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爾蓋茲曾寄望的「電池新貴」破產,新能源依舊在掙扎中前行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7 年 07 月 19 日 8:16 | 分類 能源科技 , 電力儲存 , 電池 follow us in feedly

比爾蓋茲對未來的洞察力及精準投資眼光一直有口皆碑,不過這也無法保證他看上的專案就一定成功。



▲ Aquion Energy 官網已無法存取。

今年 3 月 8 日,創立於 2008 年的清潔能源公司 Aquion Energy 宣布破產,沒能迎接自己的 10 歲生日。他們燒光了這些年來從比爾蓋茲、凱鵬華盈(Kleiner Perkins)和殼牌為首超過 10 家風險投資機構融到的近 2 億美元現金,而下一步融資失敗又失敗,無以為繼的情況下只好關門大吉。

在申請破產保護、裁減 80% 員工(僅保留殘存的技術人員)、停止生產和銷售等措施後,創始人 Whitacre 在公司拍賣結束前發言表示,希望該公司或技術之後能以某種形式繼續下去。

這其實不能怪比爾蓋茲,新創企業若想在能源這個前期需要巨額投入,但短時間難見成效、競爭激烈的市場立足,實在太難。

從他的投資清單中,我們不難看出這位一手創造微軟帝國的男人對新能源領域的熱中(多達 11 家能源公司),走到山窮水盡這步之前,Aquion Energy 的表現在外界看來也算相當爭氣。

在《MIT 科技評論》雜誌每年評選出的「全球最聰明 50 家公司」中,以 2016 年高居全榜單第五的位置為參考,耳熟能詳的微軟僅名列 26,英特爾則處在 49 名的副班長位置。相當諷刺的是,就在破產前夕,Aquion Energy 還收到清潔能源集團(Cleantech Group)頒發的北美年度公司大獎,可謂名符其實的「死亡之吻」。

Aquion Energy 的破產,將掙扎前行的清潔能源工業現狀完整暴露在眾人眼前。

這專案最早起源來自 2007 年矽谷頂級風投機構凱鵬華盈(Kleiner Perkins Caufield&Byers,以下簡稱 KPCB),發起的希望取代鋰離子電池的聲勢浩大運動。他們拋推出的問題看似簡單卻極難回答(其實大家至今都不知道答案):究竟什麼樣的電池才是最理想的電池?

而他們找到了當時剛從 NASA 離職、在卡內基美隆大學(Carneige Mellon University)主攻材料工程的 Jay Whitacre。

Whitacre 教授的經歷十分精彩。他於 1990 年代初期在美國文理學院 Oberlin College 主修心理、副修哲學,在大學期間發現工科其實才是真愛,一畢業就投向材料工程的懷抱,僅花 4 年便在知名的密西根大學(University of Michigan)讀完博士。

一年出頭的 JPL(Jet Propulsion Laboratory,美國國家噴氣推進實驗室,錢學森即為 JPL 創始人之一)博士後生涯結束後,他便相當自然地進入 NASA 工作,曾從事火星探測用電池的開發。

▲ Jay Whitacre。

在電池領域的多年耕耘,使 Jay Whitacre 離職創辦 Aquion Energy,旨在為可再生能源專案和電網提供大型電池。

他並沒有跟風栽進已十分擁擠的鋰電池市場,嘗試開發出新的儲能方式分一杯羹。相反地,對自己有清晰定位的 Aquion Energy 另辟蹊徑,專注於生產鈉電池,避開與強大競爭對手正面衝突,最佳化生產流程,透過走平民化路線降低成本,將目光瞄準細分市場,嘗試找到立足點。

當《MIT 科技評論》在 2012 年第一次報導 Aquion 時,Whitacre 教授表示,他們的目標是希望以相對低廉的價格生產鈉電池──該電池利用鹽水為電解質,並配以氧化錳陰極和碳基陽極,產品定價介於低階的鉛酸電池和昂貴的鋰離子電池之間。短期目標是 250 美元每千瓦時,希望達到的長期目標則是 160 美元每千瓦時。

按照設想,Aquion Energy 開發的電池,還將具既非酸性也非鹼性、不易燃易爆、無腐蝕性、提高電池續航能力、使用場域寬廣等優點……

但現實是冰冷無情的,這些美好的想法均已夭折。

Aquion Energy 失敗的最主要原因,其實還是來自一直被人們看衰、輕視的鋰電池的巨大威脅。

雖然一直被鮮花和掌聲包圍的風能和太陽能,2016 年底至今年初迎來了成本大幅下降、儲能技術提升等諸多利好,且今年《MIT 科技評論》「全球 50 家最聰明公司」榜單中上榜的 3 家能源公司均分散在這兩個領域(太陽能領域的 First Solar 和 M-KOPA,以及風能領域的 Vestas Wind Systems),但他們其實也有自己的苦惱。

更重要的是,在發展成熟的鋰電池面前,相較之下還是蹣跚學步孩童的他們並不具核心競爭力。

根據彭博新能源經濟資訊(Bloomberg New Energy Finance)提供的資料,2016 年鋰離子電池的價格大幅下跌,使一直處在「鋰電池遲早要完」輿論漩渦中的鋰電池未來迎來了些許轉機。

這份報表與圖片如此出名,幾乎數月來所有討論鋰電池未來的文章都會引用這份資料。

鋰電池價格從 2010 年的每千瓦時 1,000 美元的高位,跌破到每千瓦時 300 美元的臨界點。特別值得注意的一點是,兩年內鋰電池價格近乎腰斬,在 2016 年達到 273 美元。這離不開科技進步刺激的大量消費需求,全球產能不斷增加以滿足手機、電動汽車、太陽能備用系統對電池的依賴,進而引發價格驟降。

雖然彭博呈現的資料很重要,但他們接下來的預測,就未免有些荒腔走板──鋰電池的價格繼續下降,2025 年之前每千瓦時價格會降到 109 美元,2030 年降到 73 美元。這低得有些過分的價格引來科學家的質疑,比如 MIT 材料科學家、液態金屬電池專案 Ambri 聯合創始人 Donald Sadoway 就指出,如果按照彭博的預測,2030 年鋰離子電池的價格居然比原材料還要低。

和 Aquion Energy 一樣,Ambri 也拿到比爾蓋茲的投資,卻因發展不順被迫裁員 25%。與之命運相似的還有致力於研發空氣壓縮儲能技術的公司 LightSail Energy,同樣燒光了比爾蓋茲提供的資金,不得不將碳纖維儲存罐出售給天然氣供應商。

目前鋰離子電池和新型能源處境的鮮明對比,依然沒能改變觀望者對未來的質疑,比如「鋰電池會迅速衰退,在持久性的表現上是不是有欠缺?」「鋰電池只是過渡產品,價格壓縮空間已經十分有限,肯定會出現更便宜的能源取代鋰電池」等。

但現在身處的 2017 年,各方面綜合表現相對領先的鋰電池,依然是大型專案買方最青睞的能源解決方案。

文章最後回顧一下去年《MIT 科技評論》給 Aquion Energy 的頒獎詞:「他們為服務電網設計的具創新性電池,使他們在這個無比艱難的產業穫得巨大的成功。」

現在看來,此頒獎詞僅言中了「無比艱難的產業」這半句話。

在「能源」這個新創公司不敢輕易觸碰的產業,無論創新的鋰電池或太陽能、風能,乃至飛輪儲能(FW,FlyWheels)、空氣壓縮、氫燃料電池等新開發的黑科技,距離完全取代鋰電池,達到真正成功還有很遠的路要走。

(本文由 36Kr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Flickr/OnInnovation CC BY 2.0)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