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靠數學模型解決自動駕駛時代的事故問題,Mobileye 的工程師思維「很天真」?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7 年 11 月 01 日 7:45 | 分類 汽車科技 , 自駕車 , 軟體、系統 follow us in feedly

Mobileye 最近公布了一款數學模型,只要自動駕駛汽車能嚴格遵守預先設定的「事故反應準則」,就能免受事故之擾。這樣的設想真的能成嗎?



前不久,Intel 放出一段宣傳影片,內容是 Mobileye CEO 兼 Intel 高級副總裁 Amnon Shashua 在首爾一場會議的發言。在這段影片中,Shashua 著重解釋了 Mobileye 如何保證自動駕駛的安全性。

除了侃侃而談,Mobileye 還有理論基礎。Shashua 和 Shai Shalev-Shwartz(Mobileye 技術部門副主席)透過論文詳述「一個正式的數學公式」,它能保證車輛「以負責任的態度運行,不再引發交通事故」。

不過,Intel 和 Mobileye 如此「大動干戈」恐怕醉翁之意不在酒,真正目的恐怕是想攜手業界打造自動駕駛事故標準,當有人駕駛與無人駕駛事故真正發生時分配責任。在 Intel 和 Mobileye 看來,如果自駕車按規行駛,若出了事就沒有責任。

第一次聽到這個提議時會讓人吃驚,確實有些冷漠無情且自私自利。不過,當 Intel 拋出「提供自動駕駛行業一個能證明自動駕駛汽車安全性的方式」概念時,也讓人開始重新思考這提議。

林利集團資深分析師 Mike Demler 總結 Intel 的提議,提出直截了當的疑問:「對一個行業來說,自己定義產品什麼情形是安全的,真是個好主意嗎?」

當然沒問題。

不過,在拜讀過 Shashua 的論文後,我們得承認 Mobileye 確實在自動駕駛及相關技術的開發走在世界前端,對於這項技術,得出不少感悟。

自動駕駛行業的寒冬

從這篇論文,我們試著找到乾貨。

首先,Mobileye 承認:想讓自駕車完美避掉每次事故幾乎不可能;

其次,如果沒有「形式化的故障模型」,汽車產業無法開發出能幫自駕車避免事故的駕駛策略軟體;

最後,汽車產業需要全新的解決方案,屏棄現在大多數自動駕駛開發者看好的數據密集型驗證過程。

在 Mobileye 看來,這種解決方案無論在道路或模擬環境都不可行。換句話說,Mobileye 的技術論文揭開了自動駕駛行業的傷疤,而許多觀察者之前就在質疑這種解決方案。

如果汽車行業無法拿出可靠的安全驗證過程,一套可供決策軟體參考的規定並讓消費者相信自駕車的安全性,恐怕此類車輛最終會直接進入博物館。

論文作者指出,他們有理由相信,缺乏安全和擴展性標準,會將現在一心撲到自動駕駛身上的汽車產業推向小眾,隨之而來的就是「自動駕駛業的寒冬」。

現狀很尷尬,因為整個行業都殺紅了眼,大家根本沒心情靜下來思考棘手的問題。

敢自揭傷疤的 Intel 和 Mobileye 確實值得稱讚。一些業界分析師認為 Mobileye 的建議對提升自動駕駛行業提供很大的幫助。

Mobileye 的邏輯其實很簡單,就是認為如果能用形式化模型判斷事故責任,那麼工程師開發駕駛策略演算法就更輕鬆,而這些算法是避免自駕車造成事故的核心(被非自駕車捲入事故不可避免)。此外,這樣的模型還能讓工程師制定「有效的驗證過程」,無需靠麻煩的路測和模擬。

▲ 車輛安全距離的計算公式。(Source:Intel

由於自駕車都擁有 360 度視野和非常快的反應時間,因此論文作者認為,如果能將這些優勢與形式化模型相結合,「自動駕駛開發者就能設計出一套全新系統,系統軟體會評估那些與模型相悖的命令」。

▲ 安全走廊可在事故發生時判定責任。(Source:Intel

從工程師的觀點來看,Mobileye 的提議讓自動駕駛汽車離現實更近,之前那種完全零事故的設想實在太難達到。

不過,Mobileye 的邏輯在現實世界可能會崩塌,畢竟人類社會有自己的社會規範、習俗和偏好。

預先確定的規則是大前提

論文中,作者一直在為未來自駕車和非自駕車之間的「親密接觸」著急。

「如果事故發生了,調查肯定不可避免,而這大多會花上數月時間。即使非自駕車是罪魁禍首,事故恐怕也難以立即釐清。由於自駕車牽涉其中,媒體和公眾的關注度會空前高漲。」作者寫道。

Mobileye 顯現出的自信與舒適來自一種信念,那就是「為自動駕駛事故責任劃分,設定一個能讓人普遍接受的常識」。論文作者稱,可將駕駛場景、優先概念、車輛速度和間距等事先寫好,隨後將這些成文規定加進正式的數學模型,以判斷事故責任。

至於作者所說的「常識」到底如何定義,現在我們還不清楚。

論文最後,Mobileye 依然信心爆棚,總結稱:「我們的解決方案要提前為事故設定清晰的責任劃分規則,基礎是一套數學模型。如果這些規則能提前設定好,事故調查就能快速完成,責任劃分也會更公正。在車禍不可避免的背景下,此舉將增強人們對自駕車的信心,因為消費者、車廠和保險公司都能清楚知道自己的責任。」

不過,我們卻看到一個問題,同樣意識到這問題的還有 Demler。

Mobileye 很天真?

在 Demler 看來,Mobileye 的想法「很傻很天真」。

「想起這事我就想笑,這世界可不是活在工程師的思維裡。顯然,Mobileye 的人從來沒上過法庭。在法庭上,你有你的事實,我也有我的道理,況且雙方都有律師,這才是正常的流程。而且別忘了,最後還有陪審團的意見,且最終審判權握在法官手裡。沒什麼能改變審判流程,特別是案子備受關注且涉及金錢時。」Demler 說。

當然,Mobileye 並沒有說要單槍匹馬解決問題,是強調整個行業要攜手建立安全驗證的方法論和標準。

不過,在利益面前,Mobileye 所謂的「合作」到底該如何進行?

Mobileye 已開始自己的工作了,還在論文中放出一些技術細節。不過 Demler 依然認為,「如果 Mobileye 想在安全方面與其他公司合作,更應該開放自己的自駕演算法,或至少提供 EyeQ 處理器的 SDK,要不然開發者和工程師怎麼做車輛安全對比? 」

「自駕車的安全測試肯定不能少,但這些測試不能靠處理器製造商的演算法,畢竟這不符合社會的運轉方式。 」Demler 說。

(本文由 雷鋒網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Mobileye) 

關鍵字: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