拉第背後的金主樂視為「龐氏詐騙」,公開質疑州長辦公室未對做過全面的盡職調查;法拉第發言人則宣布,停工是因為「戰略調整」,資金和精力會專注在造車上。

PingWest 品玩採訪了內華達州政府官員,取得法拉第建廠的計畫文件,並親自去到了工廠內,去試圖查明這座工廠、這家公司,究竟遇到了什麼問題。

幻象:13.75 億美元投資、1.3 萬個就業機會,再造一個「特斯拉」

一份由 PingWest 品玩獲得,提交人署名為法拉第全球製造副總裁達格·里克霍恩(Dag Reckhorn)的計畫文件顯示,法拉第將在內華達州克拉克郡北拉斯維加斯市的東北角 APEX 工業園內,購置一塊總面積 938 英畝(約 3.8 平方公里)的土地,用於建造法拉第電動汽車生產工廠。

pingwest 配圖

這塊地,正好在該州原計劃用於招商引資而設立的 APEX 工業園區範圍內。它的地理位置優越,旁邊就是 93 號高速公路,距離北拉斯維加斯以及賭城只有 15-25 英里不等。

這塊地的購地費為 2,600 萬美元──只是計畫總額的一個零頭。計畫文件顯示,法拉第還將支付 6.12 億美元的建造費用(building hard cost),和 7.37 億美元的設備費用(equipment cost)。按照里克霍恩的計畫,這座工廠將在 2017 年第三到第四季度竣工,最終總投資額將達到 13.75 億美元。

no-future-for-faraday 2

根據前述計畫文件的附件,一份日期為 2015 年 11 月 20 日的計畫藍圖,這座工廠包含動力總成、車身工廠、噴漆工廠、裝配流水線等關鍵模組,具備整車製造的能力。

no-future-for-faraday 3

在計畫文件中,里克霍恩承諾,法拉第的這座工廠將在 10 年內在本地聘用 4,500 名工廠員工,並為工廠所在地及周邊創造總計 1.3 萬個就業機會,時薪介於 22 到 26 美元──顯著高於當地平均水平。根據一份 2015 年的人口調查報告顯示,北拉斯維加斯市總人口約 22 萬,平均時薪才 13 美元左右。

不僅如此,里克霍恩還承諾,將在 20 年內為該州產生 7.65 億美元的稅收以及總計 875 億美元的產值。

no-future-for-faraday 4

no-future-for-faraday 5

為了吸引「財神爺」造福內華達,州長提出向法拉第發行 1.75 億美元政府債券以資助其建廠計畫;當法拉第在內華達州境內的投資額超過 10 億美元時,州政府還送給該公司一個長期的免稅和獎金補貼大禮,其中包括長達 10 年的 75% 公司稅、企業資產稅和個人資產稅抵減、長達 15 年的 100% 本地銷售稅抵減、價值 3,800 萬美元可轉移稅收抵免,以及一筆用來償付法拉第訓練員工費用的補貼。這個大禮,加上前面 1.75 億美元的政府債券,價值超過了 2.15 億美元。

no-future-for-faraday 6

對於州長,這怎麼看都是一筆划算的生意:按照里克霍恩的承諾,內華達州每補貼法拉第 1 美元,長期來看將獲得 3.55 元的稅收──3.55 倍的投資回報率,以及約 400 美元的產值回報。

no-future-for-faraday 7

為了通過這項計畫,內華達州州長在 2015 年 12 月 15 日下午 5 點突然召集了一次特殊立法會議,只用了兩天時間就通過了這一商業刺激計劃。這也為後來州政府內部的爭議,寫下了註腳。

事實上,這不是內華達州第一次為了招商引資召開特殊立法會。上一次這類會議的討論對象同樣是一個電動汽車巨頭──特斯拉,和它的「Gigafactory」,討論的結果是授予該公司高達 13 億美元的減稅激勵。

結果也看到了,特斯拉的高階電動汽車全球交車量年年創新高,而勤懇的內華達人民,為這些產品寫上了 Made in USA 的驕傲字樣。在州長的計畫裡,法拉第也即將為內華達州帶來同樣的榮光──特斯拉工廠鎮北、法拉第工廠定南,一南一北,將讓過去經濟高度依賴博彩業的內華達,將因此變成高科技電動汽車之鄉。

然而理想敵不過現實,法拉第也不是特斯拉。法拉第背後的那個神祕的東方投資人,更加不是艾隆·馬斯克。

2016 年 4 月 13 日,這個被內華達州政府寄予厚望的計畫「破土」了,州長、市長悉數到場,還舉行了盛大的破土儀式。照片上,法拉第的全球供應鏈副總裁 Tom Wessner、全球製造副總裁 Dag Reckhorn、樂視 SEE 計畫的全球副總裁 Ding Lei 和內華達州長布萊恩·山多瓦一起,在工地上用鐵鍬鏟起了一把土,並且還舉行了盛大的開工儀式。

no-future-for-faraday 8

酒會、香檳、鎂光燈、漂亮的建築模型、美好的許諾……充斥著這個破土儀式。但事實上,除了為拍照而鏟起的那一小堆土,法拉第當天並沒有進行任何的施工,甚至連開工日期都還沒有公布,只表示「會很快開工」。

no-future-for-faraday 9

泡沫:工程欠款、計畫停工、工地荒蕪

然而,6 個月後,一封來自計畫承包商 AECOM 的郵件,打破了這個熱鬧的假象。

AECOM 副總裁羅伯特·蓋伊在今年 10 月 10 日發給法拉第一封郵件,稱後者已經已經拖欠 AECOM 9 月 2,100 萬美元的工程款,將給法拉第 10 天繳齊這筆款項,以支付已經投入計畫的工程材料和包商,否則將停工直到「資金問題解決」。郵件還暗示法拉第將會拖欠接下來 10 和 11 月的工程款,分別 2,530 萬美元和 1,180 萬美元。這 3 個月總共 5,810 萬美元,在「建造費用」一項裡只佔十分之一不到。按照 2017 年年底竣工的最初計畫,從明年開始法拉第每個月需要向 AECOM 支付的款項只會更多。法拉第允諾給內華達州的 10 億美元投資,一天比一天更渺茫。

no-future-for-faraday 10

欠款的表面原因是法拉第更改了計畫的時間表,調整了資金用途的優先級,以「造出」2017 年 1 月 CES 上展出的新車為重,但實際上,停工的同時,正是法拉第的金主樂視在中國國內遭遇了財務和公關危機 之時,有消息稱樂視拖欠手機、電視業務供應鏈夥伴資金數十億元人民幣,這一事件使得樂視上市公司市值一度縮水 130 億元。創始人兼 CEO 賈躍亭極盡找錢之能事,甚至求助長江商學院的同學,來自海瀾集團、恆星集團、敏華控股、綠葉集團等中國實業公司的創始人,借給他錢或出資入股。

法拉第計畫停工的消息曝光,對於自顧不暇的樂視來說,無異於另外一場危機。它急忙站出來否認,稱一切順利沒有停工,但是 AECOM 發聲明向 PingWest 品玩表示,目前計畫只完成了基礎準備工作,「法拉第正在暫時調整他們的施工日程,計劃在 2017 年再繼續。」儘管 AECOM 稱將信守對客戶的承諾,按照法拉第的節奏在明年年初復工,但對於法拉第是否會信守對 AECOM 的承諾補齊款項,AECOM 拒絕做出評論。

事實上,這一切早已經有徵兆。早在 11 月的這場大危機發生之前,法拉第就有 6 名高層集體離職。這 6 人的職位分別為財務總監、營運總監、產品策略總監、公關總監、法務總監兼政府事務副總裁,和政府事務助理總監。從職位上可以看出,他們的離職無論對法拉第的工廠建設還是新產品開發來說,都足以致命。

PingWest 品玩在 11 月下旬去到法拉第位於北拉斯維加斯 APEX 工業園區的工地現場。從 93 號高速公路拐到一條小路,就是法拉第工廠所在地。一眼望不到邊的土地被鐵絲網圍起來,但絕大部分都荒著,看不出任何在施工的跡象。

no-future-for-faraday 11

no-future-for-faraday 12

大門口邊,有 3 排簡易工房,門口停著一些車,AECOM 最後一批工作人員在進行收尾工作。在記者到達的時候,偌大的工地裡,只有一輛小型鏟土機在開著,而差不多在一個多小時後,那台鏟土機也停了下來。

no-future-for-faraday 13

完全看不出來這是一個工期應該已到一半、按計畫會在明年第三、四季就完工的工程現場。

在 11 月中旬,大部分的工人們就已經撤離,設備也撤走了。工作人員表示,還會有十幾個工人最後再做做推土的收尾工作就會撤離。到明年 1 月法拉第承諾的復工日期之前,工地上都不會再有什麼動靜。

“We’re leaving, we’re all leaving。”一名開著車正往園區外走的工作人員說。在回答 PingWest 品玩關於明年 1 月復工的問題時,他悶悶不樂地說,「希望如此吧,誰知道呢?」在沙漠的夕陽下,他們看起來都非常沮喪。從 11 月下旬的感恩節一直到新年,是美國傳統的節日季,可以想像的是,受工程停工的影響,他們都會有一個難熬的假日。

事實上,內華達州是美國失業率頗高的幾個州之一,這也是為什麼內華達州長會對法拉第這麼寄予厚望。即使是在這樣一個聚集了不少大計畫的工業園區,法拉第計畫仍然是最受矚目的工程之一。計畫的停工也給包括工廠周圍的居民、工人都帶來了衝擊,「大家都很關注這個計畫,因為這是附近最大的計畫,比你看到的旁邊太陽能面板工廠還要大。」一名園區的工人對記者說。「他們以前說會有好幾千個工人,光是土地(earth working)就會招至少好幾百人,所以以前大家都很興奮。」

就連園區裡唯一一家加油站以及便利店的經理也表達了擔憂,他說早就有工人過來他這裡,說要離開。「這件事(停工)的影響非常大,大家都在看相關的新聞,想知道接下來會怎麼樣。這事肯定會影響大家的信心。」

另外有知情人士對 PingWest 品玩透露,法拉第工程停工已經不是第一次了。「這個計畫的資金一直有問題,施工就是斷斷續續的,小的停工發生過好幾次。在今年年中的時候,還鬧過一次大的停工。」

樂視一天找不到錢,內華達州的電動汽車大夢就離夢醒更近一點。

「龐氏騙局」背後:誰是推手?

在法拉第建廠這件事上,還有一個人一直持相當激烈的反對態度。他就是內華達州財長丹·施沃茨(Dan Schwartz) 。在過去的一年時間裡,他一直在公開、不間斷的反對,質疑內華達州政府對法拉第的這一補貼計畫。

丹·施沃茨

施沃茨在普林斯頓完成本科教育,並先後在波士頓大學和哥倫比亞大學完成法學博士和 MBA 的研修。他在銀行業工作長達 35 年之久,曾擔任在亞洲享譽的投資期刊《亞洲風險投資期刊》的發行公司 CEO。

光在 2016 年,施沃茨就以內華達州財長身分共發表過 6 封質疑法拉第的公開信

1 月初,他對法拉第計畫可能因中國股市波動而受到的影響表示知情和關切,並向承諾會保護納稅者的利益。而在當月月底的第二封公開信裡,他開始稱法拉第的主要出資人樂視為 Leshi,而非它剛剛在海外更換不久的新名字 LeEco。

在今年 5 月 11 日發布的第 5 封公開信中,施沃茨表示,「你們知道,樂視這家由賈躍亭持有的公司,也即法拉第工廠計畫的主要出資人,本應該在上個周一股票復牌。然而,復牌卻在過去 5 個月內多次推遲。根據中國的新聞報導,復牌尚無確定日期。」同時,他也援引了美國主流媒體對樂視打折發行股票以及賈躍亭套現行為的報導,表達了自己的憂慮。

他表示,自己的辦公室一直在要求法拉第提交反饋,但未收到任何能夠證明計畫如期進展的文件可做為證明。在這封公開信裡,施沃茨還指責賈躍亭有資本操作嫌疑,「賈先生把自己持有公司股份的 70% 用做抵押,來獲取借款。」他稱,「在法拉第公開披露更多關於他們的財務計畫和施工日期表的細節前,我們不會停止擔憂法拉第這個計畫的操作可行性。」

no-future-for-faraday 14

在 11 月停工事件發生後,施沃茨的擔憂看起來頗為合理。在接受中美多家媒體採訪時,他直接稱樂視為龐氏騙局:「把一個計畫融到的錢,塞給其他的計畫。」

而在停工事件發酵將近一個月後,12 月 1 日,山多瓦州長終於透過北拉斯維加斯地方電視台回擊了一直質疑法拉第補貼計畫的財長。他透露,自己近日拜訪了法拉第在南加州的總部,看到了新車的概念設計資料和原型車,「我們對法拉第能夠為北拉斯維加斯市和內華達州帶來的經濟貢獻充滿信心」。

法拉第確實發布過原型車:在今年年初舉行的 CES 上,法拉第在拉斯維加斯召開了一個盛大的發表會,卻只展出了一輛看起來充滿科幻感的「概念車」,科技媒體 The Verge 對它的評價是,「看上去沒有一點現實基礎」。而在今年 10 月,樂視同樣在舊金山召開了一場盛大的發表會,只是,原計劃由賈躍亭親自駕駛的 LeSee 概念汽車,卻在「從洛杉磯運送到舊金山的路上發生了車禍」,未能如期出現。

在一封發給 PingWest 品玩的聲明裡,施沃茨以諷刺的口味表示,看過新聞報導之後,深受州長的樂觀和市長的信念「鼓舞」。他說,「我和他們一樣,希望看到 APEX 工業園的成功。我支持任何可行的、經過充分審查過的經濟發展計畫。但法拉第除了賈躍亭本人和樂視的資金支持之外,沒有任何收入。整個世界似乎都知道和賈躍亭、樂視有關的經濟新聞都是負面的。痴心妄想(wishful thinking)和祈禱是改變不了真相的。」

no-future-for-faraday 15

在後來接受 PingWest 品玩電話採訪時,施沃茨表示,內華達州不會因為這件事受到實質性的財政損失,但他質疑州長在動用權力召集特殊立法會之前,沒有對整個交易進行了合法和充分的審查,「這是我反對州長最大的原因」。

直到今天,施沃茨仍然認為自己和州長站在同一邊,「我們一直在和州長辦公室、法拉第等各方積極協作。但遺憾的是,直到今天,我還沒有收到任何能夠證明計畫將順利進行下去的文件和資料證明。」

施沃茨在聲明的最後寫到:「目前,我對州長和市長的唯一忠告是:結束這次明顯的造假。並且,確保他們(法拉第 / 樂視)在救生艇上給你們留了座位。」

PingWest 品玩聯繫山多瓦州長辦公室,但他們沒有對這封聲明做出回應。

約翰·李市長接受採訪時表示,法拉第保底的 10 億美元投資裡,已經到帳了超過 1.2 億美元。「我希望財長不要再干擾我們的視野了。」

在他們的視野裡,法拉第還有未來。但遺憾的是,堅持同樣看法的人不多了。

(本文由 PingWest 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