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蘋果、告 Google,歐盟對抗美國科技公司的主導者是何方神聖?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7 年 07 月 08 日 0:00 | 分類 Apple , Facebook , Google follow us in feedly

除了上週給 Google 開了張 24.2 億歐元的巨額罰單,她一個月前也給 Facebook 開了張 1.1 億歐元的罰單,而且去年還協助裁定蘋果要向愛爾蘭政府補繳 130 億歐元的稅款和利息。



雖然這些案件都是她從前任官員接手,但她上任後 3 年還不到,以強硬的處事執行風格,把世界上最有權勢的科技公司都罰了一輪。

從來沒有任何監察委員有 Vestager 這樣的能力來起訴避稅、徵收數十億美元等級的罰款,或是強制公司進行大規模整改。

Wired 說的,就是現任歐盟執行委員會競爭事務執委瑪格麗特‧維斯塔格(Margrethe Vestager),人稱「科技巨頭剋星」。

篤定強硬得電視劇也拿來做原型的女政客

▲ 年輕時的維斯塔格。(Source:彭博

1968 年,維斯塔格出生於丹麥西岸一個名為 Ølgod 的小鎮。她的父母親都是路德教會的牧師,小鎮居民不時會聚集到她家,因此,她也算是從小就習慣生活在公眾環境。

夏天的時候,教友會到她家喝咖啡。將近 200 多人會到花園聚會。本來她應該要乖乖坐著和別人聊天,但她很討厭那樣,反倒喜歡幫忙倒倒咖啡,做些實際的事。

她的朋友 Lars Nielsen ,而且透露,直到現在,維斯塔格還是很不喜歡和人閒聊。

1989 年,21 歲的她走入政界,加入社會自由黨(Social Liberals),並在數年裡逐漸升到黨主席、議會成員和黨議會主席的職位。這個過程中,她學會一個道理:「你必須堅持自己的觀點,即使每個人都覺得你是個傻子。」

走在堅持的道路上,她建立了一個「充滿毅力卻易怒」的形象,並戴著「冰雪女王」的稱號在 2011 年成為丹麥「三合一」官員──副首相、經濟部長、內政部長,都是她。

身為經濟部長,在丹麥經歷 2012 年經濟萎縮後,她曾堅定地推動國家福利緊縮政策,全然不在乎他人想法。在一次活動上,某工會為「讚揚」她的財政緊縮政策,送她一個比中指的石膏像。她向對方致謝,並將它擺在辦公室裡。

▲ 維斯塔格辦公室桌上的「中指」雕塑。(Source:Wired

她的硬派政客形象深入人心,連丹麥的電視劇編劇在寫政治劇《Borgen》時,都拿她來為靈感來源(該電視劇講述女政客成為丹麥首位女首相的故事)。

維斯塔格 vs. Google

2014 年 11 月,維斯塔格正式委任為歐盟執行委員會競爭事務執委,一上任就撿起不少「燙手山芋」,例如 Google 這案。

案件得追溯到 2006 年 6 月,英國 Raff 夫婦決定辭去工作自己創業,建立了一個比價網站 Foundem。他們堅信自己的產品很不錯,但上線幾週後,卻發現 Google 搜尋引擎並沒將用戶引到他們的網站,反倒將他們的網站如「垃圾網站」一樣處理。

Foundem 有效地從網路上消失了。

Shivaun Raff 。他們隨後透過郵件詢問 Google 原因,但未收到任何回應,轉而找微軟的遊說團隊諮詢(也有說法猜這一切都是微軟策劃的,真假不得而知)。

▲ 前任競爭事務執委 Joaquín Almunia。(Source:達志影像)

2009 年,Google 的態度突然間溫和起來,手動給 Foundem 放入「白名單」,使 Raff 網站流量漲了 100 倍。但 Raff 夫婦並沒有因此終止控訴 Google,因為:

搜尋引擎不應有任何編輯性政策,只應為用戶提供綜合整體的結果,公正且基於相關性。

Adam Raff 對《紐約時報》,在創業前,他的工作是和歐洲氣象預測超級電腦打交道,而妻子 Shivaun 則是通用汽車和 Boots 的軟體專案經理。

Google 也沒鬆懈,當 Raff 夫婦向歐盟正式投訴後,他們也立即派出遊說團隊,並在 2014 年看到有效的成果──在世界經濟論壇上,當時的競爭事務執委 Joaquín Almunia 和 Google 前 CEO Eric Schmidt 握手言和,達成共識。

但 Almunia 未能說服競爭事務委員會,很不幸地(對 Google 而言),這案子落到繼任的維斯塔格手上。

(Source:達志影像)

2015 年初,Google 已將搜尋引擎優勢延伸到自有 20 多個服務上,包括地圖、圖書、旅遊等。維斯塔格邀請不同產業受 Google 影響的人到辦公室裡聊天。

她對我們的案子超級感興趣(super-interested)。她真的有在聽,和 Almunia 那種象徵性諮詢不同。

德國地圖公司 Hot Maps 負責人。同年 4 月,維斯塔格正式採取法律對抗,而不像過去那樣,先私下談判:

(要讓消費者相信你是公平的,那就得)讓他們相信你們並沒有在辦公室裡談好價錢,沒有在高爾夫球場酒店喝酒分市場。

這也是為什麼她拒絕參與世界經濟論壇,同時,也拒絕會見任何公司的遊說集團。

隨後,她甚至還將對 Google 的控訴延伸,除了針對搜尋引擎的調查,又增加了針對 Google 濫用 Android 作業系統優勢地位以及 AdWords 服務合作條款違規「兩宗罪」。

開頭那 5 年真的讓人很沮喪,但自從新的委員上任後,事態終於有改變。看來,我們很有機會在這案件上大獲勝。

Hot Maps 負責人。一旦 Raff 夫婦的案件勝訴,這個先例可隨之延伸至其他領域,其中,也包括了他關注的地圖服務。

接下來的,我們都清楚:2017 年 6 月,歐盟正式宣布,Google 由於違反反壟斷法,被判處 24.4 億歐元的罰款(針對 Google Shopping)。Google 對裁決結果表示不認同,將考慮上訴。

所以說,科技公司得罪她了嗎?

(Source:Flickr/Friends of Europe CC BY 2.0)

身為 3 個孩子母親的她不時會在家裡上演「老土爸媽」的戲碼:

我的孩子有時候會對我說:「媽媽,妳別再用簡訊啦,這讓妳看起來像個老人。」而我會和他們說:「說是這樣說,但這是我的特色啊。」

雖然不時愛裝老土,但她對新科技還是很了解的。不少人都會問她是否有用 Google 搜尋引擎,答案是肯定的。不過,只在其中一支手機,另一支手機,她用的是「無痕」搜尋引擎 DuckDuckGo,而且有時還會用 Bing(回答時,一臉「是的,世界上的確有 Bing 用戶」的表情)。

不過,維斯塔格並沒有個人 Facebook,但她在 2017 年 1 月時倒是興起跑去讀了一遍 Facebook 的用戶使用條例說明,並感嘆:

你知道(同意那些條例後),你就授權 Facebook 使用所有內容、圖片和影片嗎?而且,它還可以將這些內容授權給其他方使用。

如果你移除了帳號,雖然可將授權收回,但前提是你沒將那些內容分享給其他用戶,否則 Facebook 還是擁有那些內容的授權,並且可以給其他方使用。

這是否意味著維斯塔格特別針對科技公司?也不至於,她只是認為,有時候我們需要更謹慎:

科技,從很多方面來看,為人們帶來一個更開放和透通的世界。同時,它也將監管提升到新高度,而個人空間也被商業化至超乎意料的程度。

而且,維斯塔格手上的反壟斷大案子裡,除了科技公司,也有其他產業巨頭。

譬如,星巴克就因涉嫌避稅,被維斯塔格開了張 3,000 萬歐元的稅單;義大利著名汽車製造公司 FIAT 也領了張 2,000~3,000 萬歐元的稅單;除此以外,俄羅斯天然氣工業股份公司、麥當勞以及亞馬遜的案件都仍在調查中。

維斯塔格的任期將在 2019 年結束,在剩餘這一年多裡,我們很可能將見證更多罰單。

智庫 Nesta 資料學家 Katja Bego 認為,歐盟的競爭事務委員會將加速網際網路的分裂,終究會以失去網際網路廣度為代價來換取資料安全。而維斯塔格的堅定也引來不少質疑。

(Source:達志影像)

當被問及在做決定時為何如此自信時,維斯塔格回答:

這是一個很難的問題……

過去幾十年裡,我曾在不同職位擔任決策者。過程中我學到的最重要的事情,是我必須為自己的決定負責,無論我聽過哪些建議,有多少人告訴我應該怎樣做。這一切都是我的責任。

她對個人決策的理念也和她的工作相呼應,無論 Google 再怎麼大、怎樣智慧,也不應該幫別人決定。

要為自己喜歡什麼做決定並不是壞事。

我們得決定本質上在追求什麼,並將其貫穿每日生活。

(本文由 愛范兒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Flickr/Friends of Europe CC BY 2.0)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