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 850 萬人口的以色列,何以成為科技創新強國?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7 年 03 月 27 日 7:58 | 分類 國際貿易 , 尖端科技 follow us in feedly

上週,英特爾用 153 億美元拿下了汽車駕駛輔助系統製造商 Mobileye。與巨額的收購費用相比,這家成立於 1999 年的公司的以色列血統更加引人注目。




與創新企業成堆的矽谷相比,以色列,這個對大部分人來說還略顯神祕的國度,實際上早已成為全球領先的科技創新之國。雖然全國人口數量還不及許多大城市,但在這彈丸之地上卻誕生規模驚人的科技創新產業。

資料顯示,目前在美國那斯達克上市的高科技公司中,來自以色列的企業數量居世界第三。

這片被猶太人視為「應許之地」的土地,如何成為科技創新的「聖地」?

先天不足卻成為「第二矽谷」

位於地中海東岸的以色列,有一半以上的國土被廣袤無垠的內蓋夫(Negev)沙漠覆蓋。而在沙漠以外,高原、山地又佔去了大半。

對這個國土資源稀少的國家來說,儘管地處中東,但油氣資源卻無法和周邊的土豪國家們相提並論。直到 2009 年和 2010 年,以色列才分別在海法以西的地中海區域發現了兩個天然氣油田。

而 1948 年宣布獨立的以色列,在為逃亡多年的猶太人建立家園同時,也歷經了周邊阿拉伯國家的敵意與威脅。

人口稀少、國土資源復雜、國際環境惡劣,這就是擺在以色列人面前的生存環境。

(Source:Andrew Shiva / Wikipedia, via Wikimedia Commons

然而就像歷史上歷經數次劫難還是頑強生存下來的猶太人一樣,以色列依靠對先天環境的適應與改造,發掘了適合自己的發展路徑。

因對資源的依賴性較小,高科技產業成了以色列的選擇。

自建國以來,以色列一直致力於對高科技產業的投入。而無論是基礎科學,還是創新技術,以色列都有自己的發展之道。目前,憑藉在遺傳學、電腦科學、化學等領域的深耕,已有多達 10 名以色列人和以色列裔人獲得過諾貝爾獎;而在那斯達克的上市公司中,來自以色列的企業數量也僅次於美國和中國,位居世界第三。

▲ 以色列特拉維夫夜景。(Source:By שומבלע (Self-published work by שומבלע) [CC BY-SA 2.5], via Wikimedia Commons

如今的以色列,不僅在沙漠中開出一片綠洲,更成為初創企業的搖籃。世界上最早出現的即時通訊軟體 ICQ,就是 1996 年誕生於以色列的 Mirabilis 公司所做,那個時候還沒有 LINE、MSN 。而除了 Mobileye、Viber 等聲名在外的公司,還有無數不知名的初創公司以及蠢蠢欲動的科技創業者,他們遍布於特拉維夫等城市。

在這個人口才 850 萬、國土面積剛過 2 萬平方公里的國家,目前已育成了超過 6 千家新創企業;這些數量眾多、技術領先的新創企業,自然也吸引了創投機構和跨國公司的注意力。

Google 曾經看上以色列的網路應用開發商 LabPixies,後來又把導航應用軟體公司 Waze 招入麾下;三星也曾收購以色列機上盒廠商 Boxee;英特爾對 Mobileye 的收購自不必提,他們還曾經拿下了以色列 VR 技術公司 Replay;就連以往對以色列市場關注不多的中國企業,也在近幾年紛紛「西遊」,對這片熱土進行投資。

(Source:達志影像)

數據顯示,從 2005 年到 2014 年,平均每年有約 86 家以色列公司被巨頭收購。

而除了瘋狂的買買買,這些科技網路巨頭也看上以色列本土的發展環境,紛紛在此開設分部。就像印度的班加羅爾一樣,以色列北部城市赫茲利亞也因密集的跨國科技公司大樓,被人們稱為「小矽谷」。

揚長避短,以色列人用有限的資源打造了一個科技創新強國。

以色列的不服從

有人曾說,以色列人就像天生的網際網路產品經理。

對一切事物質疑、探究;不囿於等級、階層,敢打破常規、與人爭辯;開放、思辨卻又專注,永不滿足於現有成果,不斷堅持創新……

這些創新所必備的精神似乎成為整個社會的共識。在企業中,員工可以暢所欲言,不必擔心自己的看法會「冒犯」上級或者同事;在學校,永遠保持懷疑和隨時準備辯論成為學生的「權利」,只要有理有據,真理也是可以「挑戰」的;就連在軍隊,低階士兵也可以向高階軍官發起「挑戰」,以色列軍隊還因此成為世界上少數沒有階級觀念的軍隊。

這種「對權威的不服從」,其實早已深深鐫刻在猶太人的思想文化中。對他們來說,就連猶太人的律法都處在不斷的討論、補充、修訂中,開放精神成了他們的信仰。

以色列的歷史和國情,更讓國民們相信:在危機中沒有什麼是永恆的,只有依靠自己的雙手才能活下去。實幹精神因此成了以色列的另一創新要素。

在《創業的國度:以色列經濟奇跡的啟示》一書中,有一個說法是:如果一個以色列男人想要與某個女人約會,他會在當晚就叫她出來;如果一個以色列商人有一個生意點子,那他在一週之內就會將它付諸實踐。

不知道這個說法是真是假,但多年的顛沛流離和生存危機確實造就了以色列人,或者說是猶太人不畏懼冒險、活在當下的精神。據說,在現在以色列的創業者中,很大一部分是連續創業者,哪怕已經賺到了足夠下半生生活的資本,還是有很多人選擇繼續創業,哪怕已是白髮蒼蒼的老翁。

當創新精神成了全民族共識,以色列成為創新之國也就不足為奇了。

(Source:達志影像)

以色列軍隊:「世界上最好的育成中心」

360 創始人周鴻禕曾說過:「以色列軍隊是世界上最好的育成中心。」

2013 年,他曾經親自去以色列考察。雖然照他的話說,這次考察他成了「宣傳噱頭」,但是真的去了之後,還是看到一些有意思的事。

在他看來,文化是創新的土壤,而以色列的現狀剛好印證了這個說法。尤其是以色列的軍隊。

實行全民兵役制的以色列,為以色列貢獻了眾多創業創新人才。1970 年代,來自希伯來大學的兩位科學家提出「Talpiot(塔樓)」計畫。被選入計畫的很多人後來都成為以色列科技界的重要人物。

在這個超級精英培養計畫中,他們每年從全國頂尖高中生的 2% 中挑選合適的人,進行長達 41 個月的訓練。一旦入選,這些士兵需要簽署延長 6 年兵役的協議;在進入培養計畫之後,這些士兵除了最基本的軍事基礎訓練之外,還被要求加強在數學、物理方面的學習,以領悟「軍隊和科技之間的關係」。

這樣的結果就是,以色列軍隊不只戰鬥力強,創新和應變能力也很強。周鴻禕在部落格中寫到,一個以色列投資人在當飛行員的過程中為了躲避導彈,發明了回字形的繞行方式,這個小發明讓他在參戰時成功撿回了一條命。

處在阿拉伯「宿敵」包圍中的以色列,也因嚴酷的外在生存環境而不斷加強國防科技的研發和投入,軍事科技產業也因此成為以色列研發產業中最知名、能力最強的產業之一。

如今,由以色列本國研制生產的無人機、預警機、航空電子裝置等裝備,性能已經位居世界先進水準,甚至在某些方面超越了歐美發達國家。這些軍工產業的產品和人才,大部分還會轉至民用,進一步推動高科技產業的進步。

內外皆有力的政府

在以色列的科技創新發展史中,曾經歷了兩次科技創業熱潮:一次是 1990 年中期到 2000 年;另一次始於 2005 年。在這兩波創業熱潮的背後,都有政府推動的影子。

1993 年,以色列政府推出名為「YOZMA」的計畫。如果一家科技公司獲得了國際風險資本投資,政府將為其提供 1:1 的配對資金支持。這個計畫在一定程度上刺激了以色列中小企業的崛起,短短幾年間,以色列的創業公司就從 100 家增長到 800 家。

2000 年之後,以色列曾經歷過一段時間的網路發展停滯期,政府為了鼓勵創業,推行了新的育成計畫,每年會在全國甄選出來的 20 個育成機構內對 100 個項目進行投資。經過這輪「刺激」,到了 2005 年,以色列又迎來了新一輪的科技創業熱潮。

不僅如此,以色列政府還在海法、赫茲利亞等地開設高新科技園區,為首席科學家和研究項目提供科研經費,每年還開辦很多圓桌會議,吸引外商投資和合作。

而除了鼓勵國內的創新創業,以色列政府還親自到海外給國內企業「拉外援」。

▲ 以色列總理班傑明·納坦尼雅胡。(Source:By Υπουργείο Εξωτερικών [CC BY-SA 2.0], via Wikimedia Commons

今年 2 月,以色列總理納坦尼雅胡與美國總統川普在華盛頓會面,結束了和歐巴馬政府長達 8 年的緊張關係期。身為以色列最大的貿易合作夥伴,美國的一舉一動都牽動以色列的國家經濟發展,尤其是川普政府的一系列軍事外交政策,給以色列提供了絕佳的發展機遇。

比如說川普要在墨西哥邊境築牆,就讓傳說中要為這個計畫提供感測器和指揮控制系統技術支持的 Magal 公司股票大漲;川普要增加國防支出和軍事預算,這對大型無人機和頭盔系統供應商 Elbit 來說也是一大利多。

以色列中央銀行行長 Karnit Flug 曾指出

身為一個開放的小經濟體,我們非常依賴主要貿易合作夥伴,美國就是其中一個。

與美國的「緊密」關係,確實在以色列的科技產業發展史上有很大作用。由於美國政府不限制以色列的高科技產品出口,以色列本國的科技產品得以以免稅優勢對外出口,再加上政府的政策補貼,很多跨國科技公司會選擇在以色列設立分公司。

不過以色列政府也深知「雞蛋不能放同一個籃子」的道理,尤其是對他們這樣依賴進出口貿易的小國來說,國際局勢的風雲變幻是經濟發展的風向標。一邊盡力保持與美國的「蜜月期」,另一邊還要多抱幾條大腿。

3 月 20 日,內塔尼亞胡率領 5 名部長級高層,以及約 90 名以色列各領域商界人士,組成了「以色列史上最大商務代表團」出訪中國。在建交 25 週年之際,中國以宣布正式建立「創新全面夥伴關係」,未來雙方將不斷深化在科技創新領域的合作。

對以色列來說,中國為全世界最大的市場,也是以色列的第三大貿易夥伴,近年來又在網路科技創新方面取得顯著的進步,毫無疑問是最值得期待的戰略合作夥伴之一。百度創始人李彥宏就在與內塔尼亞胡的會面中表示

以色列有技術,而中國有非常多的數據為基礎。如果我們可以將兩者結合,就能夠創造奇蹟。

以色列政府的努力沒有白費,中國國家總理李克強給以色列吃了一顆定心丸:「我們這次要共同發表創新合作夥伴關係的聲明,同時加快建立一條合作的綠色通道,中方歡迎更多以色列技術產品進入中國。」

以色列難出大公司?

在以色列的科技界,有這麼一個現象,他們更擅長育成中小型初創企業,卻常常在培育大公司方面顯得心有餘而力不足。以色列知名風險投資人 Jon Medved 就曾經表示,「我自己創辦或幫助創辦過 60 多家公司,規模都在千萬或上億美元,從未達到 10 億美元。」

在以色列風投機構 Startup East 創始人 Amos Avner 看來,相比於中國的創業公司,以色列的創業公司偏保守,他們很多人創業就是為了將來公司能出售、賣個好價錢,不是所有公司都能熬到獨立上市。

850 萬人口,卻孕育了多達 6,000 家科技創新企業,以色列的創業奇蹟在世人感到驚豔的同時,卻也無法掩蓋繁榮之下的問題。

的確,對於地處局勢複雜區域、本國資源貧乏的以色列來說,規模小的中小型創業公司的成長風險更小。但是對一個國家來說,只有這些創業公司是不夠的。

以色列經濟與產業部長艾里‧科恩曾在今年 2 月份提出

我們的目標是在 8 年內成為全球第 15 大經濟體。

在他看來,雖然很多以色列人呼籲政府把更多的資金投入教育、文化、健康和社會福利等事業,但目前更重要的是先吸引投資,拉動整個經濟的成長。

於是我們看到馬不停蹄在世界各地奔走的以色列政府,對他們來說,小國的成長之道,與借力使力密不可分。而一個國家真正的經濟繁榮,也離不開大型公司、支柱產業的形成。

歷史上的猶太人,幾經迫害和欺侮,卻依靠他們特有的智慧在叢林法則為王的世界頑強地生存;他們的智慧,曾經表現在善於經商,如今又因為科技創新而重放光輝。

以色列國父戴維‧本‧古里安曾在 1947 年發表的戰爭檄文中說道

我們必須承擔艱鉅的任務──讓那些相信自己擁有某些事物的人徹底擺脫對未來的疑懼。事實上,他們一無所有,他們有的是善意和被隱藏的能力,但是他們必須知道:要學會自己去鋪路。

「一無所有」賜予了他們追求「有」的無限可能與動力。因此與其說他們天生聰慧,不如說是後天付出更多努力,善於揚長避短,發掘自己的潛力。科技強國以色列,還有很多值得我們學習與思考的地方。

(本文由 愛范兒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Shutterst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