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和摩根大通狙擊支付界扛霸子 PayPal,目標直指年輕消費者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7 年 06 月 28 日 7:10 | 分類 app , Apple , 行動支付 follow us in feedly

科技巨頭蘋果和金融大亨摩根大通,寧可放棄利潤也要發展行動支付業務來狙擊海外支付界扛霸子 PayPal。或許從這兩個公司身上,我們能搜尋出行動支付業務的重要之處。



在美國,最受年輕人歡迎的行動支付並不是 Apple Pay,而是一款做 AA 轉帳起家的社群+支付軟體 Venmo,隸屬於支付平台 Paypal。Venmo 的影響力大到成為行動轉帳的代名詞,比如朋友吃飯後 AA 帳單,美國年輕人通常會說:來,我們 Venmo 一下。

年輕人們不僅用 Venmo 付錢成習慣,而且願意公開自己的支付行為,有點類似發朋友圈,寫上轉帳事由,並添加一些表情,比如:Jack 轉了一筆房租給 Pony,開心撒花。其實 Venmo 不怎麼賺錢,沒貢獻母公司 PayPal 太多盈利。不過 PayPal 顯然不怎麼在乎 Venmo 微薄的營收,反而很「享受」其帶來的用戶群。

從本週開始,PayPal 打算在 Venmo 上玩點新花樣,想與商家合作,讓消費者在購物時也能使用 Venmo 轉帳,其實就是微信和支付寶與商家合作的方式。在與商家合作時,Venmo 還會賺取 2.9%+0.3 美元的「手續費」,也算是創造一種新商業型態。

Venmo 在年輕人心中的分量與日俱增,蘋果和摩根大通有點坐不住了,他們正在嘗試阻止 Venmo 成為行動支付領域的代名詞,比如提到 Google 就想到搜尋,提到 Facebook 就想到社群網路。

讓科技和金融公司這麼緊張的原因並不是因為這項業務有多賺錢,而是行動支付符合千禧一代的支付習慣,有很大的用戶黏著性,能幫助公司留住消費者,並且他們不希望自己金融業務的用戶都跑去其他公司。

本月初,摩根大通推出個人行動轉帳 App Zelle,7 家美國知名銀行都在轉帳範圍,預計能夠覆蓋 8,600 萬名消費者。摩根大通消費銀工業務負責人戈登‧史密斯很慷慨地表示,用戶在使用 Zelle 個人轉帳時無需付任何手續費。

不在 Zelle 範圍內的其他銀行用戶可以透過一個獨立的應用程式存取 Zelle,轉帳行為不會在 Zelle 程式中發生,直接走 Visa 和 Mastercard,但是這項業務要花錢。摩根大通這麼做的目的,就是想讓其付款 App 能在更多體系間流通,因為支付平台的市場寬度,將決定在支付大戰中是否取勝。

蘋果 WWDC 2017 上宣布 iOS 11 上線「點對點」轉帳功能,允許 iPhone 用戶直接向對方進行現金轉帳,與 iMessage 和 Siri 產品整合在一起,推動 Apple Pay 的使用。目前,6.8 億 iPhone 用戶中只有 13% 啟動 Apple Pay。風險投資公司 Loup Ventures 認為,個人轉帳的付款可能會刺激更多人註冊 Apple Pay。

在各大公司爭搶個人行動支付業務的背後,是數位行動支付人群的節節攀升。根據諮詢公司 Aite 的資料,消費者在2016年個人行動轉帳金額達到 1,471 億美元,與同期相比增長了 47%。Venmo 在 2016 年個人轉帳業務的金額達 176 億美元,而上一年這數字才 75 億美元,與同期相比增長 134%。

通常使用這些支付和轉帳手段時,用戶需要填寫借記卡、信用卡、手機號、電子郵件等個人資訊。對行動支付公司來講,這是一筆巨大的資料財富,可以分析用戶很多消費行為。如同 PayPal CEO Dan Schulman 所說,Venmo 可能不盈利,甚至要倒貼,但是可以獲得用戶意想不到的參與度,每週用戶會開啟 App 兩到三次。

對摩根大通這樣的金融公司來說,行動支付有收集資料、挽留大用戶的作用。微信和支付寶也是透過行動支付業務,得到更廣泛的商家支持基礎和更高黏著性的用戶群體,領土都已經衝出亞洲,佔領歐美了。

對於創造 iPhone 的蘋果來說,隨著智慧手機紅利期逐步消失,未來,智慧手機除了正常的功能升級、規格升級,可能更是連線裝置,而構建行動支付環境就是連線線上線下、拓展連線功能的重要環節。除了蘋果,三星、小米和魅族在內的手機,都在構建支付體系。

一旦將消費者行動支付的習慣培養起來,這是不可逆的潮流,與其坐等別人來侵佔地盤,不如從現在開始布局。

(本文由 36Kr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Venmo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