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電池科學家 Kurt Kelty 宣布離職,特斯拉 Model 3 量產計畫生變?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7 年 08 月 03 日 15:34 | 分類 汽車科技 , 電動車 , 電池 follow us in feedly

來自彭博社的消息,特斯拉電池供應鏈和業務發展高級總監、首席電池科學家 Kurt Kelty 已於近期從特斯拉離職。Kelty 是 Model 3 搭載的新型 2170 電池順利量產的頭號功臣,這樣的專家在 Model 3 產能提升的關鍵時期離開,是否意味著 Model 3 量產計畫再度生變?



先來聊一下 Kelty 強在哪裡。自 2006 年加入特斯拉以來,他領導特斯拉一步步從電池行業門外漢變成 2016 年「全球最大的電池生產和消耗企業」。從特斯拉離職前,Kelty 負責的計畫達 11 項之多:

  • 代表特斯拉與松下牽線協商人員確認就 Gigafactory 1 建設計畫達成合作關係。
  • 負責特斯拉上游電池原材料(包括鋰、石墨、鎳等)的本地化採購合約的談判和敲定。
  • 負責特斯拉上游電池原材料供應商在 Gigafactory 1 的整合、談判及後續合約的敲定。
  • 領導高級電晶開發小組。
  • 負責特斯拉電晶(指新型 2170 電池)的設計和實施策略──包括化學材料及外形設計。
  • 代表特斯拉與松下牽線協商人員進行談判和確認電晶(2170)共同開發工作,敲定數十億美元的合約。
  • 負責所有電池的採購和庫存管理。
  • 領導電池品質控制小組。
  • 領導電池品質測試團隊,負責電池循環測試和壽命預測。

一句話總結,Kelty 是特斯拉電池執行層的最高負責人、2170 電池之父,精通電池研發、製造及測試、原材料採購和供應鏈管理的全能型人才。別的不說,在特斯拉公布 2170 電池的設計後,動力電池領域的圓柱形電池玩家三星 SDI 和 LG 化學,隨後跟風發表了自家 2170 電池,規格與特斯拉如出一轍,這在一定程度說明了特斯拉產品的前瞻性。

在 Kelty 帶領下,特斯拉汽車電池組成本完成了從 2008 年特斯拉 Roadster 的 1,200 美元 /kWh 到 Model 3 的約 125 美元 /kWh 大幅下降。在電池衰減方面,之前有文章揭示過,特斯拉實驗室曾測試 Model S 的電池組,在模擬運行了 50 萬英里(約 80 萬公里)後,電池組容量衰減到出廠原始容量的 80%。而電池組在整個生命週期內支持的行駛里程達到 100 萬英里(約 160 萬公里)。

3 月 22 日,國際電池研討暨展覽會將年度電池創新者大獎頒給特斯拉,代表特斯拉上台領獎的 Kelty 隨後發表了題為《特斯拉 Gigafactory 1 電池材料的採購和生產》的演講,演講中 Kelty 表示,特斯拉和松下並非傳統的供應商關係:

「我們共同開發和最佳化了 2170 電池的化學特性和外形尺寸,松下在動力電池製造方面的能力是無與倫比的,他們知道如何製造高品質的產品,高品質意味著一致性、可靠、合理、低成本。」然後他指出了特斯拉和松下的差異,這是使兩家公司合作取得進展的主要原因:「他們有高效的製造水平和非常保守的商業策略,而特斯拉會布局非常前瞻和瘋狂的技術,這樣的組合對兩家公司來說都是非常好的互補。」

回到今天的議題,特斯拉發言人已經回應:「我們可以確認 Kurt Kelty 已經離開公司探索新的機會,感謝他為特斯拉所做的一切。他的職責將分配給特斯拉現有的團隊。」

前面已經提到,Kelty 是推動 2170 電池從研發到量產的核心人物,眼下正是 Model 3 量產爬坡的關鍵時期,Kelty 的離開會不會對量產造成不利影響?

在談這個問題之前,我們可以另一個例子為類比。2016 年 11 月,特斯拉 Autopilot 計畫負責人 Sterling Anderson 突然宣布離職。然而 10 月初特斯拉宣布搭載 Autopilot 2.0 硬體車型量產的時候,Musk 放出豪言,宣布年底將推送 Autopilot 8.0 系統更新,使第二代硬體車型的高度輔助駕駛功能追平老款車型。

在這節骨眼上,計畫負責人突然離職,最終結果是什麼,特斯拉在 2016 年 12 月 31 日推送了 Autopilot 8.0 系統更新。不過體驗 8.0 系統的車主發現,這個推送是 Musk 給自己一個台階下,新車型高級輔助駕駛體驗距離上代車型仍有差距。

為了儘快解決體驗問題,Musk 找來蘋果軟體前高層、Swift 語言之父 Chris Lattner 擔任 Autopilot軟體副總裁,由 AMD 前首席架構師 Jim Keller 擔任 Autopilot 硬體副總裁,兩者統領 Autopilot 計畫的研發。

3 月底,特斯拉 Autopilot 視覺部門副總裁 David Nistér 從特斯拉跳槽到晶片廠商輝達,特斯拉發言人回應稱:「伴隨著 Chris Lattner 成為新任 Autopilot 軟體副總裁,David Nistér 在公司​​的角色也發生了變化,繼續留在特斯拉讓他遇到了瓶頸,我們感謝 David Nistér 為公司做出的貢獻,並祝他未來一切順利。」

6月22日,Chris Lattner 也宣布從特斯拉離職,同時 Musk 投資的另一家 AI 研究公司 Open AI 研究科學家 Andrej Karpathy 宣布加盟特斯拉擔任 Autopilot 軟體副總裁。

在 Autopilot 高層如此頻繁更換的情況下,在特斯拉財報會議、股東大會、各個公開場合中,高層表態關於「2017 年底從加州至紐約長達 4,500 公里全程無人為干預的自動駕駛技術展示」目標從未改變。

事實上,從 2016 年 3 月開始,已經有超過 20 名特斯拉高層離職,他們的業務範圍涵蓋了金融、通信、監管事務、生產、製造、產品和計劃等各個領域,可是你看特斯拉既定的產品規畫,可曾因為哪位高層的離職被迫延期執行?

說到 Kelty,Kelty 是全球最頂級的電池專家之一,誰可能接替他做特斯拉電池業務的決策人?

這裡做一個預測:Jeff Dahn。

Jeff Dahn 是加拿大 Dalhousie 大學的教授,2016 年,特斯拉電池業務部門和 Jeff Dahn 領導的電池研究小組達成合作。之前 Jeff Dahn 電池研究小組曾與 3M 公司合作研究電池有超過 20 年的歷史,特斯拉新成立的「NSERC / Tesla Canada 工業研究協會」成功「策反」了 Jeff Dahn,使他加入特斯拉電池研究隊伍。

Jeff Dahn 與特斯拉非常合拍,3 月 22 日,代表特斯拉在國際電池研討暨展覽會發表演講的一共兩人,除了 Kurt Kelty,另一位便是 Jeff Dahn。

Jeff Dahn 現在的研究重點是提高鋰離子電池的能量密度和電池壽命,以降低特斯拉汽車和儲能的電池成本。

事實就是這樣,不管你多厲害,沒有人能影響特斯拉整個公司的前進腳步。不過,全球最頂級的電池專家 Kurt Kelty 從特斯拉離職了,寧德時代、比亞迪、三星 SDI、LG 化學還等什麼呢?

(本文由 36Kr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Flickr/Steve Jurvetson CC BY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