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NA 為猛瑪象的滅絕提供關鍵性的線索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7 年 03 月 19 日 12:00 | 分類 生態保育 , 生物科技 , 自然科學 follow us in feedly

猛瑪象,即我們熟知的長毛象,在北美及西伯利亞一度十分繁盛。然而在一萬年前卻因環境因素以及疑似人類過度獵捕而逐漸走向滅亡,只剩弗蘭格爾島(俄羅斯位於北極海的一座島)的最後一小群猛瑪象還在掙扎,直到 4,000 年前走上滅絕之路。牠們因此被稱為「最後一群行走的長毛象」



關於這群最後倖存者的滅絕原因眾說紛紜,而一群科學家界分析牠們的 DNA 並另外使用族群數量更多的時期(約 4,500 年前)的 DNA 做對照組,卻有了驚人的發現:長毛象的基因體在滅絕前竟然產生許多突變。團隊領導者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的雷貝卡‧羅傑(Rebekah Roger)博士形容為「基因崩解」。她另外補充:「當地球上的長毛象都滅絕後,這座島彷彿成為牠們最後一個避難所,發展完備的數學理論告訴我們也許是天擇的效用逐漸減弱,造成牠們不好的突變一直累積。」

根據科學家從 DNA 突變分析的結果,他們推測地球上最後一群倖存的長毛象因此受到基因疾病的折磨,牠們喪失了嗅覺受體,這不僅會讓牠們的嗅覺出問題,還會導致尿液中影響社會地位以及吸引異性的物質消失。

(Source:pixabay

也許有人會懷疑,從一種已消失四千多年的物種身上得出這樣的結果會有什麼幫助。事實上有了長毛象這樣的前車之鑑,也許能夠幫助現今在滅絕邊緣徘徊的物種,例如熊貓、亞洲獵豹,或是全世界只剩 300 多隻(這數目和最後一群長毛象的數量差不多)的山地大猩猩。長毛象給我們的教訓是:一旦族群的數量下降至某一底限,基因的完整性可能無法挽救。基因檢測也許是得知基因多樣性是否足夠族群生存的其中一種方法,但更好的選項其實是防止基因數目急速減少。

羅傑博士說:「目前許多瀕危動物遭遇到和猛瑪象一樣的生存威脅,如果要避免這樣的危機發生,與其增加一小群已帶有缺陷基因的動物數量,還不如試著防止牠們的基因崩解。」

瑞典國家自然歷史博物館的演化遺傳學教授,羅夫‧達倫(Love Dalén)則提到他們團隊發現基因體有許多區塊不見了,這些不見的區塊甚至會影饗功能基因。他說:「這是全新的發現,如果其他物種的基因體也出現相同的結果,將會對保育生物學帶來極為重要的收穫。」

如果基因崩解被證實是導致物種滅絕的主要原因,那如何防止這種情況發生,將會成為科學家們下一個重大的挑戰。

(首圖來源:By Mauricio Antón [CC BY 2.5], via Wikimedia Commons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