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設計盛宴後,我們重新談談 50 年前引導設計的百靈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7 年 03 月 18 日 12:00 | 分類 Apple , 名人堂 , 科技趣聞 follow us in feedly

今年 IF 設計大獎在德國當地時間 3 月 10 日晚上揭曉了獲獎作品。當中 Sony 一款黑膠唱片機 PS-HX500 位列金獎。



切面光滑,線條優美。得益於製程的進步,如今普通消費者也能享受設計高明的科技產品。

▲ 2017 IF 獲獎作品。

但這也是目前我們見到大多數科技產品的模樣。

放在 50 年前呢?50 年前的唱片機會做成什麼樣子?

這款設計於 1956 年的 SK4 結合了收音機和留聲機,為最早的組合音響,典雅樸實、毫無虛飾,是德國百靈工業非常傳奇的設計作品。

在那個並不流行各種設計大獎的年代,百靈是工業設計史上永遠的一個里程碑。

只屬於 20 世紀製程的勝利

20 世紀,德國工業設計一直走在世界前端。百靈身為德國工業設計先驅,最開始只是生產收音機元件的電器公司。隨著 1937 年在巴黎萬國博覽會亮相,百靈榮獲「留聲機特別成就獎」。公司進入發展的道路,成為當時德國家用音響領域中的佼佼者。

▲ Max Braun。

百靈在 1950 年發表第一把電動刮鬍刀 S50,歷經二戰的殘酷,創始人 Max Braun 在重建工廠後推出的 S50 史無前例將振動刀具與超薄鋼膜結合,完全革新了刮鬍子體驗,其獨特的振動式刀頭設計一直延續到今天。

(Source:Flickr/René Spitz CC BY 2.0)

長達 70 多年,百靈電鬍刀始終是最受歐洲男士青睞的品牌,至今已在世界各地賣出超過 5 億把電鬍刀。

打開百靈官網,產品圖同樣是主打的電鬍刀。

但傳統刮鬍刀一開始是吉列公司先推向市場的。經過商業作業,吉列在 1967 年取得百靈的控股權,後來全部收購了百靈。

但百靈公司為人稱道的除了電鬍刀,更為重要的是工業設計風格,這種風格深深影響了今天大家熟悉的平面設計和工業設計大師。這一切必須從主導百靈產品設計 30 年的設計主管 Dieter Rams 說起。

20 世紀中期的百靈,產品涉足各領域,除了消費類家電和工業領域的裝置與線路圖,甚至還包括貨架等生活用品。那個時候百靈公司旗下設計人才輩出,當中著名的德國工業設計大師 Dieter Rams 發揮了不可取代的核心作用。

那時的百靈有多強盛,參照 1980、1990 年代的 Sony 就知道了。

20 世紀中期的工業產品,從汽車到家用電器,主流多用曲線,追求圓滑效果,為此不惜增加符合審美潮流的視覺元素。千篇一律的外觀中,你能一眼就認出百靈。

百靈的設計放棄了運用曲線,多用簡練的直線條,矩形直角造型,配合淺色色調,使產品整體感覺清新淡雅,非常乾淨俐落,在當時的科技博覽展中常讓人耳目一新。

百靈 SK2 收音機。這款誕生於 1959 年的收音機是工業設計史上絕對的經典,設計簡約,完全符合包浩斯風格。後來的收音機設計大致都採用這種款式,這款設計也奠定了百靈在電器工業的地位。

百靈 PC 3-SV 唱片機。用色克制,精緻機身傳遞一種幾乎算簡陋的笨拙感。構件少得讓人懷疑是否為原型作品。

1971 年 ET33 袖珍計算機上市。時至今日,它仍然被公認為非常成功的人體工程學設計產品。我們熟悉的凸面半球形按鍵為全球首創,且一直流行至今。這一設計同樣被往後 30 年的手機計算機介面借鑑。

Dieter Rams 是堅定的「形式服務功能」主張者。簡潔的目的,不為美觀,是為了實用。為了平衡兩者的矛盾,一般處理都是在產品處提供用戶相應的按鈕。

但對功能複雜的電器來說,在有限的面板容納眾多按鈕一直是設計師頭疼的地方。

這讓人想起幾年前所有電視遙控器。密密麻麻的按鈕,難作業,功能又太多。

百靈的設計,最佳化功能次序,注重整體布局的安排,甚至在旋鈕按鍵的大小和色彩上,做了精心的使用暗示。

將 SK4 電唱機和 T-1000 收音機的細節放大來看,可看出 Dieter Rams 主觀上做了取捨。

這非常符合 Dieter Rams 提出的設計理念「Less, but better」。德國建築大師路德維希‧密斯在 20 世紀同樣主張「Less is more」,即極致的簡約主義,兩者有驚人的相通之處。後者這句口號深深影響了整個設計圈的理念。有趣的是,加入百靈前,Dieter Rams 是一名建築師。

進入 1970 年代,百靈設計更加前衛,哪怕今天看來都不失優雅。百靈一直想做的是「超越設計」──根據用戶體驗來審視產品。所有的所有,都源於百靈品牌永恆的宗旨:設計改變生活。

在 Dieter Rams 執掌百靈設計的 30 餘年,百靈誕生無數經典作品,其中一些一直是世界著名設計院校的範本。進入 21 世紀 17 年了,人們仍然為一如既往的簡約高雅所感動。

對內而言,Dieter Rams 的貢獻是使百靈成為重視設計的公司,這之後逐漸成為公司極強的競爭力;對外,其設計風格深深影響了後來的設計師,我們能在如今眾多設計中找到當年百靈經典產品的影子。

除了北歐家具品牌 IKEA 能找出一點設計味,日本 MUJI 的設計顧問深澤直人也深受其影響,看看 MUJI 非常有名的壁掛式 CD 播放器。

服裝設計師高橋盾直接在 2010 年春夏系列中加入百靈設計中慣有的小字型和工業元素,這系列還直接命名為 Less but better。

蘋果的創始人絲毫不掩飾對 Dieter Rams 設計風格的喜愛,在一次展覽中放出百靈經典設計與蘋果硬體的結合。彷彿無縫原生,重合度尤為驚人。

重來一次,不當設計師

進入 21 世紀,人們的消費視線從家用電器移轉到電腦工業,百靈這些年的設計風格慢慢淡出消費者視野。

但 Dieter Rams 提出的設計十誡依然非常有意義。

這些年世界劇烈變化,電子消費、智慧硬體、全球化、本土製造,消費者喜好更加多元,設計也變得更民主。「人們不再完全聽信大師的理念與觀點。每個人都在透過自己的認知進行評判,每件事都變得開放和多樣。」

因為這種改變,百靈不得不推翻傳統路線,追逐變化莫測的人心。每款產品應該有更多個性吸引消費者,而一個理念下的產品難以有長期吸引力。

Dieter Rams 解釋:

我更希望自己被稱作建築師。現在設計師太多了,所以我更希望被稱為建築師。世界上已有太多產品,太多設計;如果我當年是這樣的情況,我大概就不會走上產品設計這條路。

1990 年代,針對全球化市場開拓,百靈公司砍掉眾多產品線,對傳統德國工業設計的重視也逐漸減輕。這期間,吉列高層頻繁更換,而 Dieter Rams 也在幾年後離開百靈。

我以為,這裡面有老一輩設計師對這個年輕世界紛繁個性的不解及堅持。

只屬於百靈的故事

如今我們還能在海淘市場上看到當年的老機器,以及各地博物館裡,透過玻璃看看幾十年前轟動一時的作品。

今天我們再提及 Dieter Rams 的設計以及這個人,往往已經與百靈品牌難分彼此,以至於兩者基本是同義詞。這當中還穿插了最關鍵的兩個人:百靈兄弟。

1951 年,創始人 Max Braun 於1951年突然逝世,他的兒子 Artur 和 Erwin 接管公司,也就是我們常說的百靈兄弟。身為工程師的他們,繼承父親積累的技術優勢,繼續領導公司開拓最前衛的產品。

重要的是,百靈兄弟對產品苛刻的堅持,讓公司經典作品層出不窮。1955 年,還是建築師的 Dieter Rams 加入百靈公司,僅一年,由 Dieter Rams 和另一名設計師 Hans Gugelot 合作的 SK4 唱片機橫空出世,有機玻璃的運用讓英國人讚歎其為「白雪公主之棺」。

百靈公司進入全盛時期。如今我們驚豔的作品,多數推出於 1950~1960 年代。

直到 1967 年,遠在美國的吉列公司收購百靈大部分股份,百靈兄弟被迫離開父親建立的公司。而 Dieter Rams 選擇留下來。

後來一次採訪中,有人問及蘋果公司 iPod 是否有抄襲嫌疑時,Dieter Rams 說了這樣一段話:

我從不覺得是抄襲,過譽了。Jonathan Ive 曾給我看過他一個產品,他現在跟 Steven Jobs 做的事情與我當年和百靈兄弟一起做的很像。這是一個美妙的組合,如果沒有這樣配合,設計師無法獨自開始,我們需要優秀的企業家和工程師。

最好的產品永遠是下一個,但這絲毫無法掩飾半點前輩的光芒。在那些稱得上經典作品的背後,往往是心血堅持,也有惺惺相惜。

傾注,夥伴,互造傳奇。

今天我們不斷在重複昨天。人來人往,而基業長青。

(本文由 愛范兒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Flickr/Braden Kowitz CC BY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