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國記者眼中的中國行動支付時代,有哪些隱憂?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7 年 07 月 26 日 8:45 | 分類 Fintech , 中國觀察 , 行動支付 follow us in feedly

如今支付寶和微信支付兩大支付平台早已控制中國的行動支付市場,使用二維碼支付對中國人來說早已習以為常,但在外國記者眼中,這項高階科技還有很多不足之處。以下為 Paul Mozur 發表在《紐約時報》上題為《In Urban China, Cash Is Rapidly Becoming Obsolete》文章裡的觀點。



中國正在發生一件大膽的經濟現象,無關債務、基礎設施開銷,或其他當下流行的主要話題。這個經濟現象與現金有關──具體來說是中國如何快速且系統性擺脫紙幣和硬幣。

幾乎在中國大部分城市如今都在使用智慧手機支付。當去餐廳時,服務員會問顧客是否願意用微信或支付寶付帳,如果這兩種手段都不行,才會提出現金這種可能。

這場過渡發生的速度讓人吃驚。3 年前這個話題幾乎不會引起任何人注意,因為所有人那時還使用現金。

「從技術角度來看,這可能是中國最早發生最重要的創新點其中之一,並如今只發生在中國。」GSR 風投公司營運總監 Richard Lim 稱。

來自國外的人,可能很難理解 Google 和 Facebook 在中國完全被封鎖。也很難想像即時通訊工具微信對每個人的生活來說有多麼重要,直到一天中有 6 個人要求你掃描二維碼加他為聯絡人。

現金的遭遇可能也十分相似。在過去 3 年裡,我在香港感受到跟中國內地完全不一樣的網路文化。如今智慧手機支付已經佔領中國市場,資料非常驚人:根據諮詢公司 iResearch 的資料來看,單單 2016 年,中國的行動支付就達 5.5 兆美元,大概是美國 1,120 億美元的 50 倍。

即便如此,隨之而來的文化轉變也只能從個人層面感受。最近我搬到上海,立即感受到現金的變化,因為我剛到上海的前幾個星期,由於銀行的緣故,我無法立即將銀行卡連結到微信,這意味我如今要用 3 年前遊覽中國的方式:帶著一疊紅色的人民幣鈔票。

在咖啡館和餐聽裡,我得翻開錢包,抽幾張現金結帳。如果我餓了,就不得不走出去找個餐聽,然而我的同事只需在手機上點餐,就能將麵和雜物送到辦公室。我出門時也無法使用手機掃描二維碼,租借中國遍地的共用單車。

甚至街頭藝人都比我強。很多街頭演奏的音樂家面前都放了一張二維碼,路人可以直接轉帳。

影響遊客和出差人士

一些北歐國家同樣鼓勵使用信用卡。中國可能更鼓勵用手機支付。我一個朋友沒能意識到她已如此依賴手機支付,以至於銀行打電話告訴她,她的銀行卡遺落在 ATM 上有 3 週之久。

事實上來說,這意味著騰訊和阿里巴巴的螞蟻金融如今已佔據行動支付市場大部分位置。這兩家公司均可從交易中獲利,並且使用交易資料來做一切事情,從建立新信貸系統到發放廣告等。

Lim 說根據最新資料,螞蟻金融和騰訊公司將在下年度每日全球交易額超過 Visa 或 Mastercard 等信用卡公司。關鍵在於這兩家公司都允許小商家僅列印一張二維碼或展示手機就能支付,相比傳統的信用卡機來說便宜很多,儲存用戶資料的後端系統也降低了成本。

騰訊 2016 年第四季中「其他服務」在收入的貢獻比 2016 年翻了 3 倍,上漲到 64 億人民幣,這大部分要得益於手機支付。

中國如此追捧行動支付同時也引起一些問題。隨著中國在這兩家私人智慧手機支付平台上建立購物經濟,這也阻止了人們湧入其他公司或其他網路。從最簡單的層面來說,對於那些無法在中國開設銀行帳戶的遊客和出差人士來說,生活變得異常艱難,因為他們無法把手機當錢包用。

從廣泛層面來說,外企和區域商業的日子也非常艱難。外企想要賣給中國遊客的物品如今必須在阿里巴巴或騰訊上賣,否則就得冒著無法支付的風險,且依賴阿里巴巴和騰訊的中國公司也不得不建立獨立架構來處理跟 Facebook、Google 和其他信用卡的關係。

對於這裡會發生的事幾乎已成定局。在 21 世紀早期的日本,掀蓋手機可以達成很多功能,但正是因為掀蓋手機如此發達,日本停下了推廣智慧手機的步伐,以致落後了將近 15 年之久。

但阿里巴巴和騰訊沒有意識到這點,兩家公司還在不斷延伸商業版圖,以保證這項最新科技不會消亡。

(本文由 36Kr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達志影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