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核」賈伯斯遇見「蘋果皮」艾夫,成就完美的蘋果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7 年 07 月 16 日 22:10 | 分類 Apple , iPad , iPhone follow us in feedly

強納森‧保羅‧艾夫(Jonathan Paul Ive),賈伯斯親切地叫他強尼(Jony)。



在一次訪談中,艾夫說起他和賈伯斯(Steve Jobs)的初次會面:

……與賈伯斯這樣的人會面,真是非常奇妙。我們都有一點古怪。我們都不太習慣有人和自己合拍。

賈伯斯也曾評價他:

強尼是一個極聰明的傢伙。了解商業概念和行銷概念,你說上句他立即就明白下句。他是最理解蘋果核心理念的人。如果說有誰是我在公司裡的精神伴侶,那必定是他。

這樣高度評價,源於賈伯斯與艾夫不謀而合的理念──對設計近乎強迫症的堅持。

(Source:達志影像)

看透它,感受它

艾夫原本並不喜歡電腦,整個大學期間他都堅信自己對科技一竅不通。快畢業時,艾夫試用了 Macintosh 麥金塔電腦。產品的人性化,令他震撼多年後,還記得自己和蘋果電腦「設計靈魂相通」那個怦然心動的時刻。

艾夫出生在英國倫敦,父親是一名極有巧思的銀器工匠,從小艾夫就喜歡和父親一起做小玩意兒。裝裝拆拆、觀察它們如何運作,而父親都會要求他先畫圖,再動手,「看透它、感受它」。

在父親的薰陶下,艾夫從小體會到手工製品的美。「對產品那種細緻的心意最重要」。按照習慣,艾夫總是先將細節鄭重地落實在紙上,再細致地打磨出實物。他的設計圖到實物,沒有一絲草率。

有的只是反覆斟酌後的完美,和對物品本身滿滿的情感。

It’s ‘finishing the back of the drawer’.

抽屜後面沒人會注意,但工匠自己知道。對於艾夫,設計就是這樣,即使用戶看不到,也要對每個細節全心投入情感,做到盡善盡美。艾夫曾對《時代雜誌》說:

我和賈伯斯可以花幾個月研究一個產品的一個零件。

這些努力沒人會看到。改變 1 毫米甚至 1 微米的設計,功能上其實沒什麼差。那是為什麼?因為我們在乎。

這種「細緻的心意」,從他早期就讀英國皇家藝術學院(Royal College of Art)和新堡技術學院(Newcastle Polytechnic)的設計作品中就可以看出。插圖這枝筆的頂部,有一個可撥弄的小球,幫助坐立不安的用戶集中思考,比最近大紅的指尖陀螺更乖巧。下圖這套麥克風和聽筒,是艾夫的畢業設計,用以和有聽力障礙的兒童交流。

此外他還用業餘時間設計過一台自動提款機,和一款流線型手機。兩個作品都獲得英國皇家藝術學院獎項。流暢的線條、考究的配色,以用戶體驗為先,這些設計都隱隱透出蘋果產品的影子。

設計師在蘋果的地位極高,從初代 iMac 到 iPod,再到現代消費者愛不釋手的 iPhone,艾夫幾乎全程參與新產品設計。這些產品無論美學角度還是工業角度,都完美體現出首席設計師的才華和設計理念:美學設計和產品架構、工作原理及用戶體驗同等重要。

研發,不計成本的研發

艾夫強調:「蘋果的目標不是賺錢,而是打造好產品。」不以賺錢為目的的蘋果,反而成了最大的商業贏家。蘋果的設計師在艾夫領導下,從不過分擔心研發成本。

2007 年為了減輕 MacBook Air 的重量,艾夫決定採用一體成型技術,用數控銑床將一整塊鋁板掏空,構成主體架構。這樣的技術讓 MacBook Air 主體架構的重量只有驚人的 0.25 磅。可當時美國所有數控銑床加起來都無法滿足蘋果的產量。

庫克(Tim Cook)滿世界找,最終和日本一家公司簽了 3 年合約,才最終湊到數,前後花了上百億美元。蘋果全球建了那麼多精美門市,才花了 10 億美元。

「研發,不計成本的研發」,這條宗旨,不只在蘋果有充裕現金流時才履行。

賈伯斯重回時,蘋果季虧損 7 億美元。賈伯斯回歸後的第一件事就是大刀闊斧削減產品線,把 350 多個研發專案減到 10 個,並重點開發一款全新電腦(也就是日後看到的 iMAC G3),然而設計團隊卻保留了下來。

設計創意是艾夫團隊提出的,這款半透明糖果色外殼極有質感,但成本約 65 美元,遠高於當時產業的普遍成本 20 美元。iMac G3 最終推出市場時標價高達 1,200 美元,卻在兩年內狂銷 200 萬台,成功讓公司轉虧為盈。

在艾夫和賈伯斯眼裡,研發成本不是問題,他們只做真正的好東西。這種「先從設計吸引,再從軟體和用戶體驗留住消費者」的策略,日後證明非常成功。

簡潔並不是缺乏內容,而是為繁雜建立秩序

「Simplicity isn’t simple. The quest for simplicity has to pervade every part of the process.」

發表 iOS 7 時艾夫這麼說:「我們一遍遍回到起點,重複簡化過程。這個零件有必要嗎?能行使多個功能嗎?如果設計能簡化生產過程和使用過程,那不是更好嗎?」

「最大程度的簡化」催生出 Home 鍵。一個按鍵完成解鎖、開啟、轉換頁面等多功能,最大程度減去不必要的按鈕。手機介面上所有自帶 logo 的圖像同色系同造型,App 按照功能分頁放置,秩序感極強。果粉期待的 iPhone 8,據說連 Home 鍵也取消,蘋果很有可能透過 under glass 指紋辨識技術,再次挑戰用戶的使用習慣。

向日葵、披薩和糖果

創新是蘋果的主題,但創新並不是設計目的,使產品盡善盡美才是。「我們的目標是打造讓自己都感到興奮的產品」。

iMac G4 被稱為「蘋果史上最漂亮的一體機」,在人體工程學方面實際上比目前 iMac 更出色。2002 年設計 iMac G4 支架時,艾夫研究了向日葵的莖好幾個月,最終才敲定使用半圓形機箱加上金屬拋光的不鏽鋼支架。iMac G4 的設計充分展現電腦產品少有的活潑,很多果粉將 G4 改裝成一款漂亮的檯燈。賈伯斯後來建立的皮克斯動畫工作室,便使用了形似 G4 的跳跳燈為吉祥物。

曾有傳聞說,2011 年為了降低 iPad 2 的重量,艾夫特意搭了 14 個小時飛機到日本觀察鑄劍流程,並向日本鑄劍大師請教製程。所有人對此傳聞深信不疑,直到後來艾夫接受英國《每日郵報》採訪時闢謠說並無此事,艾夫的設計之名可見一斑。

蘋果的很多產品,都是我們的設計團隊窩在工作室狹小的廚房裡吃披薩時想出來的。

艾夫沒有圍觀過日本鑄劍,但當年研發 iMAC G3 時團隊確實有跑去附近的糖果廠研究膠質軟糖,經過多次模型製作,才有後來帶磨砂質感的半透明糖果色外殼。相信嗎?蘋果外殼的靈感來自軟糖。

不爭的事實是,2011 年 3 月,蘋果成功推出新一代 iPad 2,比 iPad 輕了近 0.2 磅。幾乎輕了一個 MacBook Air 主體架構的重量。

蘋果同事表示:

如果蘋果是一種信仰,那艾夫的設計團隊向世人證明的就是造物之美。

(本文由 36Kr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達志影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