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少數人受益,共享經濟是假人道主義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7 年 04 月 29 日 15:30 | 分類 共享經濟 follow us in feedly

共享經濟有一套冠冕堂皇的說法,但事實上只是對疲弱經濟與勞動市場的一種回應,讓找不到工作或是需要額外收入的人,透過平台來暫時解決當前問題,且這個平台可以避掉勞動法規,不必給予最低薪資、勞動福利,技術上勞工是受僱於合約,而不是雇主,若讓這種模式增長,會成為擴大不平等的根源。



MarketWatch 認為,共享經濟只讓發明他的人受益,但卻是踩在付出勞動力的人的汗水之上,犧牲的是總體經濟。報導指出,現在共享經濟業者強調現有法規架構有改革必要,但不代表他們可以以非專業服務取代現有系統,成為新的壟斷方式。

共享經濟是合約和臨時工作趨勢的一部分,掩蓋就業市場的真正問題,這種模式也是全球致力於降低總體勞動力成本的一部分。

這種發展影響很深遠,非技術和技術工作都會受衝擊,譬如來自東歐、亞洲、非洲和拉丁美洲的專業人士,如工程師、放射科醫師和設計師,在發達經濟體中正在削弱同儕競爭,這是 Jay Gould 所認為的,僱用一半的工人階級來驅除另一半人。

共享經濟平台利用這些因素大肆宣揚。在最新的淘金熱中,共享經濟模式由於付給供應商的錢較少,又可避免昂貴法規 ,宣稱可將原本為富人提供的服務推向大眾市場,Uber 汽車共享業務目前尚未盈利,但已經籌集超過 150 億美元的股權和債務,估值達 700 億美元左右。

共享經濟的倡議者以烏托邦語言來佈道,稱共享經濟不是商業,而是社會運動,以網路近用和人道主義的新形式轉變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但事實上,買家主要關心低成本而不是社會目標來獲得服務,供應商則是受錢所驅動,利用他們的資產和勞動力在惡劣的經濟環境中受益。

報導指出,支持共享經濟的主要財務支持者不是慈善家,他們是來自華爾街和矽谷那頂尖 1% 富人,以及風險投資公司和一些機構投資者,如主權財富基金,這些人提供的資金都很可觀,由於這種投資的週期為五到七年,獲利的壓力將會增加,從而使其與所倡導的社會或利他目標相衝突。

最終共享經濟將影響傳統企業的運作,傳統汽車製造商可以提供汽車共享服務,例如 BMW 的 Drive Now,用戶可以根據需要來使用汽車,僅支付使用費用,這些類型的變化只會減少而不是增加收入,因為替代了原本的直接購買與招聘需要。

但也許真正的問題是共享經濟讓勞動市場倒退,無論分享概念是否因為效率提高而使獲利增加,已經對保護勞動力免受剝削和剝奪的制度造成不同程度的損害。報導指出,共享經濟將經濟不確定性的風險從雇主轉移到受雇者身上,將引發潛在的悲劇後果。

最重要的是,他們強調的經濟假設是虛構的,因為發達經濟體的消費就佔整體經濟活動的 60%-70%, 1914 年亨利福特將工人的薪酬從 2.34 美元提高到每天 5 美元,強調更多人將可負擔得起福特生產的汽車,而減少收入水平和就業安全,最終將減少消費和經濟活動,讓社會中的大部分人陷於貧困。

(首圖來源:Flickr / DAVID HOLT CC By 2.0)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