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軟收購 LinkedIn 背後的原因:不想再被矽谷視為惡魔和公敵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7 年 04 月 03 日 0:00 | 分類 Android , iOS , Microsoft follow us in feedly

2017 年 3 月 14 日,微軟宣布 LinkedIn 創始人里德‧霍夫曼(Reid Hoffman)正式加入微軟董事會。緊接著,Hoffman 也在個人 LinkedIn 頁面宣布自己加入微軟董事會的原因,其中提到:「加入微軟董事會後,我將繼續幫助 LinkedIn 沿著之前的方向發展,同時幫助微軟在矽谷地區深化存在感,以及幫助它在產品中使用更佳的社交手段和人工智慧等技術。」



▲ Reid Hoffman。

別的暫且不說,「幫助微軟在矽谷地區深化存在感」這句話倒真的實在。因為這家植根於西雅圖的公司,過去很長一段時間裡,微軟在矽谷的存在感的確不高。

不僅如此,微軟還曾經是矽谷的公敵。

當時的微軟真是個惡魔

微軟曾被矽谷敵視一事,還要從 1990 年代說起。

早在 1990 年,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就已對 MS-DOS 系統涉嫌捆綁應用軟體銷售的問題進行調查,後來這一調查由美國司法部接手。到了 1995 年,微軟與司法部達成協議,微軟公司在向 PC 製造商發放 Windows 使用許可證時不能附加其他條件,但沒有阻止微軟開發整合式產品。

然而這一年,一家足以代表矽谷科技力量的公司:網景(Netscape)上市了。

網景公司旗下的主要產品網景瀏覽器,由馬克·安德森於 1993 年開發出的 Mosaic 瀏覽器發展而來。Mosaic 甫一發表,就受到廣泛歡迎;於是安德森在矽谷成立了 Mosaic 公司,並將瀏覽器用於商業運作。

1994 年 11 月,Mosaic 更名網景;1995 年 8 月,成立不到兩年的網景公司上市。

網景瀏覽器的出現讓微軟感到威脅,於是後者開始瘋狂反擊。微軟反擊的主要方式,就是匆匆開發出 IE 瀏覽器,進而將其封裝到 Windows 95 系統中打包出售,因此在某種意義上 IE 是免費的。這對依靠瀏覽器生存的網景來說,可說是致命的打擊。

IE 並非一無是處,它的快速反覆運算、技術上的部分領先,的確在一定程度上推動了 IE 的發展,但微軟為了搶奪瀏覽器市佔率,不惜動用自己在作業系統的優勢和市場定位,採取捆綁銷售、免費提供、透過商業條款迫使合作夥伴默認採用、網頁標準壟斷等方式,來打壓網景。

1998 年底,招架不住的網景公司被美國線上收購。這家矽谷公司就這樣輸給了微軟。

不過,微軟得到瀏覽器之戰的勝利,卻徹底失去矽谷的好感。一家位於矽谷的軟體公司 Loopt 聯合創始人 Sam Altman 後來回憶說:

微軟當時名聲很壞。我可以毫不誇張地說,當時的微軟真是個惡魔,我絕對不會和他們共事。

所以,當 1997 年美國司法部提起對微軟的訴訟時,整個矽谷的態度反有些幸災樂禍。1999 年 11 月 5 日,美國法官 Thomas Penfield Jackson 判定微軟公司涉嫌壟斷,對 Apple、Java、網景、Lotus 軟體、RealNetworks 等公司造成了威脅。

判決一出,整個矽谷歡欣鼓舞。後來一個名為 Gary Rivlin 的作者寫了一本名為《陰謀對付比爾‧蓋茲》的書,書中提到這樣一句話:

我敢肯定,矽谷各地都在開香檳慶祝微軟走霉運。

微軟最倒楣的時候,甚至被法院要求拆分成兩家公司。

從對峙到迎合,微軟與矽谷的關係變了

微軟於世紀之交所遭遇的反壟斷案,讓這家公司開始反思。從此以後,微軟越來越注意政府關係和大眾形象,同時也開始與科技行業合作,推出慈善計畫等。

微軟當時負責矽谷事務的發言人 Doug Free 說:

經過這一切,你肯定會對自己有更清楚的認識。我們現在採取不同的行事風格。

後來十幾年間,微軟在矽谷山景城開設園區,投資 Facebook,並與 Twitter、Yahoo 等多個公司達成合作協定。從規模上來說,微軟依然是巨頭,但態度與 20 世紀末相比發生了很大的變化。

上文提到的 Loopt 聯合創始人 Sam Altman 表示,雖然過去微軟像惡魔,但當他需要為公司的智慧手機應用尋找技術支援時,他還是選擇微軟的開發者工具、搜尋引擎和製圖服務。他說:

微軟是個不可思議的合作夥伴。

微軟之所以得到矽谷的諒解,也許還有一個原因:在行動網路的大浪潮下,微軟主導和統治的 Windows 作業系統平台不再像以前那樣重要了。從 2007 年開始,蘋果 iOS 和 Google Android 大行其道,而微軟在匆忙中推出的 Windows Phone 在幾經波折後,已幾乎銷聲匿跡

(Source:shutterstock)

別忘了,蘋果和 Google 都身處矽谷。也就是說,行動網路時代,矽谷的風頭遠遠蓋過了在西雅圖的微軟。

正如 Gary Rivlin 在 2015 年接受採訪時所言:

或許微軟正在努力變成一個不錯的合作夥伴,不再像之前那樣咄咄逼人,但這是因為他們不再像之前那樣令人害怕了。當你已經不再比別人更巨大和強勁時,你也就很難再威脅到別人了。

矽谷對微軟的接受,也許還與微軟最新的 CEO 納德拉有關。納德拉上任之後,微軟變得開放很多,其中一個例證就是微軟的 Outlook、Office、Cortana 等主要 App 紛紛登陸 iOS 和 Android 平台。

微軟在開源計畫上也動作頻頻,包括 .Net 和 Visual Studio Code 在內的諸多計畫都紛紛開源。而根據 GitHub 在 2016 年 9 月公布的資料,微軟已經位居開源貢獻榜的第一名,超過 Facebook 和 Google。

這讓微軟看起來更加符合矽谷追求開放、自由的氣質。

有了 LinkedIn 和 Hoffman,微軟離矽谷更近了

LinkedIn 也是一家矽谷公司,LinkedIn 創始人 Reid Hoffman 更是矽谷的人脈之王。知名科技媒體 BackChannel 資深主編 Jessi Hempel 說:

如果把矽谷比做人體,保持矽谷健康運作的心臟就是霍夫曼。只需一通電話或一封郵件,霍夫曼就可以在幾分鐘內聯繫到矽谷的任何人,而且他總是能找到最有用的那個人。

實際上,在納德拉就任微軟 CEO 之後,馬上就與 Hoffman 見了一面;後來 Hoffman 回憶此事時表示,納德拉稱自己為「矽谷專家」,兩人的對話內容很快就轉向領導能力的問題。

所以,有了 Hoffman,微軟在矽谷的下一步會走得更容易些,尤其是它需要與矽谷謀求合作或人才的時候。

(本文由 愛范兒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pixabay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