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工程師下海扮演自動駕駛車,這是在演哪齣?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7 年 11 月 07 日 17:27 | 分類 VR/AR , 科技趣聞 , 穿戴式裝置 follow us in feedly

想像一下,如果你趴著雙手向前放,一般來說就是要等人幫你做肩背按摩了。不過,一幫德國工程師做出這種動作可不是為了放鬆,因為他們趴著的地方不是床,而是一輛小車。



最可怕的是,趴在這輛小車上時,還得戴著 VR 頭盔。在頭盔裡,你能看到色彩不停閃現,與平時所見世界大相逕庭。同時,視線裡還會出現大量紅線,看起來就像人。

你的工作就是做決定,整個過程小車會不斷向前:你的右手負責控制搖桿,決定到底往哪走。在這樣的情況下,你會冒著撞到人的風險繼續向前嗎?或說突然轉彎,進入從來沒涉足的領域,等待命運的安排?

看懂了嗎?其實這是角色扮演遊戲,趴在車上的人要體驗的是自駕車的「生活」。

據了解,這個「遊戲」是德國 Daimler 汽車 Moovel Lab 工程師的傑作,負責載人的四輪電動小車則命名為 The Rover。VR 頭盔的主要任務是模擬自駕車感知周邊環境的數據,趴在小車上的設定是為了讓人心神不寧。

「我們想讓參與測試的人感覺自己變成了汽車,如果測試時採坐姿,就會讓人感覺在開車。」Joey Lee 說,他是這項模擬測試的設計者之一。「在那種姿勢下,人會變得比較脆弱。」

隨著自動駕駛技術逐步入侵現實世界,駕駛會發現與他們共享道路的變成了機器人,它們在駕駛上完全是另一種情況,學過歷史的人都知道,誤解是衝突的催化劑,這批德國工程師想讓人類與機器人和諧相處,這就意味著我們必須做一些跨文化交流。

對工程師來說,車輛如何靠雷射來搭建點雲圖、如何執行機器學習演算法、使用數據和做決定都不是什麼難事;不過,對普通人來說,這些概念都太虛無飄渺,抽象得讓人無法理解。因此,一次身歷其境的試乘試駕,頂得上一千篇學術論文。

行駛時,The Rover 會由 3D 相機蒐集數據。這款 3D 相機就像微軟 Kinect 的感測器,能監控移動物體的一舉一動。此外,小車還搭載一個簡單的光學雷達,判斷與障礙物的距離。透過 VR 頭盔,電腦會將一系列彩色線反饋出來,有些線條還能組成一些人類熟悉的形狀。

當然,電腦會努力猜測這些線條到底是什麼,並反饋給參與測試的人員,不過電腦還會誠實的告訴你它的猜測到底準頭如何。據了解,這個測試取得都是近似值,因為目的是模擬相關體驗,而非完美再現 LiDAR 和雷達數據。

Moovel 團隊已將自己的想法帶到各種展覽會和學術會議,不過他們並沒有那麼嚴肅,而是更重視喚起人們對這問題的思考。德國工程師表示,大多數參與測試的志願者都在其中找到樂趣,而且受益匪淺。

雖然乘著一個沒有「靈魂」的機器人跑個 1 英里看上去毫無意義,但 Moovel 研究人員卻認為這項測試有利於人與車之間相互理解和溝通,甚至產生移情作用。

誠然,自駕車的相機和感測器可能已經性能過剩,但這些車輛並非全知全能,因為看見和處理是兩個完全不同的過程。幫自駕車做決定的「大腦」需要記錄並對鏡頭前的物體做出反饋,這樣的 AI 完全是個黑箱,即使一直訓練它們的開發者也對這種狀況無能為力。

Moovel 相信,每個人都應該試圖對自駕車的運作方式有基本的了解,至少知道它們潛能的天花板在哪。

「我們想破解的一個關鍵謎題,就是到底要多少感測器,自動駕駛汽車才能『看到』必須看到的東西。 」Lee 說。如果你剛好走進自駕車的預定路線,它們能注意到你,將你辨識成人並及時停下來嗎?如果大雪紛飛的日子坐上一輛自駕車,你知道它的視野能達多遠?找出的答案越多,自駕車就越安全。

自駕車的研發者正著手解決交流的鴻溝,舉例來說,Waymo 和 Uber 開發了全新介面,讓乘客透過肉眼就能了解自駕車所為所想。特斯拉也有類似設計,用戶能在儀錶板看到車輛的「視野」,與自己的視力所及比對後,就能知道車輛的判斷到底準不準。

也許未來某一天我們不再需要這樣的研究,但在可預見的未來,當自駕車與從未見過它們的人類駕駛分享同一條道路時,雙向的理解、互信,甚至一點點移情,都是保證雙方安全的必要條件。

(本文由 雷鋒網 授權轉載;圖片來源:MoovelL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