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器人中的諧星!盤點看起來無用但有趣的機器人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7 年 10 月 01 日 0:00 | 分類 尖端科技 , 機器人 , 科技趣聞 follow us in feedly

有一個話題持續讓大家感興趣,就是機器人會不會取代我們的工作?答案毋庸置疑,肯定有部分會被它們取代。可是機器人也有諧星,也有邊緣人,也有腦筋不靈活的,看著它們,就好像大學生跟小學生打籃球,讓人加倍有信心──這幫傢伙取代不了我。



先來看一個智商比較高的──剪刀石頭布機器人。

這是日本東京大學實驗室研發的 Janken 機器人,它有 3 根手指,唯一會做的就是剪刀石頭布遊戲。

雖然它很無聊,可是它高科技。

它配備高速鏡頭和高速手臂系統。它的高速鏡頭能在 1 毫秒內判讀人手形狀,判斷人手將發出的是剪刀還是石頭還是布,然後根據判斷結果讓高速機器人手臂系統回​應,時間可在百萬分之一秒內完成。

據說,這機器人從來沒輸過。

就問你帥不帥?以及無聊不無聊?

如果你酷愛石頭剪刀布這項高科技運動,那這款機器人絕對是你的菜。可是和機器人玩這個,還不如調戲 Siri 呢?

本質上,這個機器人和 AlphaGo 是同路線,負責在某項遊戲讓人類絕望。

前不久,日本一家新創企業 Next Technology,開始量產一隻叫「Hana 醬」的機器狗。

(Source:YouTube

Hana 醬能判定體味,並根據濃烈程度有 3 種不同反應。

Hana 醬鼻子部分配備氣味感測器,能測定硫磺類的臭味和香水等氣味的濃烈程度。如果判定接近無味,它就會搖著尾巴靠近。如果稍有氣味,則會抬頭叫。如果臭味非常濃烈,它會當場「昏倒」。

老實說,看這個介紹,我覺得它可能有用。

但是,再看看萌萌的外形,以及這個塊頭(如果是蛇形機器人,可去較狹窄的空間探測,實用性比較強),還有簡單的三檔配置,除了在臥室裡賣萌,還能幹什麼?

想想看,天天不洗腳去熏機器人,也夠無聊的。

波士頓動力的滑輪機器人 Handle 在這方面做到巔峰。不過它並不無聊,而是想不明白,機器人長得那麼帥、動作那麼炫究竟要幹什麼?

看這些動圖,是不是回想起它帶給我們的最初震撼?

可是震撼過後,就想:大家學習這個原地 360° 轉圈的技能要做什麼呢?跳舞嗎?穿越障礙的功能倒是很容易想到實用場景,但為什麼非得長成人形呢?看起來除了耍帥費布料,似乎沒什麼太大的必要。

把波士頓動力拉到這群不夠班的機器人裡,是有點委屈它了。對這家公司,我內心還是有期待。不過 Google 賣掉它的原因,除了研究困境之外,不也有不明白這些機器人能幹什麼的成分嗎?

還有個美國工程師 David Neevel,發明了一個機器人專門吐槽 Trump。他發明了一個 3D 列印的小機器人,給它起名叫 Burned Your Tweet。雖然沒有指名道姓,但無疑就是為 Trump 量身訂做的。它長這個樣子:

每當 Trump 發出一條 Twitter,它就會開始工作。首先,先把這條 Twitter 印出來。

然後大剪刀一刀剪斷。

接著,大鉗子一把扯走。

然後再焚燒。酒精燈自動點燃,之後小紙條放進煙灰缸。然後,一條美國總統的 Twitter 就變成灰燼了。攝影機也會把全程拍下來。

依 Trump 生產推文的速度,這個機器人不愁沒東西燒。

還沒有完呢。機器人的專屬帳號 @burnedyourtweet 跟隨了川普 Twitter,燒完之後會自動跑去 @Trump 一下,送上熱推的影片。嘲諷完你,還得讓你本人看見。就像下面這樣:

 

這件事讓他在美國小地紅了一陣子,充分展現滑稽的性格和網紅的潛質。「事件行銷」也做得如此有聲有色。

日本慶應大學的研究員 Masato Takahashi,發明了一個會鼓掌的機器人 Ondz。實際上,這只是個機器人手,它能模仿人類鼓掌的聲音,可用在音樂會、網路直播節目,增強現場氣氛。

這個定位我很喜歡,就是走娛樂路線,雖然看起來有些扯,但還是找到綻放自身光芒的一片天。

不過,其他場合就不適合了,比如說會議上的鼓掌。天朝有鼓掌的優秀傳統,哪怕會議很無聊,也得給領導掌聲。如果拿這個機器人偷梁換柱,被領導發現了,是要扣雞腿的。

接下來這個就更娛樂了──跳鋼管機器人。

德國軟體開發商 Tobit 研發了兩個真人大小的機器人,分別叫 Lexy 和 Tess,會跳鋼管舞,如下圖所示,它們沉浸在覺得自己很性感的狀態。

這個畫面是不是有點刺眼?

Lexy 和 Tess 為什麼會跳舞呢?是因為它們接受了主人的調教,可透過智慧手機 App 控制它們,也可控制它們做其他動作。

這種機器人可以走諧星路子,應該還是有市場。不過價格不菲,售價高達 39,500 美元,約新台幣 119 萬元以上。

下面這個機器人是一人喝酒醉時的專屬陪伴──陪酒機器人。

南韓人發明了這個機器人 Eunchan Park。它能一杯接一杯地喝,還能舉起酒杯,然後仰頭一飲而盡。

不過,一人喝悶酒時,看對面有個東西一杯接一杯地乾,你都能看到它肚子裡的酒,結束後還一句話也不會說,你會不會覺得更悶?

簡直就是花錢請一個蹭酒喝的人。

美國人喜歡大塊頭機器人,比如巨型機器人 MegaBots 2。

是不是乍看很威風?再一看像個挖土機?

它會幹什麼呢?可以發射油漆彈。像這樣:

唉,整個畫面就是──一個人形挖土機來粉刷了。

還有些酷愛搞發明的愛好者。比如人稱「無用機器人女王」瑞典發明家 Simone Giertz。一直以來,她都專心致志地研製能在日常活動大展身手的機器人,但結果好像不太理想。

這是打臉鬧鐘機器人,犯得著這麼折磨自己嗎?

這是擦口紅機器人,好像差點意思。

我一直覺得,滿足正常生理需求的機器人是好的研究方向,比如說餵嬰兒牛奶、協助殘障人士用餐這種。雖說目前不實用,總是餵人一臉、餵人一身,但方向還是好的,至於擦口紅這件事,個人認為是非必需的生活需求,你要是還能動,自己搞定就好,弄個機器人來做,是不是反而少了打扮的樂趣?

不僅如此,她還做了倒牛奶機器人、洗頭機器人、自動刷牙機器人、自動切菜機器人,以及擦鼻涕機器人和擦屁股機器人──

唉,不說了。

猶豫了一下,覺得最後還是要象徵性昇華一下:其實,這些看來無聊的機器人,大多數是因為想像力走在實用性前面,並不代表一無是處。至少,能當個行走的諧星,讓我們笑一下。

以上你覺得哪個最有趣,哪個最無聊呢?以及,你還見過什麼機器人裡的諧星,歡迎分享。

(本文由 36Kr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Flickr/Aaron Fulkerson CC BY 2.0) 

關鍵字: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