徠卡、哈蘇 CEO 相繼於全球相機大展前宣布辭職,高階相機市場面臨大變革?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7 年 02 月 03 日 7:26 | 分類 人力資源 , 數位相機 follow us in feedly

剛剛踏入 2017 年不久,相機界兩大老牌巨頭就發生了大的人事變動。



愛范兒配圖

▲ 哈蘇 CEO Perry Oosting。(Source:CameraJabber 

2017 年 1 月 27 日,著名相機品牌 Hasselblad 哈蘇的 CEO Perry Oosting 突然宣布辭職,並將在本月內完成所有手續,正式離開哈蘇。在這個「敏感」的時間內宣布辭職,難免會引起外界一些猜疑。

但突然提出辭職的,不只 Perry Oosting  一人。

愛范兒配圖

2017 年 2 月 1 日,LEICA 徠卡相機的現任全球 CEO Oliver Kaltner 也宣布辭職,他將會在今年 8 月離開徠卡。

針對辭職這件事,Oliver Kaltner 並沒有對外公開辭職原因。但德國媒體 WETZLARER NEUE ZEITING 在報導中提到,這個可能跟 Oliver Kaltner 與董事會不和有關。早前便有傳言稱,董事會一直都不滿意 Oliver Kaltner 的表現,他們覺得出自微軟的 Oliver Kaltner 用大公司的手段來管理徠卡並不合適。或許在這種意見不和的氛圍下,促成了本次離職。

兩大巨頭易帥,矛頭都在「收購」二字?

另外,哈蘇和徠卡兩位現任 CEO 都在較為敏感的時間離職,有觀點認為這個可能與「收購」有一定關係。

愛范兒配圖

提起哈蘇,就會想到早前傳出的「DJI 大疆收購哈蘇」的傳聞。早在 2016 年 11 月,大疆對哈蘇進行戰略投資,這是兩者真正開始交集的第一步,而哈蘇在 2017 年推出的新品或者組合也不算太少了:

  • 2016 年 6 月,哈蘇推出全球首款中畫幅無反相機 X1D
  • 2016 年 7 月,哈蘇和大疆合作推出 A5D + M600 中畫幅空拍組合
  • 2016 年 8 月,哈蘇推出 MOTO Z 專用的光學變焦模組

縱觀這年的產品,即便不說和摩托羅拉那個簡單的配件,哈蘇也有一些產品步伐上的改變。

比起跟著中畫幅更新節奏走的當年,現在的哈蘇無疑更「積極」一些。這可能跟大疆投資後有一定的關係,或者也可能跟兩者更深入合作有一定關聯。大疆追求的不僅是兩者合作,哈蘇在未來或許在產品上有更大的變化。只是雙方都守口如瓶的今天,我們還未能看得更遠、看得更準。

對比哈蘇,徠卡透露出來的換帥意圖,可能只停留在「意見不合」、「方針不同」這些簡單的層面而已。

愛范兒配圖

▲ 徠卡和松下簽署合作協議。

也是在一年前的 CP+ 2016 ,徠卡和華為簽署了戰略合作協議,之後華為推出的 P9 和 Mate 9 兩款產品也多了一點原不屬於它們的味道。但在這個合作上,徠卡其實並沒有得到很多。

畢竟,這兩款手機和徠卡、松下手上的 LX 系列與 Leica Q 不同,徠卡在華為身上更像當年的蔡司認證,產品上沒有太多交融,只是授權和貼牌而已。對拍攝不太執著的用戶來說,這個合作能幫他們換來「徠卡參與的設計調色」,也只是在欠曝時多出一點味道。

所以,如果要從徠卡 CEO 離職這件事延伸到徠卡與華為合作,或許真的有點遠、關聯性也有點弱。

徠卡和哈蘇最大的不同,是對「生存」的考量

不過,徠卡和哈蘇不同。把主要戰鬥力放在 135 全畫幅市場中的徠卡,生存壓力比哈蘇要大很多。

德媒 WETZLARER NEUE ZEITING 表示,現在的相機市場基本為 C、N 兩家統治,無反的天下或許也是在 Sony 和 M43 陣型的口袋中。儘管徠卡面對較為小眾的群體,系統也已經十分完整,但面對這些同領域競爭者,它的吸引力也不斷減弱。

隨著「德味」色彩不斷減弱,操控、材質、性能都被其他產品大幅拋離時,徠卡或許就會變成收藏攝影師手中的玩物。一般用戶升級慾望不高,在各種換色版中疲憊,後續消費力也隨之下降,這個應是徠卡現在要考慮的問題。或許董事會希望更換 CEO 後,能為徠卡帶來一些新的方向。

徠卡在推出 LEICA Q 的 2015 年下半年,或許可用「全面電子化」概括,展示他們對新領域探索的決議。而他們在 2016 年,便可用一個「100000+」來概括。但 2017 年,徠卡在這個時代會有怎樣的改變,我們唯有在 CP+ 或等到 8 月,才會看到暫露苗頭的答案。

(本文由 愛范兒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哈蘇

延伸閱讀:

關鍵字: , ,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