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 想找女性執行長挽回形象,但 5 位候選人全拒絕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7 年 08 月 09 日 8:45 | 分類 人力資源 , 汽車科技 , 職場 follow us in feedly

在卡拉尼克(Travis Kalanick)下台後,Uber 一直在忙於找尋繼任的執行長,由於早前傳出的性騷擾和性別歧視醜聞,據傳 Uber 希望能聘請到女性執行長來恢復客戶的信心,但 Uber 的這份希望似乎已經破滅。



華盛頓郵報報導,為了找到願意接任執行長職務的女性人選,Uber 在全美國範圍內企業進行人才搜索,並鎖定了幾位經驗豐富、曾任職科技業高層的女性進行邀請,希望能藉此打破性別歧視醜聞後帶給外界的印象,但結果似乎並不如預期。

據了解,Uber 董事會心目中的首位人選是 Facebook 的現任營運長 Sheryl Sandberg,但她很快就表明了自己並不想要這份工作。就像 YouTube 執行長 Susan Wojcicki、通用汽車(GM)執行長 Mary Barra、歐洲廉航 EasyJet 執行長 Carolyn McCall 所做的決定一樣,這些接洽最後都無疾而終。

惠普(HP)執行長 Meg Whitman 也同樣對這個職位不感興趣,她甚至自己跳出來在推特發文澄清,Whitman 表示,她通常不會對流言表達評論,「但這些關於 Uber 和我未來之間的猜測,實在已經變成一種令人分心的存在。」

根據熟悉 Uber 尋人之旅的人士透露,如今在 Uber 的執行長名單上,已經沒有女性候選人存在,剩下 3 位男性候選人正在「競爭」執行長職位。

(Source:Flickr/Ed Schipul CC BY 2.0)

Uber 董事會似乎希望在 9 月前做出決定,儘管還不曉得確切人選是誰,但這個職位很有可能是由一位業界中最老派作風的白人接任。知情人士表示,通用電氣(GE)董事長暨執行長 Jeffrey R. Immelt 是目前最受歡迎的候選人之一。

儘管 Uber 找到女性執行長來接任的可能從一開始就很渺茫,但一些矽谷的女性高層和人資還是對此感到沮喪,多元顧問機構 Paradigm 的執行長 Joelle Emerson 表示,雖然她不覺得聘雇女性執行長就能保證有什麼改變,但至少有機會能夠傳達公司的意圖──更具包容性的文化。

玻璃懸崖?

但對於 Uber 試圖尋找女性執行長的舉動,工作場所專家則有著不同看法。專家認為,這就是研究人員常講的「玻璃懸崖」現象,也就是在企業遭遇危機時,往往傾向尋找女性擔任領導者,但如果企業狀況並未好轉,女性領導者將會比平常受到更多批評。

從 2013 年富比士 500 大企業執行長調動的情況中,就可以明顯發現玻璃懸崖的現象,當公司表現不佳時,比起白人男性,女性以及有色人種更有機會被提拔為執行長。

安妮塔‧博格婦女與科技研究所(Anita Borg Institute)的副總裁 Elizabeth Ames 表示,她很希望看到更多女性擔任執行長,但在許多情況下,往往女性面對的都是收拾殘局。「如果是這樣,我寧願女性不要得到這些工作。」

許多女性都未能長久坐穩領導者的位子,曾代理 Reddit 執行長位置的鮑康如(Ellen Pao),在 2015 年因近 20 萬名 Reddit 用戶連署下台而請辭,雅芳執行長 Sheri McCoy 近日也迫於投資者的壓力,宣布將於明年 3 月卸任,億滋國際執行長 Irene Rosenfeld 也確定將於下半年離職。

(Source:Sheryl Sandberg

但同樣也有少數成功的例子。2008 年,Facebook 找來 Sheryl Sandberg 擔任財務長, 與當年 24 歲的馬克‧祖克柏(Mark Zuckerberg)一同工作,如今,Sandberg 普遍被認為是世界上最成功的領導者之一。

Ames 表示,對女性來說,擔任領導者總是得面臨嚴峻的挑戰,因為人數較少,聚光燈總是追隨著她們,如果沒有獲得成功,人們不會用平等方式去評價女性執行長,男性執行長的失敗總是更少被宣傳,他們的損失也更少。

在華盛頓郵報的採訪中,受訪的矽谷高層顧問女性都謹慎的表示,她們不確定那些女性受邀人拒絕 Uber 的動機,因為許多男性也拒絕了這個職位,除了性別歧視的可能外,或許還有其他理由促使她們做出這個決定。

一些人則指出,創造更具包容性的文化只是 Uber 下一任領導者面臨的挑戰之一。無論是由男性或女性接任,Uber 下一任執行長都必須在激烈競爭的環境下想辦法吸引客戶,同時挽救在員工、乘客與司機間的糟糕名聲,這些看起來都比一年前更具挑戰性。

(首圖來源:Flickr/TechCrunch CC BY 2.0)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