霧霾退散!創星物聯找世界頂尖學者協助台灣蓋第一座除霾塔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7 年 03 月 21 日 7:17 | 分類 環境科學 follow us in feedly

不知大家會不會覺得台灣霧霾問題日益嚴重,假日爬上山頂,天空一片灰濛濛。為此,鴻海集團旗下新創團隊創星物聯,將在今年年底前於台北與台中興建兩座除霾塔,試驗其對空氣清淨的成效。



4 月,創星物聯在新竹工研院院區內先行建造一座實驗塔,採集實驗數據並優化技術,預計年底興建好兩座除霾塔,並且正式商轉。

▲ 創星物聯與裴有康教授攜手打造台灣首座除霾塔。

美國家工程院院士,跨海來台協助解決霧霾問題

一手打造除霾塔的是美籍科學家裴有康,裴有康出生香港、任職於美國明尼蘇達大學,是美國國家工程院(National Academy of Engineering)院士。

▲ 氣溶膠學與霧霾世界權威裴有康教授。

美國國家工程院是美國工程學界的最高學術團體。美國工程學界的最高三大獎項均由美國國家工程院評選。此外,裴有康也是中國中科院愛因斯坦講席教授、世界氣溶膠協會前主席,是氣溶膠與空氣凈化領域的世界頂尖學者,著作等身,光學術論文就有 255 篇。

裴有康不僅在學術表現優異,也擁有超過 26 項相關專利。這兩座除霾塔,是由裴有康所研發的第三代除霾塔,採用一般電力供電,每座造價不會超過 1 億 5 千萬元新台幣。

「除霾塔目前有兩種商業模式,一種為 B2G(Government)另一種為 B2B。若是 B2B 模式,對於參與除霾塔興建或運作的企業,必須給予財務回報,若和政府合作,則民眾的支持度就很重要。」創星物聯總經理林俊彥說。

林俊彥也表示,主要挑戰是土地取得與經費來源 ,另外確保除霾塔從設計建造到運作都必須在地化,確保中國的經驗可以轉移到台灣也很重要。

不僅是科學家也是設計師,更是造鎮計畫者

不過,裴有康不僅是解決霧霾問題的科學家,也很有商業與設計頭腦。在 3 年前,除霾塔的概念才剛在他的腦中萌芽,3 年後,他已經把這樣的想法商業化,並且逐漸改良,已經更新到第三代。

「這個塔叫做大型太陽能城市空氣清潔綜合系(HSALSCS)。」裴有康興奮地說著自己的發明。

備受霧霾苦惱的中國各省政府非常看重裴有康的發明,不少政府躍躍欲試,去年在中國陝西省已經建成第一座除霾塔,就在西安市長安區長安街上。

裴有康和中科院地球環境所合作,在西安市進行了第一次的試驗,「這座塔其主要原理是聚集空氣,透過鍍膜玻璃加熱空氣加熱,讓熱空氣上升,到集熱棚,棚內過濾網牆,會過濾除掉空氣中 PM2.5 及 NOx、SO2 等霧霾形成物質。」裴有康解釋基本運作原理。

由於塔遠觀起來就像煙囪,「這樣的造型還被當地居民誤會,以為要興建工廠非常反對。」裴有康笑言。

▲ 裴有康設計的第一代除霾塔(HSALSCS)實景照(西安)。(Source:創新物聯)

裴有康腦筋動很快,在建設完第一座除霾塔後,第二座除霾塔的建築構想也出爐。江蘇省鹽城市對此塔很感興趣,正和裴有康合作,希望兩年可以商轉。

第二代除霾塔除了效能的精進外,外型也有很大的改變,這個巨型空氣清淨器,不單單只有環保功能,還附加許多商業價值。「第二代除霾塔非常有設計感,外牆可以增加 LED 播放廣告,成為除霾塔的經濟收益。」裴有康說。

▲ 裴有康設計的第二代除霾塔(HSALSCS)。(Source:裴有康)

他的野心不僅於此,他又著手第三代除霾塔計畫,第三代除了除霾效能外,還是一個完整的造鎮計畫:AMSA Green Community。

▲ 第三代除霾塔藍圖。第三代除了除霾效能外,還是一個完整的造鎮計畫:AMSA Green Community。

「除霾塔四周設置花園與小孩遊戲場,外圍則是兩圈有高度限制的建築物,分別環繞這座霧霾塔。也就是說當一個新社區建成,就包含除霾塔在內。預計可以清潔半徑 150 公尺內的空氣。」裴有康興奮地講著自己的構思。

曾爆紅的荷蘭設計師也向他請教

在裴有康的除霾塔計畫之前,2016 年荷蘭設計師羅斯加德(Daan Roosegaarde)也搶先提出霧霾淨化塔(Smog Free Tower)計畫。

根據中國媒體《愛范兒》的報導,羅斯加德的除霾塔高 7 公尺,淨化塔使用少量綠色能源和無臭氧離子技術,捕捉空氣中至少 75% 的細懸浮微粒(PM2.5)和懸浮微粒(PM10),每小時可淨化 3 萬立方公尺的空氣。

而根據羅斯加德的說詞,這座除霾塔,還可以把攔截下來的霧霾物質壓縮處理,最後變成美麗的飾品,創新的設計讓羅斯加德受到中國科技圈的重視,成為媒體寵兒。

不過,這座霧霾塔在 2016 年 9 月正式在北京亮相試驗運行後效果並不顯著,最後甚至外界看成沒有太大效用的裝置藝術,設計師本人因此透過管道找上裴有康尋求專業協助。

霧霾影響 6 億人,他與時間賽跑

裴有康指出,美國洛杉磯也曾在 1940 年代遭受嚴重霧霾,「他們治理霧霾花了 50 年,但我們已經沒有太多時間。中國的霧霾影響了 25 個省,共 6 億人口的健康,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調查,其中每年有 120 萬人因此死亡。」

「我們已經沒有太多時間,需要用最新的科技,快速降低霧霾的污染情況。」裴有康說。他指出,研究這個領域可以拯救很多人的性命,這樣的信念是驅使他前進的動力。

「不過,霧霾還需要政府政策、產業與學術界,三者相互合作才有可能成功降低霧霾。」裴有康強調。

(本文由 數位時代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裴有康)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