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 遭前員工指控性別歧視嚴重、長期忽視性騷擾舉報,執行長:已展開緊急調查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7 年 02 月 22 日 7:46 | 分類 人力資源 , 共享經濟 , 職場 follow us in feedly

成立以來負面消息不斷的叫車服務 Uber,除了隱私爭議、與司機間的不平等勞僱關係,到最近被質疑支持美國總統川普移民政策而遭抵制,現在負面消息又多了一則。



一名 Uber 前工程師 Susan J. Fowler 於 19 日在部落格上發文指控,Uber 內部充滿性別歧視和權力鬥爭的問題,並詳述其曾向上呈報性騷擾和性別歧視,卻被威脅開除的經過。對此,Uber 執行長卡拉尼克(Travis Kalanick)回應:「她所描述的這些事相當可惡,違背所有 Uber 的理念和堅持。」並承諾已展開調查。

面對性騷擾舉報,人資以該主管為「高績效、初犯」為由不予處罰

2015 年加入 Uber 的 Fowler 表示,她到新團隊就職的第一天,就收到主管來信,表示自己是「開放式關係,正在尋找可以和他發生性關係的女性」。在性騷擾罪證確鑿的情況下,她立刻將信件內容呈報給人資部門,沒想到人資回應,該名主管被評為「高績效」員工、且是初犯,很難因為一次「無辜的犯錯」而處罰他。

由於人資處理態度消極,Fowler 只能選擇調去別的團隊,不過某次 Fowler 和其他女員工談論到此事,才赫然發現她們都有類似經驗:被同一名主管言語性騷擾,而向人資呈報後,皆被人資以是「初犯」為由將性騷擾事件壓下。

主管權力鬥爭嚴重,影響工程師工作

除了對女性不友善的企業文化,Fowler 還提到,Uber 管理階層的關係就像電視劇《權力遊戲》式的政治鬥爭,都只想著要升官,也直接影響了底下工程師的工作內容。

「這些政治遊戲的影響是很明顯的:專案被凍結、OKRs(目標和主要成果)每季換來換去,沒有人知道組織的優先項目到底是什麼,很少有事情能真正被完成。」她寫道。

而 Uber 內部的問題還不只這些。Fowler 透露,在多次向人資呈報性別歧視的問題後,她原本優異的績效考核成績莫名被竄改,讓她無法轉調至其他部門,甚至影響到薪水。不僅如此,她的主管還威脅她,若再繼續向人資告狀,他有權力開除她。

當然,Fowler 將主管對她的違法威脅提報給人資,而人資再次視若無睹。

男女比在一年內從 25% 掉至不到 6%

忍無可忍的 Fowler 決定離職,投出履歷不到一個禮拜便找到新工作,現任職於金流新創 Stripe。她表示,進 Uber 不到一年的時間,部門女性工程師的比率就從 25% 掉到不到 6%,原因正是組織混亂和性別歧視。在她離職那天,150 人的工程團隊中,僅剩下 3% 是女性。

她曾向主管提到公司男女比例明顯不均的問題,主管只回應,這表示在 Uber 工作的女性工程師必須更努力、成為更好的工程師。

不過這些對 Fowler 來說都還不是最荒謬的故事。

荒謬的「皮衣事件」

她表示,Uber 原答應替每名工程師做皮衣,但在大家都量好尺寸後,公司才說,由於訂做女款皮衣的數量不夠,折扣沒辦法像男款這麼多,購買成本較高的女款皮衣對其他員工而言是「不公平的」,因此決定取消幫女工程師做皮衣。

「我們被告知,如果我們想要皮衣,就得自己找到和男款皮衣批發價一樣價格的女款皮衣。」她寫道。

執行長:對這些事情零容忍,已展開緊急調查

對此,Uber 執行長卡拉尼克回應:「她描述的所有事都相當可惡,違背所有 Uber 的理念和堅持。」他並說:「我們致力讓 Uber 成為正直的工作環境,而這樣的環境對這些行為絕對是零容忍──所有這麼做、同意這樣做的人,都將被開除。」並表示已指示新任人資長霍恩西(Liane Hornsey)進行緊急調查。

Uber 董事赫芬頓(Arianna Huffington)也在 Twitter 上發文表示,她已和卡拉尼克談過,會督促 Uber 對此事件開啟「完整且獨立的調查」。

(本文由 數位時代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shutterstock)

延伸閱讀: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