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通事件逼出台灣 5G 發展策略:抓大放小、多方結盟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7 年 11 月 11 日 0:00 | 分類 物聯網 , 網路 , 網通設備 follow us in feedly

公平會裁罰高通 234 億元,引發台灣 5G 產業發展的大辯論,面對產業局勢瞬息萬變,政府缺乏全面性考量,台灣 5G 商機到底在哪裡?



日前公平會調查高通涉及壟斷與不公平競爭,要求高通改善並繳交 234 億元罰金,這項裁罰引起經濟部率先提出「深表遺憾」說法,表達裁決結果沒有衡量高通對整體產業的貢獻及未來的合作商機,將影響外商未來在台投資。

在經濟部發表看法後,多位業界大老也表達意見與憂慮,隔不到一週,就傳出高通暫緩與工研院的 5G 合作案,引起媒體更多討論及立委炮轟。不過,對於高通與台灣在 5G 的合作細節為何?台灣 5G 的發展機會又是如何?這項重要的議題,卻很少有人討論。

台灣未來的布局機會

台灣 5G 商機到底在哪裡?若從關鍵技術來看,5G 產業有兩大領域,一個是基地台,另一個是手機晶片。基地台的市場商機大約 500 億到 600 億美元,至於手機晶片的市場商機大約 300 億美元。在這兩大關鍵技術中,台灣過去在基地台領域幾乎沒有表現,只有很零星的代工訂單;至於手機晶片則有聯發科可以站上世界舞台,與高通一較高下。

除了這兩項關鍵技術外,5G 產業最大的商機還是終端設備(device),其中,5G 智慧手機預料將延續 3G、4G,仍是占比最大的 5G 終端設備,以目前全球一年 15 億支的銷售量,以每支均價 300 美元計算,市場商機達到 4,500 億美元。此外,各種物聯網、車聯網的應用,則是 5G 可望帶來的更多外延商機。

工研院資通所副所長周勝鄰說,在 5G 產業領域,台灣最應投入小型基地台(small cell)的研發,以及在高頻通訊領域的材料、元件、製程、模組及射頻前端等技術領域的開發。此外,5G 應用已大量移轉至萬物聯網上,台灣也可以在各種應用層面尋求發展機會,例如從智慧電表、空氣盒子到智慧駕駛等,都是 5G 可以發展的方向。

不過,周勝鄰強調,儘管台灣可以發展 5G 的垂直應用,但台灣缺少核心網路部分,因此希望透過科專計畫,結合終端、核心網路及小型基地台,建立一個企業應用的垂直整合系統,力拚 2020 年對全球市場做成果展示。「但是,未來 5G 相關計算平台底層 SoC(系統整合)晶片或小型基地台晶片,過去博通、英特爾、德儀陸續退出,聯發科也不發展,目前只有高通可以提供,因此,若台灣不攜手高通合作晶片,其他技術、軟體再好,恐怕也是無用武之地。」

周勝鄰是目前工研院與高通合作 5G 小型基地台的執行者,他表示這項計畫至今已執行數個月,可望半年後陸續發表成果。

不過,若聚焦 5G 小型基地台的未來商機,目前預估市場最多在 20 億美元左右,規模並不大,僅占全部基地台 600 億美元的三十分之一。此外,過去在 3G、4G 小型基地台的市場並沒有起來,主因也是主流大型基地台業者如易利信、諾基亞並不支持,國內有中磊、明泰、合勤、智易、鴻海等業者參與其中。

正文科技共同創辦人楊正任說,全球 5G 電信產業的結構已經改變,以前 3G、4G 時代,發展基地台等電信系統,小國家如瑞典(如易利信)、芬蘭(如諾基亞)還有機會,但到了 5G 時代,則有更大的國家如中國、南韓進來掌控瓜分,絕大部分的專利都在這些大國手中,在這種局勢下,台灣更沒有發言權。

政府與產業界缺乏共識

楊正任認為,在 5G 時代,台灣雖然在設備製造代工上有一些位置,但頂多是追隨者的角色。對台灣產業來說,5G 的商機是在關鍵零組件,以及各種應用面的層次上;顯然台灣發展 5G 的機會,仍應「抓大放小」,不要「因小失大」。

不僅楊正任如此認為,國內甚至有不少網通業者也指出,以前產業界就很少指望工研院或資策會,可以授權給業界什麼好的技術,到了 5G 更是如此,現在技術障礙已墊得更高,而且台灣與三星、華為都無法合作,只與高通合作也不是很聰明的決定,只想以一點點投資就取得技術,成功的機會太小了。

因此,對於台灣政府與高通的合作案,從一般產業界的看法,對比工研院與其上級單位經濟部的觀點,顯然是存在巨大的差異。此外,更核心的問題則是高通的態度,在面對公平會裁罰時,高通似乎逐漸把 5G 合作案與公平會的裁罰,變成是1個討價還價的談判籌碼。

事實上,公平會從兩年前立案後,已約談高通多次,而高通在過程中也提出多次請求與異議,對於公平會的調查進度也掌握得很深。高通不僅啟動了與工研院的 5G 合作案,8 月中更透過旗下高通技術公司委託分析機構 IHS Markit,發表一份「5G 經濟」研究報告,指出台灣原本就是資通訊產業零組件、半導體、代工服務重鎮,而 5G 可望讓台灣跳脫既有定位、聚焦位居價值鏈高階之服務產業的嶄新契機。

報告中指出,台灣在現有產業結構與政策環境下,透過 5G 科技,可望在 2035 年締造 1,340 億美元商品與服務的總產值,並帶動 51 萬個就業機會。

不過,這份報告預測的幾項數字,卻引起產業界的質疑。一位不願具名的半導體公司主管說,這個預測太過誇張,因為 2035 年距離現在還有 18 年,預測沒有太大的實質意義,也讓產值、就業機會的預估,都顯得過於浮誇、虛無。

選擇合適的夥伴是大難題

此外,高通在報告中,表達要和台灣夥伴攜手推動 5G 科技在物聯網、行動科技、運算領域等的未來,協助台灣與全球 5G 經濟利益接軌,這些陳述內容應該沒有問題,「但問題是,公平會正是希望裁罰高通改正濫用壟斷地位的手段,否則高通以手機整機收取專利費用的不公平競爭,繼續沿用到物聯網、車聯網等 5G 應用,其實沒有給台灣帶來幸福,反而是更大的災難。」

至於更深一層的問題則在於,台灣在選擇 4G 的 WiMax 時,曾經選擇與英特爾合作而走過一條錯誤的路,如今面對下一世代的商機,有沒有思考過台灣應該如何發展 5G 策略?又該如何選擇 5G 的國際合作夥伴?

(全文未完;本文由 財訊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shutterstock)

延伸閱讀:

關鍵字: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