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動駕駛進軍航運界,全自動無船員輪船已在規劃中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7 年 07 月 24 日 17:08 | 分類 科技趣聞 , 自動化 , 自駕車 follow us in feedly

說到「無人駕駛」這個詞,你會想到哪些交通工具?除了路上跑的汽車、天上飛的飛機,應該還有在水裡航行的船舶。




雅拉國際(Yara International)是一家總部位於挪威首都奧斯陸、從事礦物化肥生產的企業,也是全球氮肥料的最大供應商之一。在提出全自動、零污染的海上運輸 Yara Birkeland 計畫之後,他們與導航系統製造商 Kongsberg 聯合開發了「YARA Birkeland」無人駕駛船。

與無人駕駛汽車相類似,YARA Birkeland 無人駕駛船同樣是藉助包括全球定位系統、雷達、攝影機和感測器等,讓船隻在航道中避讓障礙物,以及無需人力介入的情況下,自主完成航行任務。

(Source:Flickr/Ørnulf Rødseth CC BY 2.0)

不過做為貨運船隻,從目前得到的消息來看,YARA Birkeland 的載貨量並不算大,只能容納 100 至 150 個集裝箱。高達 2,500 萬美元的造價,也使它的價格約為普通船隻造價的 3 倍。

另外從政策層面上來看,國際海事組織表示,預計在 2020 年前,法規不會允許無人駕駛船隻投放下水航行。當然,由於尚且處於試驗階段,我們更關注的是與傳統船隻相比,未來能帶來哪些有積極意義的改變。

YARA Birkeland 無人駕駛船的優勢

如果說無人駕駛汽車更從出行便捷性考慮,那麼以貨運為出發點的自動駕駛船,重要的一點是放在營運成本的控制上。這裡所說的成本大致包括兩個方面,人力成本以及船舶本身營運成本。

無論對任何類型的公司而言,人力成本都是一項重要的支出。無人駕駛船的優勢在於,能最大限度擺脫船舶運營過程中對人員的依賴,自主完成運輸任務,大幅減少企業在人力成本上的支出。

另外一點是營運成本。前面提到過,YARA Birkeland 無人駕駛船的價格要比傳統船隻貴不少,但從長遠角度來看,由於它採用純電為動力來源,這也意味著相比內燃機,在燃料成本方面,將為企業縮減一筆不小的開支。

由於擺脫對人員的控制,在設計層面上,無人駕駛船可完全捨棄如甲板室、船員居住艙、通風設備、暖氣設備這些與船員相關的額外設施,從而提升甲板面積,來獲得更大的載貨量。

當然,無論無人駕駛飛機還是今天的無人駕駛船,安全性一定是不可忽略的重要特徵。引用總部位於慕尼黑的 Allianz 保險公司 2012 年公布報告,75% 到 96% 的海上事故是人類失誤導致,這其中大部分是由於人員疲勞所致。得益於電子感測器、遠程通訊和電腦技術的進步,無人駕駛船在安全運輸方面,顯然將做得更好。

這幾年為了節能減排,很多國家對電動車都給予大幅度的政策扶持,一方面是為了提升電動車的市場競爭力,另一方面也是鼓勵越來越多企業在新能源的探索上更努力。

無污染也是純電動力 YARA Birkeland 無人駕駛船在環境保護層面的優勢所在。由於剛起步,現在尚未有相應的鼓勵政策,但若這嘗試可行,很有可能成為下一個嘗到補貼甜頭的行業。

這些公司也在關注無人駕駛船

對於無人駕駛船舶的研究,除了以上提到的雅拉國際(Yara International),其實有很多公司在關注。

提到勞斯萊斯,可能你會想到價格不菲的高階汽車,但身為全球知名汽車生產商,勞斯萊斯不僅關注汽車行業,在無人駕駛船舶領域同樣有涉足。

公司船舶業務總裁 Mikael Makinen 在一份白皮書中表示:「未來,航海業的發展重點將會集中在自動駕駛船隻。就像智慧手機一樣,智慧船隻也會在船隻設計和操作領域掀起全新變革。」

該公司提出一項名為高級全自動水運應用(即Advanced Autonomous Waterborne Applications)的計畫,也得到歐盟海上無人導航系統研發小組 MUNIN、DNV GL(全球兩大知名船級社 DNV  挪威船級社與 GL 德國勞氏合併而來),以及中國海事局和武漢科技大學的支持。

公司船舶創新副總裁 Oskar Levander 解釋:「或許目前,船舶行業正在經歷變革。就算沒有,那也快了,因為遠程操控和無人駕駛船隻所需要的各種技術現在已經都有了。我們透過這計畫正在芬蘭進行感測器測試,並且還研發出一款無人駕駛船隻的模擬操控系統。預計到 2020  年底,就能推出商用的遠程操控智慧船隻。」

海上運輸大國的日本,在無人駕駛船舶領域同樣做了相應布局。據日經亞洲評論報導,日本一些造船公司,正在計劃組建一個包括 250 艘貨運船隻的無人駕駛商用船隊,並且計劃在 2025 年投入使用。

在這項計畫中,十多家日企將聯合制定新的燃油標準。日本政府也在編制的一個國家復興戰略中加入自動航行船隻的開發,並在資訊收集等方面提供支援。有消息稱,日本郵船公司已經開始研究相關技術,讓船隻透過數據來評估碰撞的風險。

無人駕駛船面臨的困難

對於無人駕駛而言,政策方面所遇到的阻力顯然要比技術層面更大。即使無人駕駛車已發展很多年頭,目前依舊沒有得到廣泛的政策支持,其中有關事故認定、運行穩定性等諸多方面,都遭遇監管的壓力。

同樣,對於無人駕駛船舶來講,政策方面帶來的阻力是一大挑戰。正如勞斯萊斯公司的萊萬德所說,目前無人船最大的障礙是複雜的國際航海規則,理清這些規則並重新談判可能將花費數十年時間。

另外就是測試場地遇到的問題。可能自動駕駛車在測試場地的選擇上會有更多可操作空間,但自動駕駛船不同,對場地的要求顯然更高些。目前世界上除了挪威還沒有其他國家有這樣的測試地點,這也對發展帶來一定的限制。

不過和無人駕駛汽車一樣,無人駕駛船舶顯然是未來發展的趨勢。隨著社會接受度上升,有理由相信政策層面會給予相應的政策支持。不久之後,也許你會在大海上偶遇一艘沒有船員的輪船。

(本文由 36Kr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Flickr/Ørnulf Rødseth CC BY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