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家持續與癌症「鬥法」,近日發現前列腺癌「演化」出新的抗藥機制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7 年 12 月 10 日 0:00 | 分類 生物科技 , 醫療科技 follow us in feedly

癌症病患起初吃藥後多半能夠使得腫瘤停止生長,甚至腫瘤會變小或消失。讓醫師感到棘手的是幾個月後癌細胞漸漸產生抗藥性,腫瘤再度惡化且來勢洶洶。若沒有良好的第二線抗癌藥物,醫師與病患真的只能束手無策了。然而科學家鍥而不捨的努力,人類與癌症的對抗進入「長期抗戰」,並有機會取得上風。



由於雄性激素是多數前列腺癌細胞賴以生存的賀爾蒙,許多前列腺癌的病患起初以雄性激素抑制劑治療效果都非常好,已經轉移的末期癌症也有效。但幾乎毫無例外,後來皆會產生抗藥性。在還不明瞭癌細胞透過甚麼機轉獲得抗藥的能力前,藥廠無從開發第二線新藥。最近美國華盛頓大學(University of Washington)醫學系的 Peter S. Nelson 教授發現了可能的抗藥機轉,結果已刊登於今年 10 月的《癌症細胞》(Cancer Cell)期刊,將可提供新藥開發方向的參考。

為了研究癌症的抗藥機轉,Peter S. Nelson 教授團隊分析了過去 20 年來所蒐集的前列腺癌「死者」腫瘤檢體。他們發現在雄性激素抑制藥物普遍使用前,多數的死者腫瘤會表現大量的雄性激素相關基因,這些癌細胞應該仍屬可被雄性激素抑制劑所控制的種類(當時尚無此款藥物可用);然而最近(2012~2016)的死者,他們癌細胞已不表現雄性激素相關基因。此結果揭示,一款癌症藥物廣泛使用的結果已趨使癌細胞「演化」出新型態的生存模式,以適應藥物所施加的生存壓力。

研究團隊進一步將雄性激素依賴性各不相同的前列腺癌細胞,以「次世代定序」分析技術獲取其完整基因表現大數據,並進一步分析,不需倚賴雄性激素的癌細胞基因表現產生何種變化。

排除許多可能性後,他們發現「纖維母細胞生長因子」(FGF)可能就是前列腺癌細胞對雄性激素抑制藥物產生抗藥性的關鍵(註)。癌細胞分泌出 FGF 後可與本身細胞膜上的 FGF 受體結合,進而促進自己的細胞分裂與生長,這種癌細胞自行合成並分泌本身生長所需生長因子的現象,稱為「癌細胞自泌性生長」(autocrine)。

FGF 對於癌症幹細胞、腫瘤血管新生皆很重要,已是許多藥廠開發抗癌新藥「瞄準」的目標。最近也有一項以 FGF 抑制藥物(dovitinib)治療末期前列腺癌的臨床試驗,但結果並不理想,該藥物僅使四分之一受試者的腫瘤縮小。Peter S. Nelson 教授認為,前列腺癌細胞對雄性激素抑制藥物產生抗藥性後才會對 FGF 有依賴性,因此若針對這些病患給予 dovitinib 治療,效果應會更好。

註:纖維細胞生長因子(FGF),主要功能為促進血管內皮細胞、血管平滑肌細胞及血管外纖維細胞的增殖與分化。也有研究發現 FGF 會促進前列腺癌細胞的生長。

(首圖來源:By Nephron (Own work) [CC BY-SA 3.0 or GFDL], via Wikimedia Commons)