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的 ARKit 怎麼突然成了「軟體製造工廠」?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7 年 07 月 21 日 8:45 | 分類 Apple , VR/AR , 網路 follow us in feedly

還記得 2016 年全球玩家用《Pokémon GO》在街上抓寶可夢的盛況嗎?在不到一年的時間裡,科技網路圈的風向已換了好幾波,完勝柯潔的人工智慧、花樣百出的共享經濟、半死不活的樂視生態,這些熱點已經夠大眾和媒體飽餐一頓,還沒成熟的 AR 技術卻一度成了明日黃花。



但從蘋果今年在 WWDC 大會上發表了 ARKit 之後,事情開始發生了微妙的變化,儘管在本次大會上 ARKit 並算不主角,展示的《Pokémon GO》也不再讓人興奮,但在之後的一個多月,各式各樣採用 ARKit 製作的 AR 應用 demo 在社群網路紅了起來。

ARKit 為什麼能化腐朽為神奇?下面先來看看這些讓 AR 重回網紅行列的 ARKit 應用軟體。

ARkit 孵化的「軟體們」

AR 捲尺

這是一款實用性頗強的 ARKit 應用,名為 AR Measure。據開發者 Laan Labs 公布的展示影片,可以看到這個 AR 捲尺的精確度已經和真實捲尺相差無幾,而且隨著該應用軟體透過相機收集到的參考物越來越多,測量的準確性也會相對增加。

如果用 AR Measure 做實驗室等級的精密測量搞不好會出什麼事,但應對日常生活的測量應該綽綽有餘,用戶不用再擔心找不到捲尺了。

AR 耐吉鞋

ARKit 的低門檻讓更多開發者和用戶都能輕易體驗到 AR 的魅力,商家當然也不會放過這個機會,相信一大波 AR 行銷正在路上,而耐吉就率先使用 AR 技術來發表新款球鞋。

耐吉透過與米其林二星餐廳 Momofuku 合作推出了聯名款球鞋 Nike SB Dunk High Pro Momofuku,並在一款名為 SNKRS 的 iOS 應用軟體上為新款聯名球鞋製作了 AR 模型,只要用戶掃描 Momofuku 餐廳上的菜單,這款 AR 球鞋就會出現,用戶可以從各個角度了解這款球鞋的細節,並下單購買。

SpaceX 火箭回收

在上個月,馬斯克的 SpaceX 完成了第二次獵鷹 9 號火箭回收,與此同時一名 ARkit 開發者 Tomás Garcia 就利用 ARkit 在自家游泳池上模擬了獵鷹 9 號回收的全過程,從 Tomás Garcia 的展示影片中可以看到火箭的音效和陰影等細節非常逼真,而且畫面也比較流暢穩定。

此外,Tomás Garcia 也用 ARkit 模擬過登月,影片中的月球表面十分真實,太空人乘坐飛行器登月的過程挺有趣。未來在課堂上,利用 ARkit 來進行科普教育,或許能讓孩子們更直觀的了解並產生更濃厚的興趣。

特斯拉 Model 3

特斯拉的首批 Model 3 還沒交貨,但已經有人用 ARKit 對 Model 3 來一次試駕了。挪威的的 3D 設計師 Jelmer Verhoog 利用 ARKit 製作一款 AR 版 Model 3 。

在這款 ARKit 應用軟體上,用戶可以像在賽車遊戲中一樣選擇 Model 3 的外觀顏色和在車道上的樣式,可以在路上開上一小段,車燈這些細節也模擬得十分到位。

Jelmer Verhoog 希望得到馬斯克的許可,以便正式在 iOS 11 系統上推出這款應用軟體,或許特斯拉正好可以利用這款 ARKit 應用為 Model 3 做一次行銷。

AR 建築

對於建築師來說, ARKit 更是實用。澳洲開發商 Joyce 就利用一款名為 SketchUp 完成了一個古城的建築模型,並將這個古城「建」在一個公園上。Joyce 表示,這類 ARKit 應用軟體能使建築師、開發商、室內設計師更高效地完成設計方案。

ARKit 建築類的應用還可以被運用到遊戲中,比如遊戲設計師 Matthew Hallberg 利用 ARKit 框架開發的 AR 版《Minecraft》,用戶可以在上面完成採礦挖掘等操作,在現實的空間中創造屬於自己的世界。

AR 瑪利歐

儘管《Pokémon GO》有點偃旗息鼓,但是跟 AR 最搭的也莫過於遊戲了。前段時間一則戴上 HoloLens 在紐約中央公園玩《超級瑪利歐》的影片就在社群網路上紅了起來。

這是開發商 Abhishek Singh 利用 ARKit 重製的《超級瑪利歐》遊戲,據 Singh 介紹這款應用軟體是利用 Unity 引擎將每個 8bit 像素整合到現實環境中。

除了以上這些,其實還有不少打開腦洞的 ARKit 應用軟體:

▲ AR 版的真人格鬥遊戲 HADO。

▲ 《星際大戰》中的 BB-8,狗是真的。

▲ 在 AR 中創造一個 VR 空間的雙重空間。

▲ 在鐵閘上割開一個「任意門」。

▲ AR 版本的經典打飛機小遊戲《Invaders》。

▲ 《鬥陣特攻》中的黑百合。

開發者有如此的熱情和創意,也難怪蘋果全球行銷副總裁 Greg Joswiak 在最近一次採訪興奮地表示,開發者對 ARKit 的回應「令人難以置信」,並暗示了在 iOS 11 上線後會迎來大量可用的 AR 應用軟體,「全球最大 AR 平台」的目標似乎也不是一句空話。

ARkit 憑什麼這麼紅?

看了這麼多 ARkit 應用軟體,其實大致可以知道 ARkit 就是讓虛擬物件與真實空間產生互動,使 App 跳出螢幕的限制。這樣的 AR 技術本來不稀奇,但是蘋果這次帶來的這一全新的現實增加框架卻點燃了眾多開發者的熱情,這才是最難得的。

AR 和 VR 這樣的技術在被炒熱後為什麼沒能帶來新一輪技術浪潮?正如錘子研發前總監池建強所分析的,這背後無非有 3 個原因:

  1. 沒有形成多點開花、齊頭並進的應用突破,場景狹窄,應用寥寥,很容易形成審美疲勞。
  2. 沒有統一的技術標準和應用裝置,開發成本像一道高牆,把產品和研發的創意擋到了牆外。
  3. 裝置不夠便攜,如果每個應用軟體都需要配合一個沉重的頭盔,注定是個玩具而無法普及。

而蘋果的 ARkit 恰恰解決了這幾個問題,目前百花齊放的 ARkit 應用軟體已經初步證明了第一點,但之所以開發者能開發出這麼多有趣的 ARkit 應用軟體,很大原因在於 ARkit 極大地降低了開發門檻,也降低了開發者的成本。

開發者只需要一台搭載 A9 晶片的 iOS 裝置就可以開始開發自己的 ARkit 應用軟體,也不再需要第三方的 AR SDK,而與 ARkit 一同發表的 Core ML 深度學習框架,也可以讓其利用 iOS 裝置的 GPU 性能進行機器學習。

更為關鍵的是,ARkit 不再需要訂製頭盔等額外硬體,只需要一支 iPhone 就可達到還不錯的 AR 效果,比如可以穩定快速的捕捉動作、辨識物體輪廓、確定物理邊界、模擬場景光照,並支持 Unity、Unreal 和 SceneKit 等開發平台和引擎。

之所以稱之為「還不錯」,是因為像 Google 旗下的 AR 平台 Project Tango 其實在 AR 性能上更勝一籌,Tango 手機甚至完可以完成對整個環境的三維重建,比起 ARkit 的單目 SLAM 要更加完美和功能齊全。

但 Tango 平台上卻一直頗為冷清,一部分原因是 Tango 對硬體的要求特別高,外置的魚眼鏡頭和深度感測器都不可少。另一方面支援 Tango 的手機數量實在太少,目前搭載的機型僅有聯想的 Phab2 pro、Moto Z 模組手機和華碩的 ZenFone,小眾到不能再小眾了。

▲ 搭載了 Tango 技術的聯想 Phab2 Pro。(Source:聯想

反觀 ARkit 一經推出就可以覆蓋上億個 iOS 裝置,加上單鏡頭就能實現的 AR 體驗,或許真的能讓 iPhone 成為最佳的 AR 裝置,不久前還曝出蘋果將把 3D 光學雷達測量模組集成入 iPhone 8 中,以達到更好的 AR 呈現效果。

▲ 有評論認為,豎直排列的鏡頭右邊的小孔就是專為該模組設計的。

同時 ARkit 對各個平台的開放,讓蘋果有機會構建一個像類似 App Store 的 AR 內容開放平台,蘋果也有望在 AR 領域再一次上演後發先至的神奇故事。

目前來自 Digi-Capital 等眾多 VR 產業的分析師均對蘋果在AR領域的前景十分樂觀

除了蘋果,沒有誰可以直接從 2 億用戶起步。Google 的 Tango 可以做到絕大部分 ARKit 可以做到的事,然而卻需要高通的驍龍 835 晶片來驅動。微軟和 Facebook 則必須盡自己最大努力在 iOS 和 Android 系統上做到最好。就像曾經領導 App 革命一樣,蘋果也將會重新定義 AR。

(註:Phab2 pro、Moto Z 和 ZenFone 3 款機型均沒有搭載驍龍 835 晶片)

殺死 iPhone 的會是 AR 嗎?

之前曾在 iPhone 十週年的專題中曾經分析過,隨著 2016 年 iPhone 出現銷量與同期相比下滑的現象,或許說明 iPhone 已經開始進入了產品週期的後段,而能夠替代 iPhone 甚至是智慧手機的產品會是什麼呢?

這個答案很可能是 AR。儘管蘋果在 AR 領域上的動作似乎一直不大,但實際上蘋果在這幾年已經收購了不少與 AR 相關的科技公司,從 2013 年以 3 億 4,500 萬美元收購了以色列即時 3D 運動捕捉技術公司 PrimeSense,到 2015 年先後收購德國 AR 公司 Metaio 和 Faceshift,這一系列的收購也讓蘋果在推出 ARkit 打下了堅實基礎。

而上個月蘋果又收購了一家德國公司 SensoMotoric Instruments(SMI),該公司主要開發用於 VR 頭戴裝置、AR 眼鏡的視覺追蹤技術。這似乎是為蘋果開發 AR 眼鏡埋下了伏筆,不少分析人士更認為這甚至意味著蘋果計劃把 AR 眼鏡做為下一個十年的核心硬體。

對於蘋果在 AR 上的布局,Loup Ventures 的老牌蘋果分析師就表示:

蘋果正在進行一次「心臟移植」手術,「Apple Glass」將逐步逐步取代 iPhone,成為蘋果的核心硬體。

而庫克對於 AR 一直都很重視,他曾在多個公開場合或採訪中表達過看好 AR,庫克甚至早就發表過「AR 有可能成為下一個 iPhone」這樣的觀點,而現在蘋果也在努力實現庫克心中那個「像依賴手機一樣依賴 AR 技術」的世界。

據 IDC 預計,到 2021 年智慧手機的增長率將僅有 3% 左右,而 AR 和 VR 眼鏡能夠在 2020 年時達到 198% 的年增幅,將成為未來主流的硬體裝置。

Business Insider 也在最近一篇文章分析,亞馬遜、微軟和 Facebook 這些公司正在加速智慧手機的滅亡,以終結蘋果和 Google 在智慧手機市場的壟斷地位,轉而向 AR 這樣還沒有產生巨頭的全新平台加大押注。

對於蘋果而言,如果願意忍受 iPhone 銷量下滑的陣痛,或許很快又是一條好漢,那些在網路上爆紅的 ARKit 應用軟體,也許正給蘋果打下了一支強心針。

(本文由 愛范兒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蘋果

延伸閱讀:

關鍵字: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