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防浪費,中國公廁要先「刷臉」才能拉下 60 公分長衛生紙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7 年 03 月 22 日 22:55 | 分類 Apple , iPhone , 中國觀察 follow us in feedly

你只聽過臉部辨識技術用於手機、電腦等電子產品上吧?如今在中國,臉部辨識技術居然出現在公共廁所!沒錯,就是那些門鎖常壞、馬桶沖水不靈的公共廁所……



據 BBC 報導,自 2007 年北京天壇公園提供免費衛生紙開始,就陸續出現大把被人拿走的情況。天壇公園的清潔人員稱,「北門的廁所基本上每隔 20 分鐘,就要重新裝衛生紙。」

有時候工作人員剛將衛生紙擺到架上,一分鐘內便沒了蹤影,讓其他內急如廁的人無紙可用,欲哭無淚。

▲ 不少當地居民「順手」拿走大把公用衛生紙。

事實上,這樣的情況簡直發生在北京各公共廁所……為了啟動市民文明如廁,各地管理人員嘗試過貼公告、廣播呼籲節約用紙;甚至設專人勸阻遊客避免浪費、安排志願者發放宣傳折頁,或者使用可控制抽紙機等方法來「感化偷紙賊」。

本月,北京天壇公園終於使出了「終極神器」臉部辨識衛生紙機──決定透過高科技手段控制衛生紙用量。

▲ 使用者完成人臉辨識後,機器會自動出紙。

這台「臉部辨識衛生紙機」的作業方式很簡單:

  1. 使用者需摘下墨鏡和帽子,站在特定辨識區前透過螢幕辨識臉部。
  2. 成功 3 秒後,機器會自動出紙。根據普通人如廁用紙標準,設定紙長約 60 公分,並由單層紙改為雙層紙。
  3. 使用時,人的臉部會被鏡頭記住,同一個人每隔 9 分鐘取一次紙,每台臉部辨識衛生紙機都可調整取紙時間。

▲ 外國網友熱烈討論「人臉辨識衛生紙機」。

這個設定似乎挺可靠的,不知使用起來如何。不過有意思的是,這個「衛生紙賊殺手」一經推出,迅速紅遍全球。除 BBC 外,紐約時報、CNN、《衛報》等國外主流媒體也爭相報導「臉部辨識衛生紙機」,並引發外國網友的熱烈討論。

譬如有網友回覆:「衛生紙得來不易(60 公分),擦拭需珍惜……」

有人則提出質疑:「這點紙不夠啊,為了多拿點,我得站在機器前半小時!」

即便受到不少調侃,在效果看來,這台機器已順利完成了使命:機器開放使用後,天壇公園的日均用紙量下降了 20%。

對於天壇公園這台前衛的「臉部辨識衛生紙機」,其實最讓我們好奇的是以下兩個問題:

  1. 臉部辨識所屬的生物特徵辨識(Biometric Authentication)是什麼?
  2. 生物特徵辨識究竟運用在哪些方面?

你身體的哪些部分能證明「你是你」?

生物辨識技術(Biometric Identification Technology)是指利用人體生物特徵進行身分認證的一種技術。

準確地說,生物特徵辨識技術就是透過電腦與光學、聲學、生物感應器和生物統計學原理等高科技手段密切結合,利用人體固有的生理特徴和行為特徵來進行個人身分鑑定。

目前,生物辨識的熱門技術包括:指紋辨識、臉部辨識、皮膚晶片、步態辨識、虹膜辨識、靜脈辨識、視網膜辨識、手掌幾何學辨識、DNA辨識、聲音和簽字辨識、親子鑑定。

▲ 各種生物特徵辨識技術的優劣對比。

事實上,人類利用生物特徵辨識的歷史可追溯到古埃及。當時,人們透過測量人體各部位大小來進行身分認證。

現代生物辨識技術始於 1970 年代中期,由於早期的辨識設備相對昂貴,因而僅限於安全級別要求較高的原子能實驗、生產基地、犯罪甄別等。

而今,由於微處理器及各種電子元器件成本不斷下降,精確度逐漸提高,生物辨識系統逐漸應用於商業上的授權控制等領域。

蘋果:生物特徵辨識在商業領域的「潮人」

生物特徵辨識技術最廣為人知的商業應用案例,當屬蘋果的指紋觸控感應器 Touch ID。

▲ 從 iPhone 5s 開始風靡的指紋辨識感應器。

從 iPhone 5s 開始,指紋辨識在智慧手機解鎖掀起一股風潮。在指紋辨識的幫助下,用戶無需記住生硬的密碼、驗證手勢,這樣相對便捷又安全的檢驗技術,得到產品和用戶雙方的極大推崇。

當然,蘋果在生物特徵辨識技術上的徵途未曾止步於此。

今年年初有訊息傳出,蘋果又斬獲一項臉部辨識專利──「使用臉部辨識,鎖定和解鎖裝置」。

▲ 蘋果斬獲人臉辨識專利。

這項專利能夠辨識前置影鏡頭拍攝的人臉是否屬於機主,並根據判定結果來決定是否鎖定或解鎖裝置。為了達到此效果,蘋果與工業領先的光學產品製造商 Lumentum 合作,共同開發可用於臉部辨識、為影鏡頭提供高解析度影像的 3D 技術。

除此之外,蘋果還將眼光放在靜脈辨識技術上。據 Apple Insider 報導,美國專利與商標局(US Patent and Trademark Office)於 2 月宣布蘋果靜脈辨識專利的專利名「基於體積描記術的用戶身分辨識系統」,這項專利能利用脈搏血氧計辨識出使用者的生物特徵。

「最熟悉的陌生人」:影視劇中的常客

生物特徵辨識技術聽來高深,但事實上,它在電視、電影作品中時有幻想及運用。

英國 Channel 4 與美國 Netflix合作出品的電視劇《黑鏡》(Black Mirror)第三季第一集《急轉直下》(Nosedive)和第六集《為國所恨》(Hated in the Nation),便對臉部辨識在未來的應用大膽猜想:人們不僅能透過臉部辨識技術迅速認出眼前人並打分數,帶有臉部辨識功能的人造蜜蜂還能監視群眾,並且定位殺人。

▲ 《黑鏡》第三季第一集中,人們可以透過人臉辨識迅速認人並給對方評分。

電影《不可能的任務 5》(Mission: Impossible)更是準確運用生物特徵辨識中的 4 種辨識技術──步態辨識、視網膜辨識、虹膜辨識和語音辨識。

舉虹膜辨識來說,每個人的虹膜都是獨一無二、不具遺傳性,且自童年以後不再變化。這也使虹膜公認為「精確度最高」的生物特徵。

▲ 《不可能的任務》中的虹膜辨識技術。

虹膜辨識也是「不可能的任務」系列中曝光率最高的生物辨識技術,男主角伊森‧韓特曾多次用虹膜解鎖隨身碟中的機密工作。

技術高地,不搶你就 OUT 了

正如前文所說,生物特徵辨識技術給產品及用戶兩方均帶來益處:不僅提升產品的安全性,也改善了用戶體驗。

這樣有益無害的高科技也使許多科技、商業巨頭紛紛拋出橄欖枝,爭相佔領這片未來極有可能大肆發展的「人工智慧高地」。只是臉部辨識技術,就已贏得諸多青睞:

  • 早在 2009 年,李嘉誠便投資了位於美國麻薩諸塞州的公司 Affectiva。這家公司專營基於雲端的臉部辨識和情緒辨識分析服務。
  • 2010 年至 2012 年間,Facebook 也開始布局生物特徵辨識領域,以 6,000 萬美元收購了著名臉部辨識公司 Face.com。該公司宣稱其臉部辨識技術已大致接近人類水準。

  • 身為人工智慧領域的佼佼者,Google 不僅擁有百戰百勝的 AlphaGo,還重金收購了 Picassa、Pittoatt 和 Viewdle 等多家臉部辨識公司。

放眼中國,網際網路巨頭 BAT 也沒閒著:

▲ 百度在史丹佛教授吳恩達的帶領下,將臉部辨識做為 Baidu Brain 的重點研究專案。

百度在史丹佛大學電腦科學系和電子工程系副教授吳恩達的帶領下(註),推出 Baidu Brain 計畫,將「臉部辨識」做為百度深度學習研究似的重點研究專案。

阿里巴巴針對「安全支付」,與新型視覺服務平台「Face++」合作,致力於臉部支付。

騰訊旗下的「優圖」也專注人工智慧,在臉部偵測、五官定位、臉部辨識、影像理解等領域都積累了完整解決方案和領先的技術水準。

深耕這個產業的大公司及創業公司例子太多,根本舉不完。

不過,如果單純跟大眾聊 Google 或百度的辨識技術,未必能普及和推廣於廣大群眾;但來一個廁所刷臉神器,或許將使這項技術立即獲得廣泛認知。

註:吳恩達已於 3 月 22 日宣布將從百度離職

(本文由 36Kr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Flickr/Stan Wiechers CC BY 2.0)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