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 Mirror》第三季:黯黑之鏡的再次映照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7 年 03 月 18 日 12:00 | 分類 電子娛樂 follow us in feedly

Netflix 拿出 4,000 萬美元高價讓英國影集《Black Mirror》轉戰美國,並宣布將在第 3 季製作 12 集。2016 年 10 月率先推出了前面 6 集,讓影迷重溫《Black Mirror》的獨特魅力。劇組在同年 11 月的美國總統大選也未放過宣傳的大好機會,在充滿爭議性的候選人川普(Donald Trump)將獲勝時,《Black Mirror》官方推特發表了推文表示「這不是影集的其中一集,也不是廣告,是現實。」




由於前兩季受到各方一致的好評,第 3 季受到廣泛的期待和高標準的檢驗。相較於前作的佳評如潮,第 3 季前 6 集則評價兩極。雖然普遍被認為維持了過去頂尖的製作水準和陰鬱的風格,但在劇情的巧思和犀利的風格上各集之間參差不齊。加入美式風格的第 3 季雖不如過往狂想,不過對人性的諷刺如出一轍。而在經過上次對《Black Mirror》前兩季的介紹之後,這次也將帶來第 3 季的精彩內容,不想預知劇情的人就請先停下腳步了。

▲ 《Black Mirror》第三季預告。

不要再給我打分數!──Nosedive

相較於許多科幻作品定位在遙遠的未來,《Black Mirror》的設定雖然是未來科技卻往往能貼近現實社會,而第一集的〈Nosedive〉更是完美的體現了這一點。劇中無所不在的評分機制,不難讓人聯想到社群網站和隨之而來的人際焦慮。

▲ 現在不用成為第一名模,就可以「享受」放大鏡檢視下的社會壓力。

在劇中任何人都能輕易的辨認他人的身分並給予評分,帶來了極致的社交夢魘。技術的進步帶來了過度的曝光,一舉一動都要忍受他人的檢視和規範,即便是路人的評價都成為心理壓力的來源。網路社群的出現和進化讓人們更便於彼此聯繫,但也壓縮了個人的空間和隱私。主角 Lacie 為了夢想中的房子而處處迎合社會的期待,扭曲自己以塑造良好的社群形象,直到最後才獲得解放。

▲ Lacie 最後雖然失去了社群的好評,但在囹圄中卻得到了自由。(Source:《Black Mirror》劇照)

除此之外,社群評分在生活中各個層面的滲透更讓人恐懼。包括租屋,搭飛機和保全都以社群評分作為標準,Lacie 在這個資本主義和社群網路完美的結合中處處碰壁,最終在強大的結構力量下她束手無策,她的夢想也被狠狠的碾碎。這種劇情不只是空想,而是逐步實現的現實。

由阿里巴巴推出的芝麻信用利用中國相當普及的電子支付和社群網站,從人脈關係、身分特質和行為能力等 5 個面向去評估一個人,並如同劇情般的影響簽證和工作機會等日常生活。為了在這套體系中獲利,很多人會像 Lacie 一樣試圖獲得更高的分數,選擇和分數高的人來往,進而造成階級的分化和複製。只要掌握芝麻信用就能讓中國政府得以監控人民的言行,甚至讓人們為了高分而做出審查自身言論等幫助當權者維穩的行為。政府透過評分機制而完美的控制整個社會,體現極權統治下恐怖的安和樂利,宛若日本動畫《PSYCHO-PASS》的翻版。

▲ 《PSYCHO-PASS》是一部以社會控制和評分作為背景的日本動畫。

天堂在人間──San Junipero

在褒貶不一的《Black Mirror》第 3 季當中,第 4 集的〈San Junipero〉被多家評論視為是最「突出」的一集,不僅僅是因為其水準最高,更是因為有一個很不《Black Mirror》的圓滿結局。〈San Junipero〉滿足的是人類長久以來的夢想──永生,如果能夠永生,然後呢?

▲ Yorkie 和 Kelly 有情人終成眷屬,是《Black Mirror》系列中難得的美好結局。(Source:《Black Mirror》劇照)

意識上傳的構想已經行之有年,但實際上面臨許多困難,其中之一就是知覺難題。知覺難題是探究人如何經外在刺激後產生主觀的感覺和思想,如何在生理刺激之後產生心靈層面感受的問題。神經科學能解釋人體和環境的互動所產生的反應,例如手被刺到會躲開,但無法解釋為什麼神經受到尖銳物刺激時我們會有「痛的意識經驗」,也無法解釋為何是「痛的意識經驗」而非其他的意識經驗。目前人類未能提出一種理論來說明如何從大腦這樣的物質中產生心理意識,這道心理與物理之間的鴻溝是意識上傳的巨大挑戰。

先拋開意識上傳在現行技術上並不可能的現實,假設有一天能做得到,除了要面對如同特別篇的〈White Christmas〉中的存在問題和倫理問題外,永生也將帶給意識上傳的人們巨大的改變。死亡的必然使人類的生命控制在有限的時間內,但永生將一舉解決時間短缺的問題。人類的行為大部分取決於個人需求與環境的互動,但當生命不再有限,甚至連食物和睡眠等基本需求都不再需要,人的動力將被抽空大半,人的行為也將大不相同。這樣的永生是好是壞,誰知道呢?

▲ 1980年代的經典歌曲《Heaven Is A Place On Earth》和劇情完美結合,被視為〈San Junipero〉大受好評的關鍵之一。

眼見難為憑──Men Against Fire

若眼見不再為憑,那還能相信誰?第 5 集的〈Men Against Fire〉敘述了高科技時代的戰爭,和戰爭無法被任何科技掩蓋的殘酷本質。當仰賴的科技已經被控制,感官也不再可靠,人們與真相的距離是否更加遙遠?

年輕的士兵主角 Stripe 和部隊一同出任務,消滅被稱為「蟑螂」並在鄉間流竄的怪物。在與怪物的博鬥中 Stripe 被對方破壞了軍方植入腦中的「MASS」系統,使他意外發現「蟑螂」並非怪物而是普通人類。軍隊為了方便控制士兵,利用「MASS」系統影響感官,將要對付的對象妖魔化為怪物。

▲ Stripe 面對真相後卻無能為力,繼續生活在謊言之中。(Source:《Black Mirror》劇照)

這種為了利益而扭曲資訊的行為並非高科技的產物,而是自古以來就存在的。從將自然現象解釋為天命的皇帝,到壟斷聖經解釋權的教會,再到改寫歷史課本的政府,無一不是為了自身利益而用特定的方式解讀資訊。當權者利用自身的權威去決定人們能獲取的資訊和如何認知資訊的方式,將對自身有利的的定義為善,反之則定義為惡,進而鞏固統治的正當性。在劇情中,即使村民並未植入「MASS」系統,還是在政府的醜化教育下痛恨「蟑螂」。同性戀、愛滋病、猶太人、吉普賽人及回教徒和種種被污名化的人從來不是罪惡,而是被統治者和主流文化釘在十字架上的受害者。

▲ Arquette 所說的維護血統的高尚行為不過是納粹種族清洗暴行的翻版。(Source:《Black Mirror》劇照)

在科技的進步下,資訊解釋權的壟斷日趨困難,印刷術的出現助長宗教改革的浪潮,教育的普及讓各種思想快速流通,網路和搜尋引擎的興起使得資訊俯拾即是。新興的科技讓群眾有更多的管道可以吸收資訊,但相對的,科技也被掌權者所利用,包括蘇聯的國營電視台和中國的網路長城,以及影集中出現的「MASS」系統。因此科技只是一種武器,是一場資訊透明化的戰爭中的武器。在人類的歷史上,不同利益團體為了各自的目的而選擇和研究不同的技術,以傳播不同的資訊。只要自由不死,這場爭奪資訊、定義和詮釋的戰爭就會一直打下去。

《Black Mirror》是可望還是可及?

相較於前兩季濃厚的科幻感,第三季的《Black Mirror》雖然也有一些距我們還太過遙遠的科技,但多了更多已經能在生活中找到線索的技術。

第 3 集〈Shut Up and Dance〉中的駭客技術在現實生活裡可行並不讓人意外,那如果〈Hated in the Nation〉裡瘋狂殺戮的機械蜜蜂快要成真了呢?無人機公司 Skyworks Project 的執行長 Kyle Foley 認為劇情中利用蜜蜂大小的無人機辨識和殺人的技術短期內就能實現。英國更是在 2012 年就讓在阿富汗前線的軍隊配備稱為 Black Hornet 的小型無人機,用以執行偵查和辨識的任務。

▲ 包括英國和美國在內的許多北約軍隊都裝備了小型無人機 Black Hornet Nano。

除了前文提過的芝麻信用之外,2016 年推出的軟體 Peeple 更是完美重現了第一集的〈Nosedive〉,使用者可以利用 Peeple 在個人、專業和親密關係 3 個面向上給別人評分。雖然官方強調 Peeple 不想作為一個人們互相攻擊的平台,但還是引發了各界的疑慮,甚至在 2015 年首度公開時被媒體稱之為「可怕的人類版本 Yelp」。在使用端 Peeple 也未帶來風潮,在 iTunes 的評價上目前更只有慘淡的兩顆星,看來短期內不用擔心要面對〈Nosedive〉的生活。

比起這些觸手可得的技術,〈San Junipero〉裡意識上傳的科技還只是天方夜譚。在杜克大學醫學院從事神經生物研究的科學家 Mikhail A. Lebedev 指出,目前無法將意識上傳到任何外部物體上。意識在腦中的運作機制和數十億神經元之間的互動對人類還是未解之謎,在解決這些問題前意識上傳都只是空談罷了。第二集〈Playtest〉中直接連接脊椎來刺激神經的遊戲技術也僅止於幻想,VR 恐怖遊戲的開發者 Jarod Pranno 更表示這種技術在實踐上沒有任何時間表。除了缺乏技術能將特定的刺激直接傳輸到腦部外,這樣的做法還有巨大的危險性,可能導致癱瘓等嚴重後果。

▲ 意識上傳在技術層面尚不可行,〈San Junipero〉裡滿載靈魂的數據庫只是編劇的浪漫。(Source:《Black Mirror》劇照)

映照現代的科技浮世繪

雖然在那黯黑之鏡裡的是未來的想像,但鏡子彼端卻是真實的現在。如同最後一集〈Hated in the Nation〉中主角 Karin Parke 所說:「我從未指望自己能活在未來,但我現在該死的就身處未來。」

相關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