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雲背後大腦王堅博士,如何跳到解決城市問題和科技發展難題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7 年 11 月 08 日 14:33 | 分類 物聯網 , 網路 follow us in feedly

阿里巴巴的王堅博士,如果說起他的學科背景以及他負責的工作,可說是相當不搭配。心理系博士教了幾年書,卻在 2008 年受到馬雲感召加入中國網路公司阿里巴巴集團擔任技術長,2016 年提出城市大腦概念,要用數據協助城市解決棘手問題。王博士前陣子出了新書在線談論網路融入生活場景。而他來過台灣多次,與不少公司老闆熟識,王堅博士耳聞台灣面臨的問題,但建議台灣要好好拆解遇到的問題,因為造就台灣的困境原因非單一因素,需要逐步解決。



王堅規劃阿里雲的藍品,提出去 IOE 的架構,自行設計打造阿里巴巴自有阿里巴巴飛天系統。如今阿里雲在全世界雲端市場,2016 年 Gartner 調查已打敗 Google 的 Google Cloud Platform,成為第三大雲端業者。王堅當年被大家質疑看不起,人員來來去去,已證明度過最艱難的時刻,阿里雲成為阿里巴巴眾多服務後的雲端架構,並也提供其他需要雲端服務的廠商使用。

▲ 博悟館的館藏,呈現現今電腦用到的礦石。

資源少未必就不能發展頂尖科技

王堅博士坐在他籌畫的雲棲小鎮中的博悟館 2 樓,與台灣媒體暢所欲言。談論到台灣面臨的發展困境。花錢能解決的事情都是小事,有人認為台灣是小蝦米,資料量少,不可能做什麼 AI 尖端科技,王堅博士表示,如果一開始看自己很小,那別期待能做什麼大事情。如果不知道地球之外、太空之外有什麼,就不會有往外探索的動力和動機,也不會有新的發現。

▲ 資訊科技界重要的論文《As We May Think》,也是王堅博士的珍藏。

王堅博士進一步解釋產業發展史,以手機為例,著名的手機公司 Ericsson 位於瑞典,並沒有什麼得天獨厚的條件,但手機卻是他們發明的。擁有資源或得天獨厚的條件,不意味一定成功。研發必須花錢,但是花了錢不代表就有成果。

如果從中國既有設施來看,開會當然該挑北京國際會議中心,各項設備都有且交通便利,誰要來雲棲小鎮。但雲棲小鎮靠著阿里巴巴的經營,硬是把杭州舊工業區轉型為接上雲端的知識工作園區,且還有能力辦大型會議。

▲ email 就像以前的郵筒一樣。

王堅博士舉他的好朋友,聯發科董事長蔡明介為例,說這就是台灣的成功案例。論人才和技術,聯發科沒有德州儀器好,最後還是打敗德州儀器。如果當初看到對手成果這麼好就放棄,那不就什麼事情都不用做了嗎?

不過也不是所有大家一窩瘋在做的事情,都預期會是明日之星,或就是成功。王博士舉例,隨著智慧型手機而興盛的 App 生態,從前覺得是很大的成就,寫 App 可以得到相當好的成果,但現在看只是小成果。那時覺得美國才有機會弄 App,但現在看這一切,美國是花了相當巨大的代價。

▲ 初代 Google 搜尋頁面。

隨著物聯網時代來臨,不是所有資料都來得及在雲端處理,終端的運算能力不能偏廢,仍很重要。王堅博士提及在商業策略的選擇下,雲端是趨勢,在資源有限的狀況,該做什麼就會出現選擇問題了。從過往產業歷史看到軟體商微軟、硬體商宏碁錯失雲端機會,最近幾年發展並不順利,或是付出慘痛的轉型代價。兩者因在終端電腦的巨大成功,因而錯失雲端趨勢,這幾年過得很辛苦。

雲棲小鎮與博悟館典藏王堅博士思想精華

杭州的雲棲小鎮,如今風光舉行雲棲大會,一年比一年更好的硬體設施,而且從原先技術大會,轉型為一般大眾瞭解雲端技術大趨勢的大會。

▲ 杭州阿里巴雲棲小鎮裡科技博悟館。

2017 年雲棲大會開始之後,趕著開幕試營運的博悟館,有王堅博士與杭州中國美院的師生共同的成果。舉行駭客松,博士將他珍藏的藏書拿出來分享,參與駭客松的美院師生閱讀體驗後,得到創造的靈感。博悟館 1 樓的展區,典藏和展覽學生的創造的作品。博悟館 2 樓則有博士珍藏的飛機模型,以及簡單的辦公空間和會議室。

城市大腦革新我們對城市的想像

不論在今年還是去年的雲棲大會,城市大腦是博士主推的重點計畫。王堅博士進一步解釋城市大腦,城市大腦就是科技,有錢依據工程方法也未必做得出來。城市大腦是新的東西,就像未開拓的新領域,可以好好發揮。

城市大腦用視覺化方式呈現資料,將數據變訊息。而機器智能則想辦法理解清礎到底城市是怎麼運作。王堅博士舉城市大腦需要注意的高架道路場景,像是找出大卡車上高架路開罰。但城市大腦發現摩托車也會上去,原來是摩拖車不容易看到不容易被抓。城市大腦背後的人工智慧能幫助人類,輔助人類做出決定。

人工智慧要企圖弄清楚原理,運作方式,演變到現在變成很難理解深度學習。王堅博士覺得人類面臨 AI 的衝擊,要試圖理解機器怎麼想出來,減少恐慌狀況。以城市大腦來說,不是拿來取代交通警察,而是面臨複雜的交通狀況,需要很多人力,但實際沒辦法招到那麼多人,城市大腦能讓既有的交警一個人有十個人的能力,而且每一位的能力都是一流的。

王堅博士在雲棲大會上面談到城市大腦的下一階段是減少交通事故,城市的交通運輸能安全的運輸人到想去的地方,但不會遇到交通事故,造成人員傷亡。未來王堅博士預期城市大腦可以交通輸導,節省下來的車行時間,換算成碳排放,甚至有朝一日可以做碳發放交易。但前提是你得知道城市產生的相關數據。

▲ 博悟館入口處的互動圖像和說明文字。

資料遺忘權、歸屬權的問題

歐盟個人資料保護規則(European Union General Data Protection Regulation,GDPR),還有主張被遺忘權。這些歐盟的規距,王堅博士認為這是在資料的年代,歐盟此舉無疑是自廢武功的舉動。人會在人類發展過程發現問題,擔心這些問題造成危害,這都是正常的狀況。像是有意識到隱私問題也是人類發展的進步。但保護隱私有代價,因為數據代表新的文明,所以人要再調整自己的心態。數據是經由收集過程產生。從產業的角度來看,歐盟的政策成本太高,而且誤導收集數據是惡行。王堅博士再次強調數據是沈澱下來,像是塵土地上留下來的腳印。

博士認為大家的資料恐慌症太大了,太大驚小怪了。實際的狀況是網路公司大都不會用資料做多跨張的事情,大家想太多了。

台灣發展的困境

王堅博士常跑台灣,並且與台灣友人談天說地。近幾年來台灣面臨轉型的困境,王堅博士也有耳聞。以台灣資源少的現況,要投資發展尖端科技很辛苦。王堅博士表示要能持續不斷投資尖端科技,但要注意科技創新不只要花錢,還有其他東西要做。美國有錢是不是其他人超越不了,但現況並不是如此,王博士說只花錢並不管用,不是萬用的方式。

所以王博士不是很讚同李開復的話,如果套他自己的話,創新工廠沒數據不用做,阿里巴巴一開始沒數據也不用做,AlphaGo 也不用做了,因為沒棋譜。

近幾年大家目光跑到像是量子運算等新興科技,無不投入大筆資源進來。但科技發展如果投資就能解決那就好了。所以錢投入之後,要比能不能聰明的投入和看回報。現在有個現像,科技變成像解決工程問題,變成有固定有效的方式進行,但實際的科技發展卻不是如此,常常是把錢丟到水裡,成果未必能馬上用上。

▲ 滑鼠是相當劃時代的人機互動介面,至今仍廣為使用,更方便瀏覽網頁。

王堅博士覺得台灣產業被這幾年的發展不順利狀況,被外界誤導了。王堅博士認為產業重心只能自己挑,不要被引導跑去不熟悉的地方,失去自己長處。往往只有自己才是最了解自己專長的人。以 AI 來說,不要去做提昇 1% 正確率的事情,而是去做儘管還沒人去做,能夠有 15% 改善的部分,效益才好。

像是人工智慧領域,王堅博士就認為台灣不應該做語音辨識,一來消耗太多資源,而且成果可能有限。全世界目前還沒人看清礎到底能做什麼,就連美國的公司也是如此。台灣也不必跟著別人的風潮,別人做什麼就做什麼,這領域還沒有典範出現。博士舉了 Yahoo 台灣,是台灣很特別的網站,有其特殊發展方式,仍活到現在。

王堅說大概要在台灣待個半年時間,才能瞭解台灣遇到什麼問題,台灣也有許多做出成績的公司,如聯發科和華碩的經驗。而大家極力邀請王堅來台灣 long stay,深度體驗台灣,王堅還沒有訂出時刻表。不過王堅博士年底前還會來台灣。王博士 11 月時來台灣會宣傳他的新書《Being Online》,到時候我們能見識到博士新的體悟。再次見面機會,能夠交流這次未談到的想法,或是經時間精練後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