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Thiel 快問快答:川普的科技智囊正在計劃什麼?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7 年 01 月 13 日 17:44 | 分類 名人堂 , 科技趣聞 , 網路 follow us in feedly

非常關注 AI 和科技的歐巴馬卸任了,眼看川普將入主白宮,做為川普科技智囊的 Peter Thiel 日前接受紐約時報記者採訪,記者精選了部分有趣的問題和回答編輯成快問快答。輔以深入的訪談和自我剖白,在 Peter Thiel 的自述裡,也許能窺見矽谷未來的走勢。




快問快答篇

1. 加州應該獨立?
是。我覺得這樣很好,對加州好,對其他州也好,還有助於川普先生贏得連任。

2. 人們過高評價了梅莉·史翠普(日前,梅莉·史翠普在金球獎強烈抨擊了川普)。
是。很可能她是過度吹捧,也正是說她被過高評價的那群人在吹捧她。

3. 你安排了川普總統矽谷會議的座位順序。
不是。

4. 你吃過自己投資的 3D 列印的肉。
沒有。

5. 《星際大戰》裡的銀河帝國臭名昭著。
不是。

6. 比起《星際大戰》(StarWar),你更喜歡《星際爭霸戰》(StarTrek)。
不是。《星際大戰》更棒。我是資本主義者。《星際大戰》是資本主義故事,而《星際爭霸戰》是共產主義電影。《星際爭霸戰》裡面沒有錢的概念,因為傳輸機能製造你所需的一切物資。而《星際大戰》的故事,開始於韓索羅欠下一筆債務。因此可以說,《星際大戰》的情節是由錢推進的。

7. 川普的部分推特是你寫的。
不是。

8. 川普電梯是新魔多(《魔戒》中魔王索倫統治的王國。而川普大廈的純金電梯是炫富和直播的聖地)。
不是。但挺接近了。

9. 你從來沒在川普酒店住過。
不是。我在紐約住過川普國際。

10. 根據華爾街的報導,Bridgewater 基金公司(世界上最大的對沖基金公司)正在打造一套類似 GPS 的演算法,告訴員工什麼時候該做什麼,我們都應該這樣。
不同意。總有人薪酬過高,總有人超級不開心。那演算法看起來不能提升幸福感。

11. 就像貝佐斯在 10 月份對你的評價那樣,逆向投資者經常犯錯。
不對。

12. 自由主義者不寬容。
我同意,但這個觀點過於片面,這取決於自由主義者所處的環境。如果是來自阿拉巴馬州某小鎮的一個無神論者,可能是全世界最寬容的人。

13. 樂觀主義不再有市場。
這個問題很複雜。樂觀主義對部分人永遠適用,但是這樣的人不多。

14. 祖克柏穿著睡衣,遊說你投資 Facebook。
不是。真實情況是 Sean Parker 勸他穿著睡衣去紅杉資本,某種程度上是在羞辱對方。

15. 祖克柏對投資人演說得不怎麼樣。
確實。他當時只有 19 歲,完全內向性格,說得也不多。當你的團隊很糟糕的時候,在投資人面前必須講得精彩;而當你的公司特別棒的時候,沒有必要。

16. Facebook 是個媒體公司。
我覺得對外最好是說「不是」。

17. 媒體應該信任 Facebook。
同意。但是如何信任?關於 Facebook 誤導用戶的陰謀論說法,數量多到不可理喻。

18. 在歐巴馬執政時期,Google 權力過大。
是。比起小布希時期的美孚還要大。

19. 蘋果的時代結束了。
是。我們已經知道智慧手機是什麼,能做什麼。這不是庫克的問題,只是這個領域不會再有任何創新。

20. 在川普政府你不會任職。
是。我想待在矽谷,盡可能幫助川普先生,不會全職擔任職位。

21. 你不喜歡你在 HBO《矽谷》中的角色。
不是。我喜歡 Peter Gregory,還看了第一季,在劇中他過世了。我想特立獨行的怪人總比邪惡的壞人好。

22. 你的飲食習慣很獨特。
是。原始人飲食法。

23. 人不應該吃糖。
是。我們布道,但不經常實做。

24. 股市存在大泡沫。
是。

25. 川普是不是和 Elon Musk 很像?
這麼回答我就麻煩了,但他們確實是。他們都是神一般的銷售大師,令人敬畏的大人物。

川普的科技幫手,對未來有哪些思考?

讓別人去膽戰心驚地覺得川普會改革過猛吧,Peter Thiel 只擔心川普在改變的路上走得不夠遠。這位知名的逆向風投家加入了川普的就職過渡團隊:「每個人都說,川普會將一切都大肆改變。但可能川普只改革了一點點。對我來說,這才是合理的潛在風險。」

Peter Thiel 本人是活生生的矛盾結合體,對此他挺自在:他被派去在末日拯救世人,但他也在幫助一個被視為危害地球的男人。

在最近川普大廈召開的科技界領袖圓桌會議中──當然也是由 Thiel 組織的──未來總統深情地撫摸 Thiel 的手,把所有解讀肢體語言的專家嚇瘋了。

至於是否向「反川普」的科技大老陣營施加壓力,比如 Jeff Bezos 和 Elon Musk,他回應:「一開始,所有人都擔心他們是唯一到場的。後來,所有人都擔心他們是唯一沒到場的。公司越大,越不想被邊緣化。」

「如果你是大公司 CEO 的話,都會直白說明自己不關心政治,或是表明政治立場。今年,大家卻在比誰更能反對川普。『如果川普贏了,我就吃襪子!』『我吃鞋子!』『我吃鞋子,然後光著腳移民去墨西哥。』某種程度上,矽谷比曼哈頓都來勁。在大選一週後我和一些對沖基金的人聊了一下,他們之前並沒有支持川普。突然,股市上漲了,他們想:『我都不知道自己之前幹嘛那麼反對他。』」

如果讀過《從 0 到 1》這本書,就可以猜到 Peter Thiel 更傾向於支持川普。書中寫出了他思想體系的 3 個層面:勇敢,甚至魯莽行事,好過平庸;糟糕的計畫勝於沒有計畫;銷售和產品本身一樣重要。

但是,他也被描繪成被矽谷孤立的人,因為捐給川普 125 萬美元而遭受譴責。批評他的人很想知道,為什麼身為同性戀,他卻會支持川普,後者明明傾向於提名限制同性戀權利的大法官;為什麼身為未來主義者,會支持一個捍衛石油產業,將商業利益置於環境保護之上,堅持認為可以逆轉全球化效應、回到美國製造的人呢?

這是 Peter Thiel 以前談過的話題,在他看來,矽谷沒有完成更重大的使命。「智慧手機產業讓我們偏離了初心,而地鐵已經 100 歲了。」

他認為人類的暴力因子比傳染病或是機器人軍隊都可怕。矛盾的是,他樂於投資專注延長人類壽命的生物科技公司,也投資給建造海上烏托邦的科技團隊,整個矽谷好像對「長生不老」有著謎一樣的狂熱。

有很多人都在賭川普會垮台,但是他不覺得會為他今日的角色、所做的一切而後悔。

「我的期待非常低,所以不會失望。」Peter Thiel 如此總結。

(本文由 虎嗅網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Flickr/Heisenberg Media CC BY 2.0)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