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am 好評 97% 的台灣自製遊戲《返校》:我願為自己的罪孽永世不得超生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7 年 01 月 18 日 16:36 | 分類 遊戲軟體 , 電子娛樂 follow us in feedly

近日,一款結合 1960 年代台灣歷史和神鬼文化的台灣恐怖遊戲《返校》引起了葡萄君的注意。

從成績上來看,《返校》目前在 Steam 上的好評率高達 97%,遊戲的品質也吸引了歐美遊戲圈的注意,將於今年 3 月亮相 2017 Indie MEGABOOTH 獨立遊戲大展。

警告!以下內容強烈劇透!閱讀本文前請三思!




而就品質而言,葡萄君體驗後發現,這款 8 人研發的獨立遊戲相當出色,故事張力、驚悚表現和細節刻畫等方面都可圈可點。

敏感的時代背景:白色政權下惶惶不安的台灣

1960 年代,國民黨政府剛在台灣站穩腳跟。軍政府掌權下,「白色恐怖」四處蔓延,人人都害怕被他人揭發。軍官滲入學校嚴格控制輿論,向學生宣揚互相揭發身邊的「匪諜」。事實上,在那個時期被人舉報結果無辜被殺的人多達 14 萬。

遊戲《返校》就設定在這個灰暗的時代背景下,以恐怖解謎遊戲的形式向玩家講述一位昔日才女如何扭曲直至墜入地獄的故事。

遊戲從玩家控制一名叫魏仲庭的高二男生開始。二年二班,老師正在講台上授課。夏日午後,教室裡的空氣悶熱得讓人昏昏欲睡,坐在第二排的魏仲庭支撐不住沉重的眼皮趴在桌上睡著了,他不知道在自己沉睡期間,學校的教官踏著讓人不安的腳步來到教室帶走了老師。他再醒過來時已是黃昏,而整個學校突然人去樓空了。遊戲葡萄配圖

冒著淅瀝瀝的小雨,他來到學校的大禮堂,發現了一個昏迷醒過來的女孩。她叫方芮欣,是魏仲庭的學姐,她不知道自己為何昏迷,也不知道學校發生了什麼事。兩人於是決定結伴離校,卻發現唯一的去路已被猩紅的河水沖斷,於是無奈轉回教室。魏仲庭打算在學校裡搜尋一些讓兩人過夜的物資,但出門不久,他身邊的一切開始扭曲起來,直到自己也被虛無吞噬。

至此,遊戲序章結束。第一章開始時,玩家控制的角色變成了方芮欣,她從昏迷中醒來,赫然發現魏仲庭被倒吊的屍體,而整個學校成為陰間地獄。遊戲葡萄配圖

極簡作業和深度驚悚

遊戲本著劇情為重的理念,極度簡化了操作上的難度。玩家的動作僅限於走路、跑、屏住呼吸和拖曳物品,只需用滑鼠就可以完成。遊戲甚至還會在有用的道具和資訊上標示,減少卡關的情況發生,保證遊戲體驗的順暢。

已成陰間的學校較之前大量變化,遍地都是血跡,山路上會出現墓碑和輓聯。門被符咒封印,燈光忽明忽暗,還有嗚咽叫喊的鬼魂四處遊盪。這些鬼魂聞到生人的氣息就會攻擊玩家,玩家需要屏住呼吸從旁走過才可以活命。然而憋氣時間越長,玩家會逐漸眩暈,整個畫面也會越模糊。遊戲葡萄配圖

除了在環境上渲染恐怖氛圍,遊戲非常擅長在玩家四處搜尋道具解謎過程中,利用玩家心理來製造驚悚效果。遊戲中電話裡有人告訴方芮欣去教學大樓 3 樓,而通往 3 樓的樓梯被一個八卦鎖鎖住了,收集到的資訊提示,八卦鎖的密碼需要取男孩之血才能獲得。遊戲葡萄配圖

而在隨後玩家又拿到一把刀和碗,意味著只要找到男孩就能解開密碼。然而男孩從哪裡來……似乎只能是倒吊著的魏仲庭屍體了。遊戲葡萄配圖

可是你要如何下手?這種劇情和《奪魂鋸》中迫使人剖開別人的肚子取鑰匙如出一轍,殺死別人自己才能得救,然而自己將會背負殺人的罪孽;可是不殺,遊戲就沒法進行。遊戲無形逼迫玩家動手,並且在玩家割喉時會刻意放大刀子的切割細節,血順著魏仲庭的臉潺潺流下,血流中魏仲庭突然睜開了雙眼!但很快眼睛就閉上了,一切彷彿是自己的錯覺。遊戲葡萄配圖

而在之後,玩家還會碰上倒吊的人偶,以及魏仲庭的墳墓。這一切都在暗示玩家:是你殺了他。遊戲葡萄配圖

遊戲由於是片段敘事,所以劇情中的恐怖元素更為隱晦。音樂教室裡突然出現的恐怖觀眾、戴著頭套的木偶莫名被槍殺、校長室電話裡傳來一聲詭異的「方同學,謝謝妳」、以及另一個自己跳樓自殺。遊戲葡萄配圖

雖然無法串連起這些事件,但堆疊起來加上恐怖的音效,給玩家帶來不小的心理壓力,這些事件同時也在暗示方芮欣犯下了某種不可饒恕的罪行。玩家的注意力也從最開始的逃亡,移轉到想要了解整個事情的來龍去脈。遊戲葡萄配圖

驚悚之下的故事:無處逃避的殘酷真相

遊戲從第三章起開始串聯之前留下的線索和資訊,娓娓道來方芮欣家庭的破碎、愛情的枯萎以及最後走向毀滅。為了同時串起 3 段故事,製作團隊極富創意地設計出一個利用收音機調頻來切換時間的玩法。3 個時間段代表方芮欣的重要時期,收音機裡傳出舊時的日本歌或歡快或柔緩,象徵了她當時的情緒。遊戲葡萄配圖

將指標撥到第一個頻道,玩家進入的是方芮欣的家庭往事。陰暗的房間,桌上的飯菜逐漸冰涼,母親將臉埋在雙手中哭泣,父親則是一臉倦容。方芮欣的父親嗜酒,父母因此常常爭吵不斷,但母親對此毫無辦法,甚至到後來發現父親出軌以後,也只是一個人默默忍受。

直到父親因被人舉報有匪諜之嫌被人抓走,母親才隱隱透露出自己的幸災樂禍:「反正他也死不了。」對父母婚姻感到無能為力的方芮欣,只得選擇做一個安靜的旁觀者。遊戲葡萄配圖遊戲葡萄配圖

將收音機的指標撥到第二頻道,時間來到方芮欣的愛情往事。方芮欣的文學才華得到老師張明輝的注意,他邀方芮欣一同逛街、一同看電影,言語中透露出來的愛慕彷彿一盞燈驅散了方芮欣的陰暗。

事實上,在整個頗為壓抑的遊戲過程中,方芮欣和老師一起看電影是最美好、最明亮的部分。在家庭不睦中鬱鬱寡歡的方芮欣,第一次向人表現出自己的柔弱,老師輕輕握住她的手,燃起她心中對幸福的渴望。只要在老師身邊,她相信所有的痛苦終會過去。遊戲葡萄配圖

然而老師突然離去了,突然對她視而不見,突然變了個人般冷漠無情。方芮欣一下子被拋回原來的生活,但張明輝的出現永遠改變了這種生活。在嘗過愛情的甜蜜後,家裡或是學校,對她而言都如同褪了色的風景,毫無生趣。望著窗外,她暗自神傷,想不透一切因何而來,也看不見沒有張明輝的未來,自己將前往何處。遊戲葡萄配圖

於是,方芮欣選了最魯莽的方式去挽回他們的感情,不但徹底葬送了她和張明輝的人生,還連帶害了魏仲庭,使他被判刑 15 年。

事後悔恨與自責無時無刻不環繞著自己,不堪重負的方芮欣最後選擇以最激烈的方式結束自己的生命。遊戲葡萄配圖

權衡:分離式的遊戲體驗設計

在整個遊戲過程中,有心人會注意到遊戲的恐怖元素幾乎都集中在前半部分,而後半部分則是以敘事為主,前後部分的體驗比較分離。雖歸類為恐怖解謎遊戲,但恐怖實際上只是噱頭,敘述方芮欣的個人悲劇才是整個遊戲的核心。

這樣前後分離的遊戲設計好處在於照顧了大多數玩家的感受,但對於一些衝著「恐怖」而來的玩家而言會有些虎頭蛇尾。相較於《層層恐懼》、《生死列車》等驚悚與劇情俱佳,並且相互完美融合的遊戲,《返校》的表現稍為生澀。其次,遊戲中出現了許多用意不甚明顯的設計,比如保健室拿到的診斷書、抹去人臉的舊照片等,骰子為什麼會變成牙齒的原因也沒有說明。這樣的情節一多,頗有種為恐怖而恐怖之嫌。

事實上,《返校》是一款反覆推翻重做的作品,最初開發團隊並沒有想過要把《返校》做成一款恐怖遊戲,而是一款以劇情為中心的敘事遊戲。但在多次和玩家交流後發現,驚悚題材更能吸引玩家。在折衷考慮下,於是有了現在的《返校》。

細節:對 1960 年代的細緻還原

然而對一個只有 8 人的開發團隊而言,他們已經體現出對敏感題材遊戲足夠的駕馭能力,驚悚部分的表現力亦相當出色。但在葡萄君看來,最驚豔的還是他們對 1960 年代背景的細節把握。比如,小豬撲滿的懷舊造型和其身上刻意做舊的細節。遊戲葡萄配圖

再如他們在室內場景設計中對花紋的使用頗為考究,枕頭與被子的牡丹花紋、舊式壁紙,這些設計細緻地還原了那個時代。整體來看,豔麗的紅色枕頭和灰暗場景間的對比也加強對玩家的視覺衝擊力。遊戲葡萄配圖

至於台詞方面,製作團隊打趣說,他們幾個大男生為了模仿 1960 年代人們談戀愛的說話方式,甚至還刻意去研讀了瓊瑤文謅謅的小說。遊戲葡萄配圖

結局:永世不得超生的自我毀滅

整體來看,方芮欣的遭遇和《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中小四的經歷頗為相似。同樣生活在 1960 年代的台灣,同樣面臨破碎的家庭和無處不在的孤獨,且最後都將救贖的希望託付在他人身上,然而一旦希望破滅,帶來的都是毀滅性結果。最後小四連捅自己心愛的女孩 7 刀,而方芮欣選擇自殺。

但兩者不同之處在於,小四在殺人時口中叫喊的是父親罵自己的話「沒出息!」他或許一輩子都想不明白心中強烈的恨意從何而來。而在《返校》裡,無助的方芮欣對城隍爺跪下,求其指引前路,然而神明眼裡,一切禍亂因自己而起,再無挽回的機會,所求之事皆為下籤。方芮欣明白,罪孽深重的自己已被打入地獄,即便死去,靈魂也永遠擺脫不了良心的折磨。遊戲葡萄配圖

遊戲最後為方芮欣提供了兩個結局,然而殘忍的是,這兩個結局裡,她都沒有獲得解脫。她無法原諒自己手上沾染的鮮血,也忘不掉那些因自己受害的無辜者。痛苦纏繞著她、折磨著她,將整個學校變成她無力掙脫的夢魘。方芮欣早就死了,玩家在遊戲中經歷的是一遍又一遍折磨她的心魔。遊戲葡萄配圖

方芮欣想解脫嗎?或許她並不想。城隍爺告訴她面對世事要「欣然接納,逆來順受」,既然受苦是自己的宿命,那她就不逃了,也不求解脫了。於是我們看到,當 15 年過去,魏仲庭重返學校,明媚的陽光透過窗照亮教室裡飛舞的塵埃,也照亮方芮欣淡淡的靈魂。她一直在這裡,從未離去。遊戲葡萄配圖

(本文由 遊戲葡萄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返校》

延伸閱讀:

關鍵字: ,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