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做好腦機介面技術,馬斯克和祖克柏還需破解大腦密碼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7 年 05 月 31 日 15:00 | 分類 AI 人工智慧 , 機器人 , 生物科技 follow us in feedly

最近腦機介面概念掀起了一陣熱潮。Facebook 的團隊宣稱,要不了多久我們就能用意念打字,透過皮膚來聆聽了。另外,根據艾隆‧馬斯克(Elon Musk)的說法,我們將很快實現上傳和下載思維。



不少人認為,透過意念每分鐘輸入 100 個字,或者像電影《駭客任務》那樣用程式學習功夫,不久之後就能實現。但事實上,這些還只是科幻小說裡的狂熱幻想,就連最激進的神經科學界也不得不承認這一點。

對大腦在程式設計以及用皮膚聆聽等概念,讓投資人和大眾興奮不已,但在破譯大腦密碼之前,一切都無從談起。無法真正理解大腦的語言,以及數十億細胞是如何協作並最終產生智慧,也就意味著我們無法利用機器增強大腦能力。

人類對大腦的理解

儘管長期以來,尤其是最近 50 年,人類對大腦做了很多研究,但據了解,我們對它的了解之少讓人吃驚。關於大腦有一個形象的類比:神經元的工作方式和蟻群相仿。蟻群中,每隻螞蟻都有特定分工,比如出門尋找食物,找到後咬一口,留下線索讓其他螞蟻也能找到,如此一來,便形成世界上最複雜的社會群體以及最具適應性的超個體;但從外部來看,我們無法理解每隻螞蟻如何扮演不同角色,以維持這個超個體運轉。

我們試圖破譯大腦密碼時,也遭遇同樣的困境。據了解,神經元雖然數量眾多,但其實只佔大腦細胞中很小一部分。另一種特殊細胞──膠質細胞則多得多,和神經元細胞的比例約為 9:1。科學家對膠質細胞的作用知之甚少,雖然提出一些觀點和理論,但缺少明確的公式。要開發出腦機連接設備,我們首先得弄清楚膠質細胞的全部功能。

有些人將大腦和電腦等同視之,這是錯誤的。人的大腦和智力並不是為了解決抽象虛擬實境中的演算法問題而進化的。大腦進化的唯一目的是引導生命體適應不斷變化的環境。將大腦看做演算法問題,是阻礙 AI 技術發展的最大觀念障礙之一。只有擺脫這一觀念,腦機介面和 AI 技術才能有所突破。

馬斯克的幻想

雷鋒網了解到,馬斯克的 Neuralink 公司正在開發一種直連的腦機介面技術。這項技術的雛形已用於監測大腦活動。直連腦機介面技術需要將幾百根探針插進大腦,與腦細胞直接接觸。要完整展現這些細胞的工作過程,至少需要植入數十萬根探針,而且這些探針還會殺死監測的細胞。你從探針上獲取的資訊越多,殺死的細胞也越多。這顯然不是長久之計,對用戶也不友好。

腦機介面技術還很遙遠

Facebook 和馬斯克宣揚的腦機介面技術,其中很多基礎性技術早已存在,但光有材料,你還無法成為廚師。要成為廚師,先得有食譜,而大腦的密碼就是那個食譜。

在破解大腦密碼之前,我們無法讓其能力獲得驚人的提升。一旦我們理解大腦的工作原理,以及如何應用於人工智慧裝置,實現祖克柏和馬斯克宣揚的技術就容易多了。這不僅將推動人體升級,將我們變成半機器人,還將影響我們運用 AI 技術創造的機器人,甚至是有人工智慧的人類。

(本文由 雷鋒網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Flickr/amy leonard CC BY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