抄襲者們在成長,Snap 自己的日子卻不好過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7 年 08 月 11 日 12:45 | 分類 Facebook , 數位內容 , 社群 follow us in feedly

眼看著 Facebook 新一季營收大漲 45%,花式抄襲 Snap 的 Instagram 立了大功,本尊 Snap 的日子可不好過。



Snap 剛公布的 Q2 財報顯得遠未及 3 月 IPO 時期待的輝煌。截至 6 月 30 日,Snap 營收為 1.81 億美元,淨虧損達 4.43 億美元,較去年同期 1.16 億美元擴大近 4 倍,每股虧損為 0.16 美元;DAU(日常活躍用戶數),Q2 增長 700 萬至 1.73 億,與同期相比增幅為 4.2%,較 Q1 5% 增長進一步減緩;ARPU(每用戶平均收入)本季為 1.05 美元,比 Q1 增長 16%,去年同期為 0.5 美元。

可以說,Snap 交出來的第二份成績單,各項都沒達到分析師的預估,除虧損擴大近四倍外,用戶活躍數、營收增速都有所放緩。財報公布當日,Snap 股價收於 13.67 美元,較 3 月初 24.48 美元收盤價低 44%,當日盤後交易不久,Snap 股價下跌 13%。

(Source:recode)

Snap 股價斷崖式下跌,自 7 月跌破 17 美元發行價以來,至今仍在「低地」徘徊。所有矛頭都指向社群巨頭 Facebook,無論 Facebook 應用程式自身、旗下圖片分享應用軟體 Instagram、IM 屬性的 Messenger,或是極簡 IM 應用 WhatsApp,都是巨頭手中可用來圍攻 Snap 的「利器」。

去年 8 月,身為照片分享應用軟體的 Instagram 推出 Instagram Stories 新功能,被用戶吐槽傻傻分不清 Snapchat 和 Instagram。兩者同樣是在照片或短影片上添加字幕,還能把好幾段照片或短影片連接在一起組成一個故事,以及指定時間後自動消失。

連之前可以說是「萬年不變」的 WhatsApp,都跟了 Snapchat 之風。2 月,WhatsApp 推出 WhatsApp Status,使用者可對裝飾後的照片、影片、GIF 動圖進行編輯、分享,24 小時後消失。

現在 Facebook 這兩枚丟向 Snap 的「大砲」──Instagram Stories 和 WhatsApp Status,分別都擁有 2.5 億用戶,比 Snapchat 全球 1.73 億用戶多得多。遑論還有潛在用戶傾向轉化,Instagram 目前擁有 7 億用戶,WhatsApp 的用戶數也在 10 億等級。

雖說 Snap 似乎想透過持續創新回擊 Facebook,比如圍繞相機做文章、延伸 AR(擴增實境)相關應用,為手機增添 World lenses 濾鏡功能,讓用戶能將 3D 效果與周圍環境疊加。可是隨後幾小時,馬克祖克柏就宣揚起「讓相機成為首個 AR 平台」,在 Facebook App 增添幾乎一樣的 AR 濾鏡,甚至比 Snapchat 的濾鏡顯得更高階,多了同步位置地圖(SLAM)及利用人工智慧的即時圖像辨識。

Facebook 自然不必說,月活用戶數破 20 億,當之無愧的老大。龐大的用戶池,Facebook 直接親自上陣狙擊,用戶打開 Facebook 濾鏡,可能比單獨再打開 Snapchat App 的濾鏡順手得多。

(Source:recode)

Snapchat 越走越艱難,用戶增速逐漸減緩,到 Q2 財報時,用戶月活增速已跌至歷史最低點。

(Source:recode)

奈何 Snap 主要營收還是靠廣告。最近為提振營收,或說是說服投資者,Snapchat 上線新的自助廣告系統,各類符合要求的大小企業都能購買其影片廣告。

身為廣告大戶的 Facebook,正愁能塞下廣告的位置沒剩多少,跑到優質原創影片領域開源,之後或將在消息 Feed 流外,另開闢影片分區。同時,Facebook 還在把自身用戶導向 Instagram,後者與 Snapchat 已經越來越像了。

「重點不在於誰發明了這種玩法,」之前,Instagram 的 CEO Kevin Systrom 接受採訪時說,「關鍵點是如何很好地把這項功能與產品結合起來,賦予它產品氣質。」這看起來就是為「抄襲」找的堂而皇之的理由。但某種程度來說,這也不無道理,最終發揮決定作用的還是,哪家產品調性更能討用戶歡心。

Snapchat 恐怕得多想想辦法了,畢竟創造者不見得會笑到最後。用戶也許記得,最初誰是發明者,可是手裡用的,卻會誠實偏向帶來更多價值的那個。

(本文由 36Kr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Flickr/Perzonseo Webbyra CC BY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