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快遞界「三通一達」其實來自同一家人?桐廬「快遞鄉」竟佔有中國快遞業半壁江山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7 年 09 月 30 日 10:00 | 分類 中國觀察 , 物聯網 , 電子商務 follow us in feedly

用過淘寶的人,在選擇快遞的時候,除了口碑最好的順豐之外,接下來的選擇就是所謂的「三通一達」:圓通、申通、中通、韻達。不過,很少人知道,其實所謂的三通一達,其實全部都出自於同一家人,而且,他們都是從同一個縣出來的,而這個縣,就是浙江的桐廬縣,因此這裡也被稱之為中國民營快遞的發源地。



現在如果你造訪桐廬縣,你可能會覺得這是一個再普通不過的中國農村。每一個村子裡幾乎都只看得到老年人或小孩,完全看不到年輕人的蹤影。甚至,除了偶爾會在路邊看到「中國快遞第一鄉」的標語之外,一點都瞧不出這個地方與快遞有什麼關聯。你很難想像,佔領中國民營快遞業半壁江山的 4 家公司都是從這裡起家,背後的故事甚至可能比電影還離奇。

從違法快遞起家的「申通」

桐廬的故事是從桐廬縣的夏塘村開始的。

由於山裡沒有資源,農村的年輕人很早就離開家鄉,到城市去打工。夏塘村有個年輕人叫聶騰飛,他在杭州工廠打工,他嫌打工的錢賺太慢,於是想出了一個好生意。

當時是 1993 年,上海埔東新區成立,進出口貿易正紅,從杭州到上海的貿易商遇到一些時間問題,有時報關單必須在第二天一早到港口申報,但如果用中國國家郵政快遞,需要 3 天時間。當時中國只有一個公營的國家郵政快遞,因此貿易商也很頭痛。

聶騰飛想到他每天凌晨坐火車從杭州去上海,由他的另一個朋友詹際盛在上海火車站接貨,然後將單子送往市區各地。跑一單他們收 100 元人民幣,除去車票錢還有得賺 70 元。如果跑一趟接的單子多,當然賺得就更多了。最後,他們就成立了「申通」(當時礙於法規,不能稱為快遞)。

不過這段時間, 聶騰飛的生意其實違法。因為當時中國郵政法規定,「信件和其他具有信件性質的物品由郵政企業專營」,因此當時這些民營快遞又稱為「黑快遞」。雖然違法,為了告別苦日子,聶騰飛他們還是硬著頭皮做。而申通的生意也越來越好,業務主要集中在杭州、上海、寧波、慈谿 4 個城市。也有越來越多夏塘村的村民加入快遞業。

申通成立一年後,聶騰飛安排老婆陳小英的哥哥陳德軍,接替詹際盛在上海負責的業務。而詹際盛離開申通,另外創辦了天天快遞。

一場車禍、一條人命,5 年內造就「三通一達」

關鍵的日子是在 1998 年,這一年聶騰飛在紹興遭遇車禍死亡(年僅 25 歲),但開車的司機奚春陽等人據說毫髮無傷。申通由聶騰飛的老婆陳小英、陳小英的哥哥陳德軍兄妹接手。之後不久,陳小英改嫁給奚春陽。

這段有點離奇的過程,讓許多人都認為聶騰飛的死因有疑點。一直到現在,聶騰飛老家的夏塘村居民依然認為聶騰飛是被謀害的。而原本在申通任職,聶騰飛的弟弟聶騰雲則離開申通,於 1999 年成立了韻達快遞。

之後,又隔一年,2000 年,曾任申通快遞財務的張小娟(也是陳德軍的國中同學)與丈夫一同創辦圓通快遞。

2002 年,與張小娟、陳德軍一起長大的賴海松,成立中通快遞(據說取名中通的原因是,中通與申通的中文字外型很像,想用這種方式意圖讓人誤解)。

據說在當時,桐廬縣夏塘村全村不過 650 人,其中有 400 多人在外地做快遞生意,剩下的則多半是 50 歲以上的老年人。而沿著夏塘村周邊的村莊,也紛紛加入快遞業。至此,「三通一達」的局勢底定,也奠定了整個中國民營快遞業的基礎。

前進如今的快遞之鄉

我們在從杭州到義烏的過程中,順道也拜訪了桐廬這個傳說中的快遞之鄉,並且坐了好長一段顛簸的小巴士,在山路之間蜿蜒起伏了好長一段時間,才來到夏塘村。

不過,慕名而來到這個中國快遞發源地,想在這裡找到任何與快遞相關的東西,就真的會失望了。在這裡不光難得見到居民,就連一台申通或是圓通的貨車都很罕見。只有在路過一些看起來比較豪華房舍的時候,會有居民告訴你,「這間是圓通老闆蓋的」或是「這是中通老總蓋的房子」。除此之外,這裡就真的是單純的農村。

由於當地許多人都靠快遞賺了錢,在中國鄉下有個習慣,就是人在外地賺了錢,總是會回鄉來蓋一棟好一點的房子,表示自己過得風光。因此,走在夏塘村及周圍子胥村、歌舞村等,都可以看到許多新蓋好的房舍。不過裡頭不見得有人住,畢竟現在的年輕人都已遠離家鄉,到城市去工作了,留在鄉裡的就只有長輩以及孩子。

唯一提醒你這裡是快遞之鄉的,大概就是位於夏塘村門口很大的石碑,上面有「中國民營快遞發源地」幾字,告訴你這裡就是中國民營快遞的正宗發源地。

似乎是為了讓來訪者消除遺憾,夏塘村還是為了想來這裡找尋快遞起源的朋友,準備了些什麼。他們在這個村門口附近,最近興建了一面快遞浮雕牆,描述了這個快遞村的歷史。夏塘村當地人特別以聶騰飛為傲,除了村中有一座「騰飛橋」,這面浮雕牆也特別找到一張聶騰飛的照片,醒目地放在最重要的位置。

這面快遞牆上,浮雕著當初聶騰飛從報關單時代的發跡情況,以及他們當時還在市區用腳踏車送單,一步一步踩出來的快遞王國。

值得注意的是,由於夏塘村至今還懷疑聶騰飛的死因。浮雕牆略過了聶騰飛創建的申通快遞,直接將他弟弟開創的韻達快遞當成夏塘村的明星快遞企業,還是以聶家家族的快遞公司視為當地的快遞正宗。

淘寶崛起,第二波快遞革命

如果說前面上海埔東新區帶動這些「黑快遞」企業興起,那麼真正成就現代這些快遞企業版圖的,主要有兩個法寶:第一是加盟,第二是淘寶。

初期各家快遞在各地區搶地盤時,申通起步最早,因此很多區域申通的加盟店也最多,佔了約有七、八成地盤。後進場的像圓通、中通,就只能搶剩下的十分之一、十分之二,業務量也沒有申通、韻達來得大。

不過,後來淘寶興起,快遞找到新的業務來源。快遞再度洗牌。

2005 年 5 月,圓通成為首個與淘寶官方簽訂推薦物流的快遞商,成為第一家與淘寶合作的快遞商。到了 2006 年,圓通在淘寶的交易單量已從每天交易量 300 多單,增長到當天交易量近 4 萬單。

圓通獨佔淘寶物流生意大概快 3 年,到了 2008 年,三通一達陸續加入淘寶電商平台。畢竟淘寶的生意量太大,一接入淘寶,快遞生意就會翻轉好幾倍。

不過,對「三通一達」來說,也有需要改進的地方。因為這些快遞公司都是草根做起,也沒有數位化、效率管理的概念。隨著淘寶開始實施交易流程及發貨流程制度,快遞公司必須讓訂單可以追蹤,消費者能查到自己購買的貨品目前轉到哪個快遞的哪個省份收發處,甚至在哪個快遞員手上。

這對快遞公司流程來說,都需要改造。不過淘寶業務量沒有人敢輕易放棄,為了吃下這筆生意,快遞公司面對改造當然都從善如流。

根據 2013 年雙十一統計,光是淘寶與天貓兩個平台,當天一天的包裹交易量就超過 1.5 億件。要將這些包裹送到中國各地,靠的就是全中國上百萬名快遞員。這個需求量,已經遠不是當年只為了報關需求而去快遞的交易單可比擬。

快遞的便利,連帶的改變了農村及偏遠地區的生活。有些偏遠地區的農家,居住地不在明顯的馬路上,甚至連快遞都不見得找得到。因此,各個鄉村開始有所謂的郵購店、代收店,專門幫忙接收當地居民郵購的商品,等到居民有空的時候再來拿。有點像農村版的便利箱。

不過,依賴淘寶太重,也對這些快遞業造成一些不良影響。

由於三通一達起家的種種恩怨情仇,雖然這 4 家快遞業都出自同鄉,但在外面並沒有發揮老鄉情誼,而是各自獨立打拚。為了搶快遞單,業者開始削價競爭,結果就是業務量成長了,利潤卻下跌了,且最大的受害者就是快遞員:工作量變多,薪水不見得提高。此外,網路上對這些快遞的投訴、不滿率也漸漸提高。

與此同時,在廣東起家的順豐,雖然價格比他們貴了點,但順豐並不如這幾家依賴淘寶那麼重,也沒有削價競爭的打算,反而因服務品質打出口碑。因此,逐漸成為中國民營快遞的第一把交椅。

(本文由 T客邦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圓通速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