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 醜事再添一樁,駭進蘋果總部追踪手機導致軟體差點被下架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7 年 04 月 25 日 22:17 | 分類 app , iOS , 共享經濟 follow us in feedly

關於 Uber 的醜聞,已經報導過不少。從管理職員騷擾女員工、監控執法人員資訊、Uber CEO 卡拉尼克(Travis Kalanick)罵自家專車司機、總裁離職等等,Uber 不斷曝出的各種麻煩事,讓這家公司的形象越來越糟糕。近日,《紐約時報》一文「Uber CEO 在玩火」又讓卡拉尼克的負面形象更「具體」了些。




 

在蘋果地盤鬧事,Uber App 差點被蘋果 App Store 下架

第一個是 Uber 違反 iOS 應用開發者規則,祕密追蹤用戶位置。

卡拉尼克還因此被蘋果 CEO 庫克請到辦公室「喝茶」,Uber App 也差點從 App Store 下架。

2014 年,Uber 為了在中國市場快速擴張和吸引司機加入,給了很有誘惑力的獎勵政策,不少司機為了賺錢,會在一支手機上註冊多個帳號,騙取新用戶獎勵;或是自己叫自己的車,或透過虛擬模擬器形成執行軌跡。這些行為給 Uber 帶來不少損失,又屢禁不止,Uber 就有了利用蘋果手機來「反刷」的想法。

這個專案被 Uber 內部稱為「指紋辨識」。Uber 用程式碼為每一個下載 Uber App 的 iPhone 用戶制定一個可辨識身分,即使用戶申請多個帳號,只要是同一台 iPhone 手機,多餘帳號都會被查出,並封禁(Uber 管理背景這段資訊會顯示為用戶的 UUID)。

而且,即使用戶移除 Uber 應用,甚至格式化手機,Uber 也能像用戶還沒移除時繼續追蹤裝置。

(Source:Flickr/Automobile Italia CC BY 2.0)

據了解,在 Android 平台上這樣做並不違規,但蘋果為了用戶隱私保護,明確禁止這種行為。

為了不讓蘋果公司發現, Uber 還「駭」了蘋果加州總部。Uber 用「數位定位」一類技術辨識蘋果負責軟體偵測的員工辦公位置,然後對該地理區域進行「模糊處理」,使蘋果員工無法發現 Uber 在軟體上動過的「手腳」。

不過,這沒多久便被不在蘋果總部辦公的員工發現了。Uber CEO 卡拉尼克也被「請」去庫克的辦公室「喝茶」。

《紐約時報》報導稱,庫克在雙方見面時發了很大的脾氣,卡拉尼克會後看起來還有些緊張。庫克要求 Uber 停止這種行為,否則就讓 Uber App 從 App Store 下架。失去 iOS 用戶對 Uber 來說肯定是巨大損失,於是卡拉尼克接受了蘋果的要求。

擴張時阻礙競爭對手

為了迅速擴張不擇手段,也是 Uber 被詬病的文化。

《紐約時報》提到,Uber 曾購買過競爭對手 Lyft 的用戶資料,用來分析對手的發展狀況;而且為了搶司機,Uber 還雇人叫 Lyft 司機的車,成功後便立刻取消,以此影響司機工作;或在 Lyft 司機的車上說服他(她)來 Uber 工作。

為躲避審查,Uber 監控執法人員資訊

之前,《紐約時報》還曝光 Uber 的「反調查」工具。Uber 為了躲過世界各地政府單位的調查,研發出一套名為「Greyball」的工具,運用演算法抓取執法人員個人資料,搜尋與記號其在未合法營運地區的執法人員。

這套工具使用 Uber App 收集到的資料確認政府執法人員的身分。一旦被記號,這些人將下載到假的 Uber App,上面顯示的多為非實際存在的「幽靈車」,有時顯示為「附近沒有車輛服務」。

一旦叫車成功,也很容易在下一秒收到取消通知,如果司機意外接到政府執法人員的單,Uber 也會立即聯繫,給予馬上結束服務的指示。Uber 自 2014 年來,已在美國及海外市場包括中國、澳洲、及南韓等地廣泛使用這工具躲避執法人員的審查。

這件事情曝出後, Uber 追求業績而忽視道德的企業文化,也再次將這家公司推向風口浪尖。

上面這些還只是 Uber 在快速擴張和反審查過程裡做過的部分事情。毫無疑問,Uber 能在短短數年間完成全球化擴張,無疑是成功的,但這家公司不斷曝出的醜聞和惡行,也逐漸毀掉最初的名氣。

(本文由 愛范兒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Flickr/TechCrunch CC BY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